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51.第951章 五彩棺(63)
    “好叻!”孔三他们吆喝一声,手头的速度不由加快几分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们一行八人马不停地铲泥、抛泥,在太阳完全出来前愣是将这六七米深的墓穴填满。

    刚填好墓穴,我给他们一人派了一支烟,又替他们一一点上火,也算是感谢他们吧。毕竟,让他们大半夜的跑来填墓穴,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“九哥,接下来怎么弄!”那郎高深吸一口烟,问了我一句。

    “等祭品。”我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或许是一晚上没睡觉的缘故,我身子疲乏的很,正准备坐下来休息一会儿,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,扭头一看,是孔三媳妇,她手里大大小小的提了十几样东西,都是一些祭品。

    一见她,我苦笑一声,看来没时间休息了,站起身,朝她走了过去,问道:“东西买齐了没?”

    “齐了,都在这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将手中的东西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接过东西一看,都是平常用到的祭品,就朝她说了一声谢谢,开始安排搭建祭坛。

    由于我们先前挖墓穴的时候,弄过一个小型的祭坛,所以,这祭坛还算好弄,大概花了二十分钟的时间,一架中型的祭坛弄了出来,上面摆放三牲以及苹果、糕点、方糖,中间的位置放着一尊土地爷的牌位。

    值得一说的是,这土地爷牌位并不是新买的,而是从孔三村子请过来的,按照规矩来说,应该弄一面新的,但是,考虑到时间不允许,我便请了一尊土地爷过来,一则能节省时间,二则请过来的土地爷有灵气,能更好的看看这墓穴。

    弄好这个,我点燃三柱清香插在土地爷牌位前,说了一长串好话,大致上是,惊扰他老人家不意思,为了表示歉意,事后送上黄纸二十刀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说起来让人不得不信服。

    就在我对土地爷牌位说完这话后,也不知道是我身体触觉出问题了,还是咋回事,就觉得身体格外舒服,特别是手臂的位置,暖洋洋的,好似被什么温暖的东西包裹一般,格外怪异。

    一感觉到这变化,我面色一喜,开始着手弄仪式。

    这仪式还算简单,只需诚心祭天祭地祭神明即可,作为八仙宫宫主,无论办什么丧事,我一直都是比较诚心,所以,这次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按照规矩而言,办这种祭祀之前,八仙必须先净身,当然,这个净身是指洗净身体,而不是某种净身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先让向水琴以及孔三媳妇离开,后是跳进那水库洗澡净身,由于清明节气温不算太高,再加上是早晨的缘故,水温特别低,冻得我啊,牙齿直打颤,脸色唰的一下白了。

    有时候真想说句,当八仙不容易,特别是冬季的时候,要是有突发事件,即便附近是冰水,也得跳进去洗澡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不洗澡敬神,很容易出事。

    大概花了几分钟时间,简单的洗了一番,穿好衣物,又在衣领的位置滴了三滴清水,这三滴清水在我们圈内表示清洗的意思,毕竟,我们八仙一般出门都是身上这套衣服,不可能带几身衣服走吧,这才有三滴清水滴衣领的说法。

    弄好这个,我走到祭坛前,先是朝东方作揖,然后朝西方作揖,最后拿三柱清香插在祭坛正上方三米一的位置,这个位置是先前墓穴的边缘地带,插在这里,表示这里的土地从这一刻开始,重新换主人。

    看上去挺复杂,其实这清香就是现在手机的格式化。

    插完清香,我怔了怔神色,双眼直视正前方,吟道:“尊天而亲地,地广而博,不可遍敬,故此,弟子陈九,斗胆三尺,敬歧坪镇土地爷,望诸地海涵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朝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各作揖三个表示歉意。

    作完揖,我深呼一口气,双腿朝地面跪了下去,又朝郎高他们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让他们也跪下来。

    那郎高跟在我身边有段时间了,自然懂我很意思,立马跪了下来,紧接着孔三夫妻以及那些前来帮忙的村民也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待他们跪下去后,我微微弯腰,将额头磕在地面,紧贴三秒,表示对土地爷的尊敬。

    我这翻动作,是敬土地爷的最高礼仪,用古人的话来说,土地爷属于那种,多少有点神气,大小是个官儿的低级神仙,但是,在乾隆年间,不知何故,土地爷的身份一下子高了起来,每家每户只要敬神,都会摆上土地爷的神像,具体事件,后文有写到,暂时先不表述。

    敬完土地爷,我又念了一段词,大致上是向土地爷阐述土地变更的原因,又朝土地爷磕三头,郎高他们也跟着我的动作,磕了三个头。

    磕完头,我站起身,抖了抖膝盖处的泥土,开始准备祭天,由于是墓穴,跟天的关系不大,我只是象征性的朝天撒了一些五谷杂粮,说白点,我们八仙是靠地吃饭,并不是靠天,我们更看重地。

    做完整个仪式,我问郎高有啥感觉没,他摇了摇头,说:“毫无感觉。”

    好吧!我也没再说什么,便围着祭坛又做了一些基本礼仪,这过程大概花了三十分钟的样子。

    待整个过程完成后,天边的太阳已经高高挂起,我松出一口气,点燃一封鞭炮,以此结束这场仪式。

    随后,我找出丁兰尺,在先前墓穴的基础上,重新用石灰画了一个墓穴的框架,长约三米六,宽约两米三,至于深,我打算挖七米八,这种尺寸的墓穴,比普通的墓穴要大上一号。

    画好线,我杀了一只鸡公,滴了几滴鸡血在墓穴正中间的位置,又找来一根竹杖,将竹节的位置捣空,插入泥土之中,这个动作,用我们八仙的话来说,叫试土,目的是测试地质。

    当然,很多时候不会有这么个动作,例如墓穴在山上,周遭全是石块,竹杖肯定插不进去,而我将竹杖插进去,只是一种象征性的动作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,就这么一个象征性的动作,却让我们所有人都蒙了,原因在于,刚插入竹杖,那竹杖内忽然不停地涌出一些鲜红的液体,源源不断往外涌,宛如喷泉一般,越来越多,越来越多,不到片刻时间,整片土地被染成红色。

    这让我头皮发麻,一股凉气由脚底直冲脑门,这墓穴下方的泥土是我们亲手填上去的,这里面是什么样的泥土,我心里清楚的很,别说红色的液体,就连红色的石块都没有。

    可,现在这涌出来的东西又作何解释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