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46.第946章 五彩滚(58)
    话音还未落地,只听见砰的一声,郎高直愣愣地倒在棺材边上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我心中一紧,刚才那黑影是什么玩意,从形状来看,不过二指大的样子,怎么会有这么大威力?

    当下,我哪里顾得上棺材,朝郎高跑了过去,就发现他面色铁青,右臂的位置附着一条二指大的东西,那东西浑身呈黑色,四肢非常幼小,一条尾巴泛紫色,有点像是四脚壁虎。

    我一把抓住那壁虎,入手的感觉格外冰冷,彻骨的冷,特别的后背,就好似有数千根银针扎在后背,刺得我吃痛一声,立马缩回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壁虎微微扭头,他的眼珠特别小,泛着幽兰色,在月光的照耀下,煞是好看,宛如一颗璀璨的宝石,一动不动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没事吧?”我冲郎高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…没…事,就是手臂有点疼痛!”那郎高在说这话的时候,格外虚荣,特别是面色,就像死人一般,这让我有些急了,用手抓壁虎是不可能了,只好捞起边上的竹杖,猛地朝壁虎捅了过去。

    令我奇怪的是,那壁虎好似不怕竹杖,即便那竹杖伸到它边上,依旧伫立在那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。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拿竹杖捅了几下,跟先前一样,那壁虎还是不动,反倒是郎高吃痛一声,虚弱道:“九哥,别动它,我感觉它对我没恶意。”

    我疑惑地看着他,他能感觉壁虎对他没恶意?不可能吧?就问他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说:“嗯,我能感觉到它没恶意。”

    好吧!

    他都这样说了,我还能说啥,就问他手臂是什么感觉,他说,酥酥麻麻的,有股说不出来的感觉,但是,有一点他敢肯定,那便是壁虎绝无伤他之心,当真是怪哉!

    我盯着郎高看了三四分钟时间,就发现他面色逐渐转红,再无先前那般铁青,特别是右臂的位置,由白入黑,由黑入红。

    玛德,这什么鬼东西,怎么会这样?我记得世上没这种黑色的壁虎啊,一般壁虎都是那种褐青色啊!

    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,那郎高陡然站了起来,重重呼出一口气,满眼不可思议地看着我,颤音道:“九…九…哥,你看我手臂。”

    闻言,我朝他手臂看了过去,不由有些懵了,咋回事,这是咋回事。

    只见,他手臂上那只壁虎居然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一个一指大黑色纹身,那纹身呈葫芦状,一头大一头小,葫口的位置,有一条细微的青藤,真正让我怪异的是,在葫底的位置,有一团黑色的东西,像是黑痦子,上面有一条白毛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:“不清楚,刚才只觉得手臂有点疼痛,再看就成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壁虎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支吾道:“可…可能走了吧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彻底懵了,这特么有点扯淡吧,只是被壁虎附了一下,便出现一个纹身。

    等等,这情况,我好似在哪见过。

    忽然,我猛地想起自己右胸的纹身,我记得当初在万名塔时,我身上的这燕子的纹身也是莫名其妙出来的,而现在郎高手臂上也莫名其妙冒出一个纹身。

    难道…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走到郎高边上,一把抓住他手臂仔细的看了起来,像,太特么像,简直就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走运了!”我冲郎高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运!”他疑惑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解释道:“倘若没猜错的话,你手臂上这个纹身应该是暗八仙之一的葫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他好似没明白我的话。

    “铁拐李的葫芦,葫芦岂只存五福,可救济众生。”我朝他解释一句,又说:“大哥,这恐怕是你的福缘,以后你这条手臂或许会有大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吧!只是一个葫芦,代表不了什么。”他笑了笑,问我:“对了,九哥,这纹身有啥来历没?还有就你右胸纹身的颜色好似跟我这个差不多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我记得第一次见蒋爷时,蒋爷跟我说过,说啥八仙聚,聚八方,翼龙当空,我当时不太懂是什么意思,后来又人告诉我,让我聚集八名八仙,而现在我跟郎高身上出现这种纹身,莫不是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有点搞不清楚状况,主要是郎高右臂上的纹身好认,铁拐李的葫芦,而我右胸的燕子是什么?暗八仙当中没有燕子啊,这特么是怎么回事?莫不成我猜错了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实在想不明白这是咋回事,就对郎高说,“从形状来看,应该是好事,具体有啥作用,我也搞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他叹了一口气,无奈道:“好吧!只是…莫名其妙多了一个纹身,我…我tm回家怎么跟父母交待啊!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郎高家的情况我知道一些,父母都是军队出身,正儿八经的军人,现在郎高右臂出现纹身,这特么就是不学无术,我估摸着,要是让他父母知道,郎高免不了一顿皮肉之苦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不由笑了笑,说实话,我很少看到郎高吃瘪,就说:“我相信你会有办法啊的!”

    说完,我怕郎高发火,立马朝棺材那边走了过去,郎高则一脸苦涩愣在原地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来到棺材边上,我先是围着棺材看了周边的环境,就发现棺材边上的黑漆好似淡了一些,隐约有股腐臭味。

    这让我眉头皱了起来,整个心也跟着吊了起来,总觉得棺材内应该出事了,否则,棺材边上不会出现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“大哥,别发愣了,过来搭把手!”我冲郎高喊了一声,双手抓在棺材盖边上,入手的感觉与第一次不同,有点咯手,就催了郎高一句话,“过来啊,好像有情况。”

    那郎高深呼几口气,朝我这边走了过来,一边走着,一边嘀咕着,“玛德,这纹身跟家里咋交待啊!实在不行,洗了吧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棺材陡然动了起来,没错,那棺材的确动了起来,随之而来就是剧烈的腐臭味散开,不到片刻时间,整个墓穴充斥着腐臭味,我离棺材最近,被这股腐臭味呛得猛地咳嗽了好几声,只觉得脑袋晕乎乎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