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34.第934章 五彩棺(46)
    还真别说,听着那村民的话,我的好奇心生了出来,脚下不由快了几分,只想早点看到他说的那地方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工夫,我们一行四人来到一处山谷,令我兴奋的是,这山谷东西两侧正好是两座高山,东山高于西山,而这山谷约摸三米宽的样子,地头不少青草,看上去格外茂盛。

    有句话咋说来着,茂盛必生财,我立马问那村民,“大叔,你说的地方是不是就是这里?”

    他微微点头,说:“不急,再往前面走几百米的样子,有一处小湖泊,那湖泊的水源自旁边两座大山,按照你们的叫法,应该是有情水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有些激动,当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,想也没想就催了那村民一句,让他快些领路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郎高拉了我一下,又朝村民那边努了努嘴,然后拉我到一边,低声道:“九哥,你不觉得这人有些奇怪?”

    “奇怪?”我不明白高郎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点头道:“先前我向他打听过这样的地方,他当时的表情好像…有点怪,而他现在的表情好似有种解脱,像是达到某种目的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压低声音道:“你意思是,他故意将我们引到这边来?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,说:“好像是这样,九哥,你试想一下,倘若这村民故意将我们引到这边,他的目的是什么?你再联想一下游书松以及那向水琴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强压心中的激动,诧异的看了郎高一眼,又看了看那村民,说:“不至于吧!那游书松应该不知道我们来这边吧…”

    “九哥,防人之心不可无!”郎高低声道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,我们替死者找一处符合要求的墓穴,而现在正好出现这样的地方,这中间是不是有某种不可告人的阴谋?又或者说,我们运气好到爆棚了?

    权衡一番后,我比较偏向阴谋这种想法,毕竟,入行以来,我运气倒霉的很,应该不会那么幸运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那么问题来了。

    这村民是不是游书松的人?又或者说,这村民只是贪财,想在我们身上谋一笔财富,与游书松半点关系都没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朝那村民看了过去,双眼一直盯着他,让我郁闷的是,那村民见我盯着他,他也看着我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看他,他看我,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这让我一时之间有点把握不好分寸,若是按照郎高的说法,这村民有问题,我是不是应该开门见山地问他?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心头一狠,人与人之间的交流,哪里需要那么多废话,便直接朝那村民走了过去,说:“大叔,你带我们来这边是不是有阴谋?”

    那村民好似没想到我会如此直白说出来,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我,支吾道:“年轻人,你说啥呢,我能有什么阴谋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想法,立马朝郎高跟向水琴打了一个眼色,说:“走!”

    说着,我立马朝另一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郎高不明白我意思,好似想问什么,被我用眼神给制止了,而那村民被我这忽来的动作给惊到了,一把拉住我,怒道:“年轻人,你们几个意思,要找这地方的是你们,现在地方找到了,你们却想走了,莫不是当我好欺负不成?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也不想跟他说话,一把打开他手臂就要走,那村民再次拉住我,我朝郎高打了一个眼色,郎高会意过来,面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就说:“大叔,哪有强买强卖的道理,你没听九哥说,要走么?”

    “你…你们…”那村民好似气的不轻,倦起衣袖就朝我走了过来,看那架势是要打我。

    那郎高将身子横在我身前,厉声道:“大叔,想打架?我陪你!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郎高表情有些兴奋,想必是很久没动手,手痒了。

    见此,我一把拉住郎高,尴尬的冲那村民笑了笑,说:“既然您强行带我们去看,那我们便随您一起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他们几人一脸疑惑的看着我,特别是那村民,眼珠子都蹬了出来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意思是,您现在可以带我们去看看那地方了,而价钱方面,我相信您不至于坑我们太厉害,您觉得呢?”我朝那村民做了一个万福的动作。

    那村民一看我动作,表情明显滞了一下,“什么意思,你们到底买还是不买?”

    “买!”我丢下这话,径直朝山谷深处走了过去,郎高跟向水琴跟了上来,而那村民则在原地愣了一下,最终还是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一两分钟的样子,或许是因为刚才的插曲,那村民一直跟在我们身后,与我们保持着三米的距离,看那架势是怕我们跑了。

    对此,我不由苦笑一声,也不好说啥。

    “九哥!”我们走着,走着,郎高忽然叫了我一声,低声道:“你刚才是啥意思?怎么忽然说走,又忽然说买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解释道:“刚才是在试探那人,要是他反应过于平静的话,则说明他是有阴谋,要是他反应过于激烈,则说明他只是想贪点财,咱们完全没必要防备他,只需安心找墓穴即可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我声音故意提高了一些,目的是让那村民听着,也算是向他解释几句,毕竟,刚才算是我突兀了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微微扭头瞥了那村民一眼,就发现他脸色稍微松弛了一些,这让我松出一口气,脚下不由加快速度朝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我们一行四人在山谷内大概走了十来分钟,忽然之间,眼前的场景陡然开朗起来,入眼是一片湖泊,严格来说,应该是水库,横竖约摸三丈的样子,水库两侧葱葱大树,当真有半亩方塘一鉴开,天光云影共徘徊之景。

    一看到那水库,我们三人足足愣了七八秒才反应过来,我下意识的赞了一句,“好地方,双山之势,生八方之龙,双势行龙,八方施生,一得其宅,吉庆荣贵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入行以来,见过不少风水宝地,像眼前这种风水走势的地方很少,甚至可以说,这地方只要葬下去,别说死者带煞气,恐怕就是死者心有怨气、冤气、仇恨,只要葬在这,保证能让死者安心入土。

    当下,我想也没想,立马对那村民说,“买山谷口与水库交界那处地方多少钱。”

    “十万!”他说。

    十万?

