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42.第942章 五彩棺(54)
    那郎高见我扭头看着他,就问我:“九哥,咋了,是不是有啥不对劲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也没说话,拿着三柱清香走到墓穴的正前方,先是朝东方鞠躬三次,吆喝道:“老君在上,弟子陈九拜请老君降人间。 ”

    说完,我朝东方跪了下去,再将三柱清香插在地面,嘴里念了一长串词,最后将三柱清香拔了出来,值得注意的是,一般插在地面的清香,不可拔出,会得罪神明跟死者。

    但是,我现在这种情况有些特殊,必须用敬神的清香去敬暗八仙,寓意着神明降法力在暗八仙上面,说白点就是让暗八仙活起来,有镇邪去煞的功能。

    当下,我拿着三柱清香走到暗八仙边上,从纸扎的火龙纯阳剑开始祭拜,大概花了近半小时的样子,才祭完那暗八仙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郎高一直跟在我身后,并没有说话,反倒是向水琴跟我说了几句话,大致上是帮孔三夫妻求情,都被我用眼神给制止了。

    祭完暗八仙,那三柱清香已经燃烧了一半,按照正常的规矩来说,这未烧完的清香要丢进墓***目的是破除墓**的一些邪气,但是吧,我想到这墓**有着两口棺材,要是就这样丢下去,那清香毫无疑问的会熄灭。

    至于原因很简单,一个墓穴两个人,总得有一个大,一个小吧?就像古时候那些墓穴,一般都有个主墓穴,然后再是次墓穴,若是就这样丢下去,很容易导致两人争香火,必须先将他们俩人的大小弄清。

    这弄清两人的大小,并不是按照他们活着的年龄,而是有一套很奇怪的方法,奇怪到让人不敢相信真的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肯定有人会说,先前拜祭坛时,不是已经弄清两人的大小了么?

    我只能说,先前是祭奠,是阳间的一种仪式,不碍于他们之间的竞争,而扔清香不同,事关面子问题,就如一句话说的,人争一口气,佛争一炉香。

    这清香在阴间极为重视,我根本不敢乱来。

    当下,我便打算弄清他俩在阴间的大小,先是让郎高用木桶提了一桶河水,这河水必须要浑浊,浑浊到看不清桶底。原因在于,浑浊的河水有阴阳协调的意思在里面。

    我用这种浑浊的河水,是捣乱阴阳,让死者分不清阴间跟阳间,然后将死者的魂魄请入木桶内,让他们俩在木桶内自行争斗,若木桶内的河水在一分钟内沉淀下去,则说明阳胜过阴。

    按照阳在上,阴在下的规矩来说,阳为大,阴为小,就说明埋在上面那口棺材为大。

    反之,一分钟内,河水没有在木桶内沉淀,则说明阴胜过阳,那么下面那口棺材为大。

    这种方法是老秀才在一次丧事中教我的,我记得他在教我的时候,说了一句语重深长的话,他说:“九伢子啊,这木桶分大小很好弄,难就难在请魂入木桶,一个不小心,木桶会炸开!”

    我当时以为他在那吹牛/逼,木桶怎么会莫名其妙炸开对吧!真拿木桶当三星手机了?随时爆炸。

    而现在,我开始请魂入木桶,心里却格外紧张,猛地呼出几口气,又搓了搓手心的汗水,将木桶提到墓穴的正前方,再在木桶边上插上三柱未点燃的清香,然后烧一些黄纸,杀了一只鸡公,滴三滴鸡血入木桶内。

    弄好这一切,考虑到这两口棺材的家人皆是因为孔三夫妻而死,便让他夫妻俩跪在木桶面前。

    那夫妻俩倒也老实,二话没说立马跪了下去,每人手里拿着三柱清香。

    待他们跪下去后,我又让郎高跟向水琴各持一根蜡烛,半弯腰站在夫妻俩后面,而我则右手持一条白布站在木桶前面。

    我手里这条白布,约摸三米长,搓成一根白绳,两头的位置散开,左边那头画了一个圆圈,右边那头画了一横,有合一的意思在里面,目的是让墓**两名死者和平相处。

    当然,这仅仅是一种祝福,倒也没有特殊的意思在里面。

    大概站在木桶前站了一分钟的样子,我陡然开腔,吆喝道:“一声开腔透天门,万圣千贤左右分,天煞打归天上去,地煞潜归地理藏,金腔移开诸神护,恶煞凶神极速奔!”

    喊完这话,我朝墓穴那个方向弯了弯腰,将白绳的左边朝墓**扔了过去,而右边则被我扔进木桶内。值得一提的是,将白绳扔进木桶之前,必须将木桶朝左摇三圈,再朝右摇七圈。

    弄好这个,我立马点燃三柱清香,嘴里开始念了一些平常丧事用到的往生咒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咋回事,大概念了七八分钟的时候,那白布条陡然动了几下,吓得郎高他们连忙朝后退了几步,而那夫妻俩则满头大汗,看那架势是想跑,我立马喊了一句,“想救你子女,最好跪在那别动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夫妻俩哪里敢动,拼命朝木桶磕头。

    见此,我没再理会他们,双眼朝墓**看了过去,就发现原本洁白的白绳上竟然多了两条黑线,没错,就是黑线,严格来说,是两条像黑雾一样的东西依附在白绳上。

    一发现这个,我背后一凉,脚下不由朝后退了几步,要说不害怕那是骗人。

    但是,眼前这种情况,我又不能掉头就跑,只好强压心头的害怕感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两条黑线,右手则一直掐在大腿上,剧烈的疼痛感,让我心里的害怕稍微轻了一些。

    不过,即便如此,我还是有些害怕,这也没办法,第一次看到如此实质的东西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一边害怕着,一边盯着白绳上的两条黑线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三四分钟的样子,那两条黑线像是受了刺激,猛地朝白绳另一端窜了过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整个场面的气温陡然降了下来,就连天色在这一刻也完全黑了下来,吓得我们所有人都不敢说话,特别是那夫妻俩,他们中间的位置有一摊水泽,要是没猜错,夫妻俩应该是尿了,具体是谁尿了,估计只有他们夫妻俩自己知道了。

    随着气温的降低,我整个心一下子沉了下去,看这情况,这俩死者怨气挺重啊!就连暗八仙就驱除不了他们的煞气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怔了怔神色,脚下朝纸扎的火龙纯阳剑走了过去,一把拿起剑挥舞了几下,当初韩金贵传我火龙纯阳剑时,教了我一套纯阳剑法,说是有驱邪避煞的作用,只是不知道用纸扎的火龙纯阳剑舞出来,会不会有效果。

    令我无比纠结的是,才舞了不到七八下,整把剑软了下去,当真是郁闷的很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整个场面再生异变,先是那木桶剧烈的晃动起来,后是木桶内的河水居然开始沸腾,我以为看花了眼,定晴一看,没错,木桶内的河水的确沸腾了。

    玛德,活见鬼了,那河水我先前探过,水温特低,怎么会沸腾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丢掉手中的火龙纯阳剑,立马朝木桶跑了过去,不待我跑到位置,那夫妻俩陡然倒了过去,怪异的是,他俩倒下的姿势居然是跪着的,头朝地,整个后背拱起,看上去像是在赎罪。

    我慌了,看这情况,这夫妻俩是要完蛋啊,哪里顾得上其它,猛喊:“老子乃太上老君亲传弟子,哪个不开眼的敢在老子眼皮底下作乱,非得打你个魂飞魄散不可。”

    不说这话还好,一说这个,整个场面瞬间静了下来,落针可闻,水桶边上隐约起了一层冰渣子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