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35.第935章 五彩棺(47)
    我刚喊完这话,那向水琴朝我走了过来,一边走着,一边问我:“罗盘怎么指示?”

    我没有隐瞒她,将罗盘的反应悉数告诉她,又补充了一句,“眼睛会骗人,罗盘万万不可能骗人。 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她好似不太信我。

    我急了,当真应正了一句话,皇帝不急太监急,就说:“必须是真的,你看看这罗盘!”

    说着,我让向水琴盯着罗盘,我则在边上给她耐心的解释。

    大概解释了五六分钟时间,那向水琴总算明白过来了,没想到的是,她反应比我激动,想也没想立马从包里掏出五万块钱现金朝那村民递了过去,说:“拿地契过来换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不由高看那向水琴一眼,这女人不错啊,在面对巨大惊喜时,居然还能几分警惕心,要换成我,估计立马将钱给那村民了,哪里还会记得要啥地契。

    “行!你在这等会!”那村民丢下这句话,径直朝来时的路走了过去,想必是回家拿地契了。

    待他离开后,我们三人围在一起,再次商量起来,那郎高的意见跟先前一样,这村民绝对有些事再隐瞒我们,而我跟向水琴同样认为村民有事隐瞒我们,令我们想不明白的是,那村民在隐瞒我们什么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那郎高跟向水琴让我再用罗盘勘测一番,说是看仔细点。

    我按照他们的要求,再次勘测起来,其结果跟先前一模一样,大吉之地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们三人陷入沉默当中,谁也没想说话,我明白他俩的担心,都在那村民坑我们。

    可,事实摆在眼前,让我们不得不信服。

    当下,我趁他俩在考虑的时候,掐指算了一下死者宋广亮的八字,又算了一下死者的死亡时辰,最后将关于死者的一切与这处地方的风水走向结合起来算了一下,结果让我特兴奋,简直就是天作之合,甚至可以说,死者天生就是葬在这样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把结果告诉郎高跟向水琴,他俩紧皱的眉头松了一些,那郎高说:“九哥,你能确定不?这五万块钱可不是天上掉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:“从八字、风水走向来看,这处地方绝对适合死者。”

    “行,既然如此,这五万块钱我豁出去了,哪怕最终不能用,就当赌博了。”那向水琴豪气地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听着她的话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隐约有种不安,而且这种不安的情绪越来越重,一直缠在脑海当中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又用罗盘勘测了一下,没任何意外,与先前两次一模一样,大吉之地。

    奇了怪了,用罗盘勘测了三次,结果都是一样,按道理来说,这地绝对是好地啊。可,那村民为什么会这么便宜卖掉?难道这地还有不为人知的一面?

    不对啊!在罗盘的勘测下,这处地方就算有不为人知的东西,也绝非大凶,要知道罗盘的作用就是用来勘测凶吉的,难道我罗盘档次不够?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拿出丁兰尺勘测了一下,结果显示大吉之地,又拿寻龙尺勘测了一下,结果还是大吉之地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,几样风水工具勘测出来的结果都一样,这地应该不会有问题才对啊!

    那郎高跟向水琴见我拿了不少风水工具在勘测风水,郎高问我:“九哥,结果怎样?”

    我沉声道:“大吉之地!”

    “几样工具都是这样的结果?”他又问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解释道:“无论是罗盘、丁兰尺还是寻龙尺,结果都是大吉之地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眉头一皱,继续道:“我最后用二十四山向图试试,要是结果还是一致,这处地方无论如何都要买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那向水琴点头道:“反正也不差这五万块钱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在附近找了二十四颗石子,摆成一个二十四山向图,然后以东边的山峰为源点,将附近的风水按照乾坤八卦的方式代入到二十四山向当中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大概花了五六分钟的时间,我怕郎高跟向水琴会打断我思路,便提前招呼他俩在我观看二十四山向的时候,切莫说话。

    招呼好这个,我在二十四山向图边上蹲了下去,双眼死死地盯着图内的山向,时不时会抬头看看周围的地形。

    观看了一会儿,我发现二十四山向中显示坐子午向的凶方在己、午、未三个方向,这三个方向在风水中被称为三煞方。

    发现这一情况,我拿罗盘走到那三处地方,立马发现那三煞方果真如二十四山向图显示一样,有大凶之兆。

    不过,即便这样,丝毫不影响这处地方是大吉之地,只要下葬时,避开三煞方即可,要知道,无论风水多好的地方,都会有三煞方的存在,这属于正常现象。

    当下,我将二十四山向图的事告诉郎高他们,就问向水琴:“山势的基本上情况就这样,不过,我心中有些不安,就觉得这地方或许会存在某个问题,要是不买的话,现在后悔还来得及,等会交了钱,可就成定局了。”

    “买!”她点点头,将那五万块钱交在我手里,说:“陈宫主,我相信你的眼光!”

    看着那五万块钱,我有些愣住了,她这什么意思,让我去买?这特么不是坑我么,万一这地方真有问题,到时候她把责任推给我,我特么找谁诉苦去啊,就对她说:“你是主家,这钱应该由你来交!”

    她诧异的瞥了我一眼,点点头,也不说话,便将五万块钱收了回去,然后朝一边走了过去,看那架势,她是真打算买了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在原地坐了一会儿,就等那村民拿着地契过来了。

    约摸等了十来分钟的样子,那村民急匆匆地跑了过去,他身后多了一名四十来岁的妇人,那妇人大饼脸,身上穿的较为破烂,俩人朝我们这边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见此,我们几人站起身,正准备迎上去,那妇人率先跑了过来,急道:“莫买这块地,有鬼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