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33.第933章 五彩棺(45)
    我们一行三人到达歧坪镇时,已是第二天中午,那向水琴提议我们休息一会儿再去找墓穴,我有些不太情愿,主要是我们这次来歧坪镇是为了替死者找墓穴,哪有什么时间休息,便跟那向水琴简单的说明了一下,领着郎高直接朝洞庭湖那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向水琴见我跟郎高走了,在原地愣了一下,最终还是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路上,那向水琴不停地嘀咕着,说是不休息好,哪有精力找墓穴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说法,我一直没说话,反倒是郎高跟她简单的说了几句,大致上是说时间紧迫,需要尽快找到墓穴。

    大概花了半小时的样子,我们三人来到歧坪镇的北段。

    这处地方,位于湖北极北之地,正好挨近洞庭湖,与湖南地界隔湖相望,算不上多么繁盛,只是比普通的镇子要富饶几分,我们到达湖边的时候,我发现网上的图片与实际地形有着很大差别。

    网上的图片显示这处地方东西两侧有两座大山,然而,我们到达时,却发现两座山的位置有些偏了,严格来说,应该处在东北、西南两个方向,那郎高问我,这样会不会影响整个墓穴走向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就风水而言,地址位置偏一些肯定会影响墓穴走向,不过,只要在挖墓穴时,将墓穴的面向以及整体构造稍微动下手脚,这种影响不大。

    当下,我对郎高说出心里想法,就让他在当地找一名熟悉水性的村民,他问我找村民干什么,我说,先打听一下这湖边的事。

    那郎高哦了一声,二话没说,立马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待他走后,我先是蹲在湖边朝东北、西南两座大山看了一下,感觉这两座山还行,东边要比西边高一点,真正让我郁闷的是,这处地方的湖水与洞庭湖连在一起,也就是说,这湖水绝非有情水。毕竟,横跨两省的大湖不可能没死过人。

    一旦死过人,那湖水便算不上有情水,我怕葬在这里,会让死者的煞气变得更重,毕竟,有些东西,我们八仙也看不准,与真正的风水师相比,我们只能算略懂皮毛。

    在原地驻留了一会儿,那向水琴好几次想开口说话,最后也不知道为什么,并没有开口,而是疲惫的坐在地头。

    随后,我掏出罗盘,在附近看了起来,就发现这地方的磁场有些问题,先是罗盘的磁针跳动十分频繁,后是罗盘的磁针干脆停在那,一动不动,这让我好奇心大起,按照以往找墓穴的经验来说,磁针要么转动的十分有规律,要么转动的十分频繁,像这种一会儿停一会儿频繁转动,倒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翻出老英雄给我的那本阴宅手札看了一会儿,就发现手札上有一句话,形类百动,葬者非宜,四应前按,法同忌之。

    一看这话,我一愣,按这意思,遇到这种情况,恐怕绝非好事,甚至可以说,此地是大凶之地,一旦将死者葬在这附近,不但不能达到消除死者身上的煞气,反倒会让死者在这处地方睡的不安心。

    说白一点,这处地方没有我想象中好,更不能将死者葬在这处地方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内心有点失落,从十堰千里迢迢赶到这边,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,当真应正了一句话,想象无限好,现实却残酷。

    当下,我把这处地方的一些情况跟那向水琴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听后,在我身上看了一会儿,沉声道:“你意思是白来了?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了笑,点头道:“可以这样说吧!”

    她白了我一眼,说:“先前登机的时候,就跟你说过,网上的东西不可尽信,现在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我微微点头,昨天登机的时候,那向水琴问我怎么会想到去洞庭湖,我当时将网上的图片告诉她,她让我不要去,说是网上的东西不可信,让我在附近另外找处地方。

    没想到的是,现在真的中了她一句话,这让我觉得有些对不住她,毕竟,这一路走来,花销不算少,特别是那三张机票,花了近4000。

    我愣在原地,也不好接话,好在这个时候郎高领着一名村民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村民看上去四十来岁的年龄,西瓜子脸,眉毛特别浓,一看就是个暴脾气,我立马走了过去,朝村民寒暄了几句,就问他:“大叔,向您打听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那村民好似挺好说话,笑了笑,就说:“小伙子,我已经知道你们的目的,这样说吧!想要找墓穴,这地方绝对不合适,不过,我家有处地方应该挺适合做墓穴,只是…价钱方面可能要贵一些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瞥了郎高一眼,意思是问他有没有把我们的情况跟这村民说出来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。

    见此,我放下心来,就对那村民说:“您放心,只要地方符合我们的要求,价钱好说。”

    那人一笑,立马说:“行,你们随我来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来时的路走了过去,留下我、郎高、向水琴三人面面相觑,也不敢动脚步,主要是我们跟这人不熟,万一要是坑我们的,我们跟着他去,这不是往火坑里跳么?

    “大哥,这人可靠不?”我朝郎高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没有直接回答我问题,而是扭头看着向水琴,问道:“你看的人多,你觉得这人怎样?”

    “应该只是贪财了一些,不至于谋财害命。”她不确定的说。

    那郎高嗯了一声,说:“九哥,我跟水琴想法一样,这人应该只是贪财了一些,不算太坏,要是他家那地方真的符合,咱们不如跟他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也没说话,毕竟,我们已经来了,总不能白跑一趟吧!便领着郎高他们追上那村民脚步,打算跟那村民去看个究竟。

    路上,我向那村民打听了一些关于他说的那地方。

    他告诉我,他说的那地方绝对符合我们的要求。

    我问他原因,他笑了笑,说看到地方就知道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