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37.第937章 五彩棺(49)
    听着那妇人的话,我沉默了一下,这特么太奇怪了吧!棺材怎么会莫名其妙消失,就疑惑地看着她,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,说:“我证明给你们看!”

    言毕,她转身离开,大概过了五六分钟的样子,她回来了,手里多了几把锄头,说:“要是不怕死,可以挖开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跟郎高交换了一个眼神,意思是问他,要不要挖开。

    那郎高给我的答案是挖开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跟郎高从那妇人手里拿过锄头,就准备挖开这墓穴,至于那妇人跟向水琴,她俩好似对墓穴挺忌讳,站在边上,也不敢向前。

    拿着锄头,我朝那妇人问了一声,“还记得墓穴具体的方位么?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,捡了一块石头,在地面画了一个长方形的框,说:“应该是在这个位置,你们要是挖的话,最好记住一点,心要诚,莫得罪死者了。”

    作为八仙,这些礼仪我自然懂得,冲她说了一句谢谢,就准备开挖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,那孔三陡然走了过来,大声喊道:“挖不得,千万莫挖,上次有个人跟你们一样,也想挖这墓穴,结果,挖墓穴那人得了一身皮肤病,到现在还没好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头的疑惑更重,只要礼仪周全,挖墓穴应该不会出问题才对,毕竟,有不少棺材需要迁坟,肯定要将棺材挖出来才行。

    当下,我让那妇人替我们准备了一些黄纸之类的东西,在墓穴边上烧掉,又说了一大堆好话,最后对郎高说:“大哥,你到边上去,这墓穴由我来挖!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担心郎高,毕竟,孔三已经说了,上次挖墓穴的人,得了皮肤病,万一我们这次挖棺真的发生一些不好的事,那不是害了郎高么?

    那郎高一听我的话,面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就说:“九哥,你啥意思,我郎高像怕死的人么?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不是这意思,主要是这处地方我心里也没底,万一咱俩都中招了,谁来挽救这一切?”我冲他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怕他不同意,只好拿出杀手锏,“大哥,要是这地方真有问题,我出事了,你可以第一时间抢救我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他一愣,面色变了又变,皱眉道:“九哥,要不咱们别挖了?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我何尝想挖啊,但是,我们一行人已经到了这里,现在上好的墓穴摆在我们面前,总归要试一下,不然于心不甘呐!这就好比买彩票,明知不会中,还是一如既往的买。

    我当时正是这种心态。

    “试试吧!要是真的不行,我半途放弃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往手掌吐了一口唾液,然后搓了搓,举起锄头照着那长方形的线挖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锄头下去,我发现这地方的泥土格外松弛,整个锄头柄完全陷入泥土之中,微微用力一拔,勾出一大堆泥土,奇怪的是,那泥土隐约有些红色,伸手一摸,入手的感觉黏糊糊的,有点像是鲜血。

    见鬼了,根据这处地方地质来看,不应该出现这种泥土才对,要知道一般位于水边的泥土,多数以暗灰色泥土为主,像这种红色泥土鲜少有。

    莫不是这附近的泥土都是红土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朝边上挖了一锄头,怪异的是,挖出来的泥土是我们常见的那种暗灰色,与先前挖出来的红土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玛德,咋回事?

    我刚才挖的地方,与第一次挖的地方,只隔了一条长方形的线,第一锄挖在线内,第二锄挖在线外,显出来的却是两种不同的土质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有些懵了,就愣在原地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泥土,也没下一步动作。

    郎高他们见我愣在原地,郎高问我:“九哥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直在想泥土的原因,也没理他,直到他推了我一下,我才回过神来,问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怎么停了下来?”他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伸手指了指面前两堆不同的泥土,说:“这地方或许真的有些怪异,以我之见,你们最好离远点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朝他们挥了挥手,示意他们站到三米开外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向水琴以及孔三夫妇立马朝边上走了过去,郎高则站在我身前,说:“九哥,这种情况我见过,两种不同的土质出现在同一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吧!”我嘀咕一句,再次让他离远点。

    那郎高犹豫了一会儿,最终还是边上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他离开后,我深呼一口气,举起锄头朝线内挖了下去,这次的感觉跟上次差不多,格外松弛,我也没多想,一连挖了七八锄头,陡然,一阵细微的‘咝咝’声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倾耳一听,这声音是从墓穴内传出来的,我内心一紧,入行以来,我深知墓穴内传出声音,绝非是好事,心里不由有些害怕,脚下也朝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玛德,墓穴内有声音就表示这里面活物,要知道墓穴最忌讳的就是活物,毕竟,墓穴是用来埋葬死者,现在里面出现活物,则说明墓穴内必有诡。

    咋整?继续挖下去还是就此罢手?

    说实话,我内心偏向于后一个选择,但是,考虑到死者的墓穴,我特么又不舍得放弃这墓穴,要知道这种好地方,很难找到,更为重要的是,我们时间不多了,必须在两天内搞定墓穴的事。

    当下,我心头一狠,就准备继续挖下去,然而就在我再次挥锄头的时候,发生了怪事,当真应正了一句话,不作不会死。

    只见,一锄头下去,那声音陡然变得凄厉起来,直刺耳膜,钻入脑海。

    这声音格外奇怪,一钻入脑海,我只觉得身子一下子沉重了好几倍,特别是手中的锄头,宛如千斤重般一般,很不自然地从手中滑了出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,我感觉双脚好似灌入上百斤铅银一般,变得异常沉重,情不自禁地跪了下去,整个身体的力气在这一瞬间被抽光,特别是胸口的位置,似乎被什么东西撕裂一般,令我忍不住喊了一声,“玛德,什么鬼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