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50.第950章 五彩棺(62)
    我在原地愣了片刻时间,心中有些不甘,又在墓**找了一会儿,结果跟先前一样,没看到任何关于骨脉的蛛丝马迹,这让我不得不怀疑自己的猜测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爬出墓穴,盯着郎高又瞄了一会儿,不由感叹一声,或许是某种我不知道的缘故吧,又或许是暗八仙附体吧!具体咋回事,以我的知识真心解释不清。

    随后,我跟向水琴大致上说了墓穴情况,告诉她,这墓穴已经变成普通墓穴,能镇住宋广亮身上的煞气,至于福荫子孙,可能不行。

    那向水琴想了一下,就问我:“陈宫主,依你之见,这墓穴怎样?”

    “可以将死者葬在这里,毕竟,湖北那边山少,再加上死者仙逝的时间有些特殊,想要找到合适的墓穴恐怕难,虽说这里路途远了一些,但为了死者能够入土为安,值!”

    我跟她说了一句大实话。

    “行,那墓穴就弄在这。”她点点头,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见此,我也没再跟她说啥,便叫上郎高,打算捣鼓一下那墓穴,那孔三夫妻或许是有求于我,一见我们准备捣鼓墓穴,立马凑了过来,二话没说,从我手里抢过锄头,就说:“小兄弟,你在边上看着,让我来吧!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“真想帮我,就回去拿锄头,顺便请几个人过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因为接下来的工程有点大,以我跟郎高的体力恐怕在短时间内难以搞定,只好让孔三去请一些人,至于孔三所求的事,我心里已经有了大致的想法,要是没猜错,他子女应该好了,倒不如利用孔三替死者早点将墓穴弄好。

    那孔三一听这话,笑的格外灿烂,连忙从口袋掏烟,给我和郎高一人派了一根,说:“好,我立马就去!”

    说着,那孔三转身朝外边走了过去,他媳妇则留在原地,一脸笑容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郎高拉了我一下,又朝孔三媳妇打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他是问我,怎么又答应帮孔三夫妻俩了,毕竟,我先前态度十分坚决的拒绝了。

    我压低声音,说:“你右臂多了一个纹身后,很多事情变得格外顺利,就连一直跪着孔三夫妻也莫名其妙的好了,我相信应该是死者已经原谅他们了,这样以来,他子女自然也好了,也不需要我帮忙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问他,懂了没?

    他点点头,打趣道:“九哥,我发现你变得越来越没节操了。”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“什么叫没节***只是让他请点人帮忙捣鼓墓穴,又不是不给他们钱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算你有理!”他嘀咕一句,又问我:“对了,九哥,这墓穴是现成的,咱们俩人可以自己搞定,为什么还要请人?”

    我朝墓穴处瞥了一眼,解释道:“这墓穴埋葬过俩人,按照规矩来说,不能下葬死者,或许是墓穴有些特殊,导致这墓穴还能再用一次,不过,即便这样,咱们八仙,在礼仪方面要做的周全一些,否则,很容易招来死者反感。”

    “哪方面的礼仪?”他问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说:“这话说来有些长,我只能简单的告诉你,需要将这墓穴重新填满,再摆上祭坛,祭天祭地祭神明,然后再在这基础上重新挖一口墓穴,而新挖的墓穴,必须要比现在的墓穴大且深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怕郎高没完没了的问下去,就扭头看着向水琴,说:“能不能麻烦你去买些祭祀用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!”那向水琴还没反应过来,她边上的妇人抢先道:“现在天色还未亮,镇上的商铺还未开门,只有一个个去敲门,才能买得到东西,向姑娘人生地不熟,肯定买不着,我是本地人,跟镇上那些商贩熟悉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没客气,就让她尽快在天亮之前赶回来,又让向水琴给她拿一些钱财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,那妇人死活不要钱财,说是尽地主之谊。

    对此,我也是醉了,这是办丧事,又不是啥好事,哪能尽地主之谊,这特么不是骂人么?

    于是乎,我把这话跟她一说,那妇人悻悻地收下钱财,径直朝外面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她离开后,天边化开一丝鱼肚白,看这情况,应该快要天亮了,我掏出手机一看,5点多一点,没有任何犹豫,便领着郎高打算填墓穴。

    那向水琴在边上看着我们填墓穴,她好似也想过来帮忙,被我一句,“女人莫碰墓穴”给阻止了。

    这填墓穴不能像平常锄地一样,有些讲究在地面,需要先朝西方铲三铲泥土抛过去,这三铲泥,用我们八仙的话来说,是铲孝,说白点就是,这三铲泥用来孝敬土地爷的。

    铲完这三铲泥,又需要铲七铲泥土抛向东方,这七铲泥有铲喜的说法,七与喜谐音,算是图个好彩头。

    弄好这个,我对着墓穴吟了一长段词,大致上是,由于人心贪婪,导致一墓两尸,实属抱歉,待填满墓穴后,奉上祭品表歉意。

    说完这个,我又诵了一段《南华真经》,这才开始动手填墓穴。

    由于这墓穴格外深,大概弄了半小时的样子,只填了不到五分之一,好在孔三领着六名村民及时赶了过来,我们一行八人齐心填墓穴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那孔三好几次想开口说话,都被我用眼神给制止了,主要是填墓穴讲究心诚,一旦产生杂念,很容易出事,更容易得罪土地爷,我们一群凡夫俗子,哪里敢得罪土地爷,只好闷着头填墓穴。

    大概捣鼓了两个小时,这墓穴总算填的差不多了,天边已经浮现一道殷红的太阳,刺眼的阳光洒在地头,将整个山谷照的煞是好看,特别是那水库,褶褶生辉,当真是半亩方塘一鉴开,天光云影共徘徊。

    看着这风景,我不由有些出神,俗话常说,天气好万事都顺,这是好彩头,我便催了他们一句,说:“大家加把劲,在太阳完全出来前,把这墓穴填满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