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47.第947章 五彩棺(59)
    玛德,什么鬼东西!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一手捏住鼻子,一手朝棺材摸了过去,入手还是先前那种感觉,咯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郎高走了过来,令我想不通的是,他居然啥事也没有。这特么不对啊,难懂他闻不到这股腐臭味?要知道这知道臭味格外臭,就连墓穴上方的向水琴也捏着鼻子。

    为什么郎高偏偏像没事人一样?

    带着这种疑惑,我朝郎高问了一句,“大哥,你闻不到臭味?”

    他一愣,疑惑地看着我,“什么臭味?这地方不是挺香的么?”

    香?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想吐,玛德,这是香吗?正准备说话,我忽然想起他右臂上的纹身,难道…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拉住他手臂看了一下,就问他,“大哥,你当真闻不到臭味?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:“没有,有股淡淡的清香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中有个猜测,应该那纹身令他身子有了某种变化,又或者说,他嗅觉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考虑到这,我朝墓穴上方喊了一声,让那向水琴丢个带点香味的东西下来。

    那向水琴倒也爽快,立马丢了一块纸巾下来,说是这纸巾带点清淡的香味,我闻了一下,的确如她说的一般,有股很清淡的香味。

    拿着这纸巾,我朝郎高递了过去,“大哥,你闻闻这气味。”

    他好似不明白我意思,先是疑惑地看着我,直到我点点头,他才拿起纸巾闻了一下,说:“有股很淡的清香,与棺材内散发的香气不同。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没说话,脑子则一直在想郎高是不是出了问题,要说出问题了吧!他应该闻不出纸巾的香气才对,要说没问题,棺材内明显散发的是腐臭味,为什么他偏偏说是香味?

    这…这,这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实在想不明白咋回事,就像给蒋爷打个电话,问问他知不知道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,不待我掏出手机,那郎高好似中邪了一般,面色一喜,一把抓住我手臂,喜道:“九哥,快开棺,死者好似很开心!”

    嗯?死者很开心?

    我听的一头雾水,还没反应过来,那郎高一把抓住棺材盖,猛地一掀,便把整个棺材盖掀翻在一旁。

    我懵了,只见,棺材内一片白茫茫,看不清任何东西,我以为出啥事了,抬手挥了挥那白茫茫的东西,就发现入手的感觉像是灰尘,又掏出手机,借着手机屏幕散发的光线,朝棺材内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空的!

    没错,整口棺材是空的,压根没看到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玛德,活见鬼了,棺材内怎么会是空的?

    这情况似乎不对劲啊!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那郎高一把抓住我,说:“九哥,快让开,让我拾捣尸骨。”

    这下,我终于感觉到郎高的不正常,就说:“尸骨,什么尸骨,这不是空棺么?”

    他一笑,说:“这些白茫茫的灰尘,便是死者的尸骨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特么明白过来了,难道死者的尸骨在这棺材内变成了骨灰?也就是这棺材内看上去白茫茫的,实在是死者的骨灰悬浮在棺材内?

    不对啊!死者的尸骨怎么会莫名其妙变成骨灰?

    要知道,一般火葬场烧出来的骨灰都会有些残渣,而眼前这些白茫茫的东西,可是非常细微,这…这…这说不通啊!

    我这边正疑惑着,那边的郎高却像打了激素一般,也不知道在哪找了一个木盒子,又找了一块白布,先是用白布盖在棺材边缘上,后是将白布慢慢收拢。

    我问他干吗呢,他说,替死者收拾尸骨。

    这让我甚是不解,双眼一直盯着他,就问他:“大哥,你闻这些骨灰是什么气味?”

    他嗅了嗅,说:“淡香味!”

    言毕,他没再理我,一直在棺材边上捣鼓那些灰尘,弄到最后,他整个人都站在棺材内,开始收集那些灰尘。

    看着忙碌中的郎高,我当真是一头雾水,就觉得他整个人好似变了,具体哪里变了,我又说不上来,愣是让我说的话,我只能说,他嗅觉变得跟平常不一样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在边上发愣,而郎高则在棺材内收拾骨灰,大概捣鼓了近半小时的样子,那郎高长呼一口气,说:“搞定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立马凑了过去,问他:“大哥,有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?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愣,朝我看了看,又看了看棺材内,说:“没啥感觉啊!这地方挺香的,死者好似也特欢迎我们开棺!”

