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41.第941章 五彩棺(53)
    只听见那声音居然说,苦。

    起先,我以为听错了,死劲揉了揉耳朵,没错,那声音的确在说,苦。

    我扭头看向郎高,问他有没有听到那声音,他微微一愣,沉声道:“有!”

    我又看向其他几人,他们给我的答案都是有,这让我原本悬着的心,更悬了,深呼几口气,朝那边走了过去,低头一看,就发现那尸体的嘴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张开了,先前那声音正是从尸体嘴里发出。

    玛德,难道诈尸了。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背后一凉,豆大的汗滴迸发出来了,而我边上的郎高,跟我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九哥,咋办?”那郎高颤音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都这样了,必须将尸体弄出来,不然,恐怕会生出事端,便点点头,说:“把尸体捣鼓出来,我就不信大白天能闹鬼不成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朝向水琴走了过去,大致上跟她解释了一番,然后再三保证搞定这两具尸体,一定尽心替宋广亮找墓穴。

    那向水琴原本不太情愿,一直跟我嘀咕着要尽早替死者找到墓穴,直到孔三夫妻俩回来跪在她面前,她才勉强同意下来。

    这让我大大地松出一口气,就问那孔三白纸拿来了没。

    那孔三哪里敢停留,立马掏出白纸朝我手里塞了过去,我稍微数了一下,大概有十来张,令我郁闷的是,这白纸里面还夹了一个红包,伸手捏了捏,挺厚,估计有两千左右。

    看着这红包,我问孔三,“您这是?”

    “额!”他一愣,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一点心意,还望你莫嫌弃!”

    我不懂他意思,这给红包是主家的事,跟孔三有啥关系,正准备说话,那孔三立马开口道:“是这样,这两具尸体的费用全算在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哪里会跟他客气,立马将红包收了起来,玛德,一块墓地倒卖好几次,拿他一个红包算轻的了。

    那孔三见我收起红包,一脸笑意,说:“年轻人,弄好这两具尸体后,我想请你帮个忙!”

    “没空!”我直接拒绝他的提议,便开始捣鼓手中的白纸,那孔三好似还没死心,趁我捣鼓白纸时,一直在我边上嘀咕着,说是让我务必帮他一个忙,又说要是不帮他,他家要绝后了。

    对此,我选择了无视,有句话咋说来着,天理循环,报应不爽,这话丝毫没错,那孔三为了钱财,愣是坑了两个家庭,我特么要是帮他,那不是助纣为虐了么?

    “年轻人,求你了,帮帮我们!”那孔三朝我跪了下去,他媳妇在边上也跟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没空!”我还是那句话。

    “九哥!”那郎高叫了我一声,低声道:“他俩都跪下了,你要是有办法,就帮帮他们吧!”

    “是啊!陈宫主,你要是有办法,就帮帮他们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。”那向水琴也帮着开始说好话了。

    我瞥了他们一眼,也没说话,继续捣鼓手中的白纸,就打算将这白纸扎成暗八仙,而郎高他们则一直在边上劝说,让我帮帮那孔三夫妻俩。

    说到最后,我实在是受不了他们的劝说,厉声道:“两个家庭,加起来少说点有十口人,只因他们俩贪财,将两个家庭活生生的害死,大哥,你让我怎么帮他们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郎高愣了一下,也不说话,反倒是向水琴在边上说,“陈宫主,话也不是这样说,死者已死,咱们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活着的人?”

    我瞪了她一眼,“天作孽犹可活,自作孽,不可活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揣着白纸朝墓穴那边走了过去,然后蹲了下去,继续捣鼓手中的白纸,那郎高愣了一下,跟了过来,至于向水琴跟孔三夫妻俩则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那郎高走到我面前,好几次想开口,都被我眼神给制止了,就将话题扯开了,他问我:“九哥,你这暗八仙要扎多久?”