    我一愣,这么便宜?开玩笑吧!这地方明显是好地方,怎么可能只卖十万?就问他:“你确定只要十万?”

    他抬头看了我一眼,支吾道:“嫌贵?那给八万也行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更郁闷了,这特么这么回事,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地方不错,再者说,我相信这边的风水先生绝对不眼瞎。

    当下,我怪异的看着他,难不成眼前这地方不是他的,而是别人的?他只是想在我们身上讹的钱,等正主来了,才能谈价?

    我把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村民一听就急眼了,“你说啥呢,这地方就是我的,我家在左边这山后面,当年政/府分土地的时候,将这座山连同山谷分给了我,我家里还有地契勒,你要是不信,我可以领你们去看看地契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心里已经信了他七分,要是没猜错,这地方应该是他的,只是他为什么这么廉价卖给我们?难道他不知道这地方是宝地?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找墓穴是好事,咱不能坑平头老百姓,就对他说:“大叔,这处地方,有双龙之势,藏神合塑,神迎鬼避,大吉之地,不止这个价钱。”

    那村民一愣,面色一沉,就说:“年轻人,既然你这样诚实,我也不瞒你,我知道这处地方是大吉之地,只是…一般人的命理受不了这样的地势,一旦葬下去,恐生事端。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人出生时,这辈子就注定了很多事,像眼前这种大吉之地,对下葬之人要求颇高,必须是吉年、吉月、吉日、日时出生的人,方可安葬在这,普通人安葬于此,或许真会如他说的,会突生事端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风水上的一种说法,而按照死者宋广亮的生辰八字来看,绝对不属于吉年、吉月、吉日、日时,好在他是死于清明节,也算半个吉了,只要下葬时,礼仪做的周全些,葬在这地方应该不会出啥问题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对那村民说了一下死者的情况。

    他听后,说:“这样啊!那你们给五万,这地便卖给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我不懂他意思,从十万一下子降到五万,还特么是他自己降的价钱,这似乎有点不对劲啊,更为重要的是,我已经将死者的情况以及这处地方的风水都告诉他了,按照正常思维来说,他应该抬价才对,而现在…不升反降。

    这人脑子有问题?

    脑子闪过这念头,我盯着那村民看了一下,就说:“大叔这地方是大吉之地,您确定五万块钱卖给我们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沉声道:“对,五万,不过,我有个要求,你们必须给现金,而且是现在就给!”

    我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跟边上一直未曾开口的向水琴商量起来,大致上跟她说了一下这地方的好处,又将死者葬在这的好处跟她说了一下,说到最后,我将心中的疑惑一并对她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听后,朝那村民说,“大叔,您等等先,我们几人商量一下!”

    那人笑眯眯的点点头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见此,我们三人也没再理他,而是朝那水库走了过去,开始商量起来,最先开口的是郎高,他说:“九哥,我觉得那人有问题,世上哪有这样的蠢子,明知要赚钱,反而降价。”

    我甚是认同这话,就觉得那村民应该在谋算着什么,令我纠结的是,这处地方从风水角度来看,绝对没问题,这就好比买个手机,明显是真手机,店家却说只卖十块钱,让人不得不怀疑那手机是玩具手机。

    我现在就处在这种心境,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了,这种感觉太特么纠结了。

    那向水琴想了一下,问道:“那你们的意见呢?买不买?”

    “买吧!”说这话的时候,我有些不确定,主要是价钱太特么便宜了,五万买一块大吉之地,这特么访遍中华大地,也找不到这么好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别买,这里面应该有坑!”郎高在边上说。

    我没再说话了,就看着向水琴,决定权在她手里,毕竟是她掏钱买地,而郎高也看着她。

    那向水琴见我们看着她,皱了皱眉头,对我说:“陈宫主,你有没有用罗盘勘测过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一掌拍在投在大腿上,玛德,怎么忘了这岔,要说眼睛会骗人,罗盘绝对不会骗人,立马将罗盘拿了出来,令我兴奋的是磁针是坐子向午,朝上南方挑起,“好地,阴宅布局,子山午向,飞星旺财,坎宅!”

    “子山午向?什么意思?”郎高在边上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解释道:“这子山午向有九星主应之说,离延年、坎伏位、巽生气、乾六煞、震天医、兑祸害、艮五鬼、坤绝命,你看看这磁针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指了指罗盘上的磁针,继续道:“磁针是朝南方上挑,此为双星到向,与东西二山、水库为合局,这合局组成的数字是88,再依照九星说,8白为当旺之星,故此,此地山水并用,财丁两旺。”

    我一边说着,一边拿着罗盘朝水库那边走了过去,双眼一直盯着罗盘内的磁针,陡然,那磁针猛地朝北方挑了过去,我面色大喜,这…这特么什么到底是什么地方啊,怎么会又朝北方上挑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朝北方上挑,以为着双山生九星,九星化生气星,这样的地方,主才貌双全的子女,若为子则大富大贵,享尽人间富贵,若为女则才貌双全,嫁入豪门、达官显贵之家。

    这…这…这…。

    我特么实在是太兴奋了,立马朝那向水琴喊,“买,买,赶紧买!”

    ps:这一章是两章合一章,近段时间会持续这样更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