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52.第952章 五彩棺(64)
    “九…九…九哥,咋…回事?”那郎高拉了我手臂一下,颤音道。

    我深呼一口气,强忍心头的恐惧,朝那竹杖瞥了一眼,那竹杖已经完全被红色液体染红,周边的泥土更是有几分潮湿,伸手一摸,黏糊糊的,像是鲜血,又不像是鲜血,有种很奇怪的气味。

    那郎高见我没说话,又拉了我一下,问道:“九哥,这是咋回事啊?怎么会有这么多红色液体。”

    我还是没说话,主要是我感觉这液体应该在预兆着什么,特别是这种红色液体,要说它是鲜血的话,或许是大凶之兆,若是其它液体,也有可能是吉兆,毕竟,自古以来,红,一直意味着喜事来临。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朝他们打了一个手势,意思是让他们别说话,我则走到竹杖边上,先是闻了一下竹杖的气味,有股很淡的腥味,又夹杂了一丝腐臭味。

    这让我心里顿时没了底,实在是分不清这液体到底是什么玩意,不过,有一点我敢肯定,这液体绝对不是鲜血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鲜血,就说明眼前的情况还不是很糟糕!

    当下,我让郎高用木桶盛半桶水,又让向水琴他们找了一些清香、蜡烛、元宝以及三牲中的猪头,最后让孔三夫妻俩回村子拿一把杀猪刀以及用瓦罐装满白灰。

    我之所以拿这些东西,是打算来个先礼后兵,实在不行,只能用蛮的了。

    随后,郎高他们各自忙碌起来,我跟剩下的村民则守在墓穴边上,防止再生异变,那些村民或许是见多了怪事,也不害怕,一个个站在我边上,偶尔会问我几句,我则一一给他们解答下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们几人一直盯着墓穴,大概过了七八分钟的时间,那竹杖陡然晃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情况,我立马走了过去,掏出手机,摁亮屏幕朝竹杖内看了过去,由于竹杖有点深,我只能看到竹杖内的一点情况,就发现那红色液体停在竹杖内,大致上扫了一眼,那液体与地表层保持在一个水平线上,也就是说,这墓**的液体并未全部流出,还有一部分在墓******要真是这样的话,我们想要在这基础上继续挖墓穴,肯定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咋办?难道就这样放弃这墓穴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有些为难,好不容易找到一块合适的墓穴,就这样放弃的话,那就是前功尽弃了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决定等他们拿过来东西再说,实在不行,只能放弃,毕竟,我也担心墓穴出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郎高提了半桶水走了过来,一见我,他说:“九哥,水提过来了,你打算怎么弄?”

    “先用清水试试这墓穴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从他手里接过水桶,又让他们退到墓穴后面。

    待他们退开后,我问那些村民,“这水库没死过人吧?”

    他们给我的答案很肯定,“绝对没死过人!”

    见此,我放下心来,只要没死过人,则说明这水库内的水是有情人,只要是有情水,便能试下这墓穴的情况,倘若是无情水的话,恐怕会招来一些厄运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我再次问了他们一句,他们给我的答案跟先前一样,没死过人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提着水桶走到竹杖旁边,深呼一口气,提着水桶,顺着竹杖朝里面倒了一部分水进去,用我们八仙的话来说,这叫引水,就是用有情水倒入墓***若是这里面有问题,有情水会顺着竹杖往外冒,若是没问题,有情水则会顺着竹杖往内流,最后侵入泥土之中。

    令我松口气的事,大概倒了小半升的有情水进去,那竹杖并没有冒出水出来,只听到‘啝硌啝硌’的声音,是有情水侵入地底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发现这情况,我面色一喜,一股脑将有情水全部倒了进去,嘴里不停地念叨一些好话。

    “九哥,他们回来了。”郎高在背后喊了我一声。

    我扭头一看,向水琴以及孔三夫妻回来了,他们手里提了一些东西,我朝郎高喊了一声,“大哥,把猪头拿过来!”

    “好!”那郎高应了一声,立马从向水琴手里接过猪头,就朝我这边跑了过来,说:“九哥,拿猪头干吗?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接过猪头,先是闻了闻,挺新鲜,应该是今天才宰的猪,便把猪头放木桶内,然后提着木桶摇晃几下,最后把猪头拿出来,又找了一些红绳绑在猪头上面。

    做好这个,那孔三夫妻俩想过来帮忙,我考虑到他们手里提的东西,就让他们站到离墓穴七米开外的地方,然后让郎高沿着白线插满清香,每隔七柱清香插一支蜡烛,每隔三柱蜡烛再放一个元宝。

    这种插法叫七三之数,七表示喜,三表示散,有喜来厄散的意思在里面。

    那郎高想也没想,从向水琴手里拿过东西,开始在墓穴边上忙碌起来,我则将猪头挂在竹杖之上,又在猪头上点了一滴朱砂,最后念了一些词,大致上都是一些好话。

    我这边刚做好,那边的郎高也正好弄完,他走到我面前,说:“九哥,还没挖墓穴,又弄这么多东西,是不是有点不好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的确有点不好,可,眼下没有更好的办法,只能且把鹿当马来骑,实在不行,再言放弃。

    “对了,九哥,你有多大的把握,毕竟,先前墓**流出那么多红色液体。”郎高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五五之数吧!”我不确定地回了一句,主要是这墓穴太奇怪了,我心里根本没底,只能暂时先试试。

    他一愣,瞥了我一眼,“咱们要不要跟向姑娘商量一下?毕竟,她是主家。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就说:“行,你跟她商量一下,我再捣鼓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也没说话,径直朝向水琴那边走了过去,我则围在竹杖边上继续捣鼓猪头的事,要知道接下来的事,全看这猪头的反应了,所以,我格外看重这猪头,先是检查了一下绑猪头的红绳,后是检查了一下猪头的眼眶、毛发,就连猪头断口处的伤口都是看了看,怕的就是等会猪头不会动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