    “半小时!”我随意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暗八仙有啥作用?”他又问。

    我瞥了他一眼,将手中正在扎的鱼鼓扬了扬,淡声道:“鱼鼓,张果老所持宝物,在抬棺匠中流传着一句话,鱼鼓频敲有梵音,能占卜人生;而吕洞宾的火龙纯阳剑,剑现灵光魑魅惊,可镇邪驱魔;韩湘子的笛子,紫箫吹度千波静,使万物滋生;何仙姑的荷花,手持荷花不染尘,能修身养性;铁拐李的葫芦,葫芦岂只存五福,可救济众生;汉钟离的扇子,轻摇小扇乐陶然,能起死回生;曹国舅的玉板,玉板和声万籁清,可净化阴气;蓝采和的花篮,花篮内蓄无凡品,能广通神明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没再理郎高,手头的速度不由加快几分,毕竟这暗八仙不是那么好做,而现在天色已经接近傍晚,必须在天色没有完全黑下来将之前那两具尸体捣鼓不出来,一旦等到晚上,天知道这尸体会不会徒生变化。

    那郎高见我不说话,好似想到什么,陡然跳了起来,语气有些激动,说:“九哥,你刚才说汉钟离的扇子,能起死回生,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我一愣,苦笑道:“这是传言,应该当不得真吧!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因为经过万名塔的事,我对所谓的长生以及起死回生看的格外淡然,就觉得这些东西是传说,说白点,那是忽悠人的,听听就好,当不得真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郎高面色一下子就萎缩下去了,说:“既然是传说,你干嘛还扎这些东西?”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说:“传说归传说,礼归礼,再者说,就算暗八仙没有传说中那么大作用,但,至少会有点效果吧?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他叹了一口气,走到我边上,用胳膊推了我一下,“九哥,你跟我说句心里话,你真不打算帮帮那夫妻俩?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说:“除非天塌下来,否则休想指望我帮他俩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他问。

    我没回答他问题,而是问他:“你抓到一个杀人犯,会因为他家人快死了而放过那杀人犯吗?”

    那郎高听我这么一说,脱口而出,“肯定不能放过他啊!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“同样的道理,你觉得我会帮他们吗?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不想再跟郎高继续说下去,于我来说,那夫妻俩害死两个家庭,也算是善尽天良,如今得到报应,实属活该。

    当下,我让郎高到边上替我看着那墓穴,我则继续捣鼓暗八仙。

    在我捣鼓暗八仙期间,那夫妻俩居然与向水琴聊了起来,时不时会传来一阵叹气声,看那架势,他们混的倒是挺熟。

    弄好暗八仙,我抬头看了看天色,小半的太阳已经淹没在山顶,应该快天黑了,考虑到时间有些紧迫,我不敢多停留,立马将做好的暗八仙放在墓穴的八个方向,然后点上三柱清香插在墓穴正前方。

    做好这个,那夫妻俩跟向水琴凑了过来,或许是考虑到墓穴的死者,他们三人不敢靠的太近,在离墓穴一米的位置停了下来,向水琴问我:“陈宫主,需要我们干点啥不?”

    我扭过头瞥了她一眼,摇了摇头,也不说话,便开始在墓穴内架起了一个小型的祭坛,上面摆的不是平常的祭品,而是三枚石头,那郎高问我为什么摆石头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摆石头,只是,那《六丁六甲葬经篇》说,墓中墓,祭品摆石头最佳。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说了一句不知道,又用先前剩下的白纸,将三颗石头包了起来,然后问那孔三,“这两位死者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说完,我怕他弄错死者名字,又加了一句,“记住,一定要分清两名死者,别把名字弄混淆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愣,与他媳妇商量了一下,说:“上面那死者叫吴天,下面那死者叫王宇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我沉声道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“没错,我不会记错这名字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我稍微松出一口气,我之所以这么在意名字,是因为那石头上面需要写上死者名字,而在写名字的时候,又必须遵照左手为大的规矩来弄,要是弄错名字,很容易出事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在左边的石块写上吴天的名字,然后在右边石块上写着王宇的名字,至于中间那块石头,我写的是太上老君尊号,这样做的目的是,祈求太上老君庇佑他们二人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我先在水库边上洗手,算是对太上老君的尊重,后是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物,对着祭坛拜了三下,大声道:“今有弟子陈九,奉天子令,前来起坟,还望各位多体谅。”(ps:无后的棺材,当事人的口号必须以天子令为由。)

    喊完这话,我神色一怔,点燃三柱清香握在手里,围着祭坛转了三圈,然后拿着这三炷香朝墓穴那边走了过去,也不知道咋回事,刚到墓穴边上,我总觉得祭坛那边好似有什么东西站在那。

    扭头一看,除了郎高站在那个位置,并没有其他人在,真特么奇怪了,怎么会这样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