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40.第940章 五彩棺(52)
    这话一出,整个场面瞬间静了下来,特别是郎高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妇人,问道:“大婶,另一名死者埋在哪?”

    “这…这…”那妇人支吾老半天,也没说句完整的话出来,反倒是她男人在边上嘀咕了一句,“那人买完地,没用!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这话骗小孩差不多,这样的大吉之地,别说买了,哪怕是没买,也会想办法将死者葬在这,更何况花了钱,就对那孔三说,“大叔,这话真实度不高吖!”

    他一愣,抬头瞥了我一眼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一看这情况,我立马明白过来,这里面有猫腻,就追问道:“第三位死者到底埋在哪?”

    说着,我怕他们不说实话,沉着脸继续道:“人在做,天在看,贪点财到没啥大事,要是牵扯到死者的安宁,这报应啊!恐怕会落在后人身上啊!”

    让我诧异的是,话音刚落,夫妻俩齐刷刷地跪了下去,对着墓穴那个方向拼命磕头,嘴里一直嘀咕着,“见怪莫怪,去年是我们的不对,求您放过我孩子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与郎高他们对视了一眼,这夫妻俩果真有问题,而且看这情况,他们家是遭了报应,不然,他们反应绝对不会这么激烈。

    当下,我就问那妇人,“第三位死者埋在哪?”

    那妇人抬头看了我一眼,好似想说什么,最终叹了一口气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这把我给急的,就打算给他们来一剂猛药,“倘若再隐瞒下去,恐怕你们家…”

    不待我话说完,那孔三立马说:“我告诉你们!第三位死者…第三位死者就是你们看到的那位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不明白他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…这墓穴还有墓!”他看了我一眼,又立马将头低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草尼玛副拐!”我忍不住爆了一句家乡的粗话,玛德,这夫妻俩太tm可恶了,居然弄个墓中有墓,我…我…我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词形容心中的愤怒,抬步走了过去,一脚踹在他胸/口的位置,怒骂道:“你tm想钱想疯了吧!”

    那孔三揉了揉胸/口,低声道:“我…我当年也不知道会这样啊!任谁看到巨款不心动啊!”

    不说这话还好,一说这话,我气更大了。

    玛德,这种墓中墓是损阴德的大事,我一直以为没人能干的出来这事,没想到今天居然亲眼了,作为八仙,我这辈子最见不得这种事。

    要知道一般情况的墓穴都是埋于地下,讲究一个吸地气,聚灵气,福荫子孙,倘若在一个墓穴内同时葬两个人,这就相当于颠倒阴阳,特别是上面的尸体,由于下方有棺材垫底,会导致尸体腐而不化,从而产生一股很奇怪的气场,严格来说是呲气。

    这种呲气会影响子孙后辈的命理,让整个命理形成一种循环,就如《六丁六甲葬经篇》中的一句话,万物负阴而抱阳,如人肩背呲气,易命毙,真龙穿障受气,结成子孙局,玄武中峙,以屏避阴阳。

    我越想越气,什么也顾不上了,抬脚又在那孔三身上踹了一脚,大骂道:“****大爷,你有没有想过后果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郎高走了过来,一把拉住我,说:“九哥,先消消气,既然他说墓中有墓,咱们是不是先把死者弄出来,再将下面的棺材弄出来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也对,作为八仙,看到这种情况,先将死者安排妥当才对。

    当下,我恶狠狠地瞪了那夫妻俩一眼,就问那孔三,“第二口棺材与第一口棺材的距离隔了多远?”

    “大概两米的样子。”他脱口而出,“当年第二口棺材,那风水先生说,死者的八字适合深葬,便将墓穴挖了足足八米深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口棺材的家人死光了?”我问了一句,先前那妇人说第二口棺材的家人死光了,我不知道她说的是表面这口棺材的死者,还是深层的死者。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解释道:“两口棺材的家人都死光了,就剩个光秃秃的墓穴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又想踹他了,特别想,好在郎高拉住了我,说:“九哥,莫冲动!”

    “这种人该死!”我大骂一句,玛德,两口棺材便是两个家庭,只因这夫妻俩贪财,居然害得两个家庭家破人亡。

    按我说,这种人活着就是社会的毒瘤,倒不如早些死掉来的痛快。

    “呸!”我朝那孔三吐了一口唾液,也没再理会他们,就朝墓穴那边走了过去,郎高也跟了过来,他一边走着,一边问我,“九哥,你打算怎样挖第二口墓穴。”

    “跟先前一样吧!”我随意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陡然,我想起这种墓中墓,煞气过重,甚至会发生尸变,就对郎高说,“还是暂时不挖,先去镇上买点白纸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买,我家有!”那孔三一听我要白纸,立马应声道。

    “那还不去拿!”我吼了他一句,主要是我心里太特么生气了,语气自然好不了。毕竟,我也是人,遇到这种天怒人怨的事,难免控制不了内心的冲动。

    那孔三立马站起身,又拉了他边上的媳妇一下,夫妻俩立马朝家里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的背影,我真心有股杀人的冲动,猛地呼出几口气,强压心中那股冲动,掏出烟,给郎高派了一根,又给自己点上一根,深吸几口,缓缓吐出烟雾。

    “九哥,拿白纸干吗?”郎高点燃烟,在边上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抬头看了看天色,叹声道:“墓中墓煞气过重,你身上的皇家之气恐怕镇不住这里面的煞气,唯有用白纸扎成暗八仙,方可挖墓。”

    “暗八仙?”他疑惑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就问他:“还记得那韩金贵送我的火龙纯阳剑么?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我继续道:“那火龙纯阳剑便是暗八仙之一,也可以叫道家八件,我打算用暗八仙镇住墓穴的煞气。”

    他好似没懂我意思,问道:“暗八仙就是八位神仙的兵器吧?”

    “对!”我叹了一口气,“倘若火龙纯阳剑没被盗走,有那一样东西足以,只是,现在火龙纯阳剑已经被盗,只有用纸扎的暗八仙试试了,也不知道效果怎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朝墓穴内瞥了一眼,就发现死者面部,好似有了一些很微弱的变化,倘若不仔细看,很难发现这细微的变化。

    玛德,难道真的会尸变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立马朝那边走了过去,正准备查看,那向水琴在后边喊了我一声,我扭过头问她:“有事?”

    她脸色沉得有些可怕,怒声道:“陈宫主,我请你过来是给家公找墓穴,而不是请你来挖墓穴,你就这样找墓穴吗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暗道一声不好,怎么把她给忘了,正准备解释几句。陡然,那墓穴传出一道怪异的声音,那声音格外低沉,像是人在说话,倾耳一听,一股凉气由脚底板直冲脑门,整个人都懵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