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44.第944章 五彩棺(56)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哪里敢大意,伸手就要推开她。

    那向水琴面色一沉,厉声道:“信我!”

    嗯?我有些不明白她意思,信她?信她什么?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那向水琴一把夺过竹杖,她的手法很准,就那么轻轻一插,中了,真的中了,完美的将清香插入死者口腔中。

    这下,我疑惑了,她到底想干吗?若是想帮我,直接说出来就行了,完全没必要这么粗俗啊?

    那向水琴好似看出我的疑惑,苦笑一声,说:“别忘了我的职业!”

    就是这话,我想了老半天愣是没想明白过来,直到郎高说了两个字,我才隐约明白过来,他说:“咬字分开念。”

    好吧!我是土包子,也没说在说话,伸手揉了揉刚才被踹过的地方,然后借着微弱的光线朝墓**看了过去,那清香燃烧的特别好。

    “九哥,接下来怎么弄?”那郎高走到我边上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在说这话的时候,他眼神有意无意地朝向水琴瞥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先等墓**的煞气消散一些,1小时后准备把尸体弄出来。”我沉着脸说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肚子有些饿,就让郎高去歧坪镇捣鼓一些吃的,毕竟,这一天下来,我们都在找墓穴,压根没吃过饭,而现在正好有些时间,便打算填饱肚子。

    那郎高嗯了一声,正准备走,那向水琴陡然走了过去,说:“我去买点吃的,你们在这等着。”

    我诧异的瞥了她一眼,对于这女人,我有点看不懂她的想法,总觉得她行为有些异常,不像是正常人,本来想朝她说句谢谢,也不知道咋回事,这句谢谢,我愣是没说出口,只是冲她点点头。

    那向水琴好似看穿什么,摇了摇头,径直朝边上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她走后,那郎高立马走到我边上,“九哥,你是不是有点看不起她?”

    我一愣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骨子里是不是看不起她?”他问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他问的应该是关于向水琴的职业,就点点头,说:“的确有点看不起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想也是无可厚非的事,在我们农村一直鄙视卖肉的,我从小接受农村的一些风俗习惯,对于卖肉的,自然很鄙视,骨子里也有些看不起那类人。

    试问一下,哪个正常人对卖肉的,没有一些偏执的想法?我自然也免不了这个俗。

    “九哥,她很可怜,情非得已才干的那一行。”郎高叹气道。

    说完,他也不再说话,坐在我边上,掏出烟,给我递了一根,然后又替我点燃,深吸一口气,重重地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没有说话,也跟着开始抽烟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们俩坐在边上抽烟,而那夫妻俩则一直跪在那,仿佛时间在这一刻被定格下来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过了多久,就知道抽了七八根烟,那向水琴提着一些食物走了过来,一见我们,她面色有些尴尬,将食物放在我们面前,朝夫妻俩那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与郎高对视一眼,也没说话,翻出食物匆匆地吃了一些。

    在我们吃东西期间,那向水琴的手机响了起来,或许是夜里太静,我隐约听到电话里面传出一道男声,那声音说,“向水琴,你特么什么意思,去了湖北不到一个月时间,怎么那么黑了,还想不想处了?”

    我闻声看去,这向水琴皮肤挺白净的,哪里黑了?那男的眼神有问题吧!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郎高怪异的瞥了那向水琴一眼,低声道:“九哥,这向水琴有一男友,或许近段时间会过来,我们应该提前做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淡声道:“我感觉她那男朋友有问题,或许跟整件事都有关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有些懵圈了,向水琴的男友?什么鬼啊,怎么会把她男友扯进来?

    瞬间,我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,这墓**的尸体还没捣鼓出来,又冒出来一个向水琴的男友,当真是太乱了,就说:“先不管那么多,今晚务必把尸体弄好,明天开始替宋广亮弄墓穴,尽量明天晚上能回湖北,我担心时间长了,那游书松会动什么手脚。”

    随后,我们俩人狼吐虎咽起来,大概是晚上8点半的样子,我们俩人开始着手捣鼓尸体,我先是往墓**丢了一只鸡公,等了一分钟的样子,那鸡公活蹦乱跳的,我对郎高说:“可以下墓穴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率先跳了下去,借着蜡烛的光线,我大致上扫了死者一眼,这是一名老者,七十左右的年龄,或许是煞气被驱散的缘故,死者面色没有先前那般红润,特别双眼的位置,已经凹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伸手摸了一下死者皮肤,入手的感觉格外冰冷,甚至有些柔柔的感觉。

    若是平常看到这样的尸体,我肯定会惊叹一番,但是,眼下的情况,已经没时间让我惊叹,便让郎高丢了一根麻绳下来,然后宰了一只鸡公,用鸡血将麻绳染红,最后用麻绳绑在死者身上。

    按照规矩来说,我们这行为算是迁坟了,应该做一些仪式表示对死者的尊重,可,考虑到孔三夫妻俩现在还跪在那,也算是对死者有了交待,便直接省了仪式的步骤,开始背尸。

    这背尸不同于以往的背尸,主要是死者一直躺在那,不能乱翻身,否则会招来死者的反感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用后背躺在死者身上,然后将剩下的麻绳绑在我身上。

    这样以来,死者完全贴在我后背上,死者的双手缠在我脖子处,双脚缠在我大腿处。

    弄好这一切,我猛地呼出一口气,双手反插在地面,正准备起身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忽然感觉背后有点沉,好似有一两百斤的样子,这让我眉头皱了起来,再次用力,还是先前那样,格外沉重。

    “九哥!怎么了?”郎高在墓穴上方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开始默念一些《往生咒》,还真别说,这《往生咒》挺好使,只念了十来句的样子,背后一松,我面色一喜,正准备起身,那郎高猛地喊了一声,“九哥,你身后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