    我诧异的看着他,从头看到脚,除了右臂上多了一个纹身,其它位置没啥变化啊,可,他现在的行为咋解释?

    莫不是中邪了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一把抓住他肩膀,左瞧瞧,右看看,没问题,绝对的没问题,到最后,我干脆直接翻开他眼皮看了看,还是没问题。

    玛德,活见鬼了,这特么到底是什么情况,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那郎高嘿嘿一笑,说:“九哥,我感觉自己嗅觉好似更灵敏了!”

    我差点没笑出来,玛德,就连最基本的臭味都闻不到,怎么可能变得更灵敏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!”他又说,“九哥,我能清晰的感觉自己嗅觉特别敏锐,甚至能闻到山后边的米饭香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特么总算感觉有些异常了,沉声道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确定!”他点点头,抬头朝山那边看了过去,抬手指着东南方,说:“那个方向有户人家在家里做饭,一共是三个菜,有个韭菜煎蛋、一个辣椒炒肉、还有个豆腐煮鱼!”

    草,我暗骂一句,白了郎高一眼,就说:“大哥,别闹了,说的跟真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!”他面色一沉,“我没开玩笑,那户人家绝对是这三个菜,等等,那户主家身上有股狐臭味,他媳妇身上有股很淡的农药味,应该是刚从稻田喷完农药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装,继续装!”我瞪了他一眼,听那孔三说,他们村子好似在东南方,但是,这中间隔了一座大山,少说点有一两百米的样子,正常人的嗅觉怎么可能能闻到菜香,这特么不是天方夜谭么?

    那郎高好似知道我不信他,就说:“九哥,我没骗你,这是真的,若是不信,咱们可以去那个方向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眉头一皱,郎高的性子我了解,为人较为成熟稳重,应该不会跟我开这么低趣的玩笑,就说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点点头,说:“九哥,我真没骗你,自从手臂多了一个葫芦纹身后,我就感觉自己嗅觉好似格外的敏锐,能闻到很远的气味。”

    我懵了,只听说过千里眼,顺风耳,这气味倒是第一次听说,还有就是,如果郎高嗅觉真的那么敏锐,他为什么闻不到棺材内的腐臭味?这特么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我在原地想了一会儿,实在想不明白,就想去东南方看看,想看看郎高说的是否是真的,但是,眼下这种情况,根本不允许我离开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压下心中的疑惑,在郎高身上盯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说:“先把棺材弄好,明天咱们去山那边的村子看看!”

    “好!”他应了一声,抬手捏了捏自己鼻子,又看了看手臂上的纹身,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随后,那郎高将死者的骨灰送到墓穴上方,我则蹲在棺材边上朝棺内看了看,就发现棺内只有一小堆寿衣的残渣,至于先前那白茫茫的东西,早已被郎高收拾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一看这情况,我心中有好两个疑惑,一是死者的尸骨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变成骨灰,二是郎高的嗅觉怎么会忽然变得敏锐?

    考虑到这两个疑惑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隐约有股幸运的感觉,就觉得这事应该与郎高的福缘有关。

    当下,我朝郎高看去,就发选他蹲在墓穴边上捣鼓那木盒子,时而欢笑,时而沉思,令人摸不清他到底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郎高忽然站了起来,朝我喊:“九哥,把棺材挖出来吧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下意识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直觉!”他丢下这么一句话,又蹲下去继续捣鼓木盒子,这让我越发摸不清头脑,就觉得这郎高是不是中邪?要不然,他这行为咋那么怪异勒!

    “玛德,这什么破地方!”我嘀咕地骂了一句,举起锄头就准备将棺材捣鼓出来,这也没办法,那郎高都这样说了,我只能试着相信他,毕竟,只是将棺材捣鼓出来,顶多是多费一些体力。

    大概花了一个多小时,我将整口棺材用锄头给弄成了几大块,又将一些木屑从墓**捣鼓出来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那郎高一直蹲在墓穴边上,好几次喊他过来帮忙,根本没理我,这让我心中的疑惑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待弄好棺材后,整口墓穴还算干净,我本来想将墓**的一些五谷杂粮捡出来,烧一些黄纸进去,谁知,那郎高像发神经一样,居然从墓穴边上直接朝我这边跳了过来。

    玛德,由于这墓穴葬了两口棺材,大概有六七米深,我估摸着,要是真跳下来,断胳膊少腿是绝对的事,猛喊:“大哥,你干嘛啊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