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30.第930章 五彩棺(42)
    “这流水池肯定不行了,为今之计,我建议去洞庭湖,只是,不知道主家怎么想!”我朝郎高解释一句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内心特别倾向去洞庭湖,主要是那边的风水真心不错,能让死者入土为安,若是葬在这附近的话,我估摸着短时间内不会出问题,时间一旦长了,肯定会突生变故。

    那郎高哦了一声,将眼神抛向跪在不远处的宋华,好似想说什么,最终叹了一口气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有话就说,咱俩之间,没必要讲究什么!”我低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九哥,那我实话跟你说,我对宋华没半点好感,直觉告诉我,这人心计颇重,看似什么事都要经过他媳妇同意,实则作主的绝对是他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咱们八仙只是负责丧事,至于主家为人如何跟我们没半点关系,于我们来说,我们干活,主家给钱就行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苦笑一声,说:“咱们眼下的任务是替死者找到墓穴,其它事不重要!”

    那郎高听我这么一说,点点头,说:“九哥,我只是告诉你,别太信宋华的话,还有就是尽量早些搞定这场丧事,我怕时间久了,会出事。”

    我深知他担忧的事,说了一句好,便径直朝杨言他们走了过去,而郎高则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,要是没猜错,他应该是在报警。

    来到杨言面前,我让杨言先送宋华回去,那宋华也不知道咋回事,死活不肯走,说是他表弟因他而死,他必须陪着他表弟,直到他表弟入土为安。

    要是没有郎高先前的话,我或许会认为这宋华重情重义,但是,现在么,我只觉得这宋华或许在演戏,就说:“那你父亲的丧事咋办?”

    那宋华一愣,支吾了一会儿,也不说话,这让我更加确定郎高的话,也懒得跟他废话,让杨言先拉他回去。

    杨言好似明白我意思,一把抓住宋华,就说:“宋先生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像变戏法一般掏出注射器,又弄了一点什么药水,逮着宋华就是那么一下刺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到一分钟时间,那宋华立马晕了过去,在晕倒之前,他眼神一直盯着我,令我疑惑的是,他眼神有些奇怪,隐约有些血丝,特别是眼珠边上,血丝特别多。

    “九哥,还有事没?没事的话,我先送他回去!”杨言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:“行,你先回去,对了,等会你别过来了,让宋华他媳妇过来,另外,我跟大哥可能要出躺远门,你跟陈二杯守好死者的棺材,切莫让游书松在上面动手脚。”

    他一听,“你们要去哪?”

    “洞庭湖!”我没有隐瞒他,直接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带我一个呗!”他说。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我先前考虑过带杨言过去,但是,我实在不放心游书松在堂屋,我怕陈二杯一个人看不住他,还有便是陈二杯现在玩手机上瘾了,注意力肯定没平常集中,唯有让杨言在边上看着,我才放心。

    当下,我跟他解释一番。

    他听后,也没说啥,背着宋华朝村内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他离开后,郎高正好走了过去,他朝四周瞥了一眼,问我:“九哥,你尸骨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先让警察查清这事吧!我们是外人不好插手,至于尸骨,他父母应该能处理好!”

    我一边说着,一边蹲了下来,将尸骨一一捡起来装进蛇皮袋,又在边上烧了一些黄纸、清香,说了一大堆好话。

    弄好这一切,那郎高问我,先前所发生的一切,是不是跟这些尸骨有关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不好回答,就说,“可能是,可能也不是!”

    随后,我们俩在尸骨边上坐了下去,又聊了一些关于罗小田的事,大致上是聊,谁弄死罗小田,又是谁这么狠心割肉喂狗,抛骨池塘。

    大概聊了十来分钟的样子,不远处传来一阵响动,我扭头一看,是警察,有十来个,领头那人四十来岁的年龄,看上去挺正气。

    我们站起身,朝那些警察迎了过去,又将事情大致上跟他们说了一声,就让他们把怀疑对象定在宋华以及宋广明几兄弟身上。

    那警察挺好说话,朝我们道了一声谢,便让我们去派出所录口供,由于我们在替死者找墓穴,婉言的拒绝他们的要求,就说弄好丧事一定过去录口供!

    不一会儿工夫,那些警察拿着罗小田的尸骨走了。

    那些警察刚走,不晓得是巧合还是咋回事,那宋华的媳妇正好赶了过来,她或许从杨言嘴里知道要出远门,穿扮的还算时尚,上身一件淡蓝色的衬衣,隐约能看到内衣带,下/身是一条紧身的黄/色裤子,手里提着白色的手提包。

    一见我们,她脚下加快几步,走到我们面前,急道:“听杨大哥说,我表弟死了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也没说话,反倒是郎高在边上不冷不热的来了一句,“是啊,听说是被你叔伯们弄死的。”

    她一愣,就说:“不可能吧!我叔伯们那么善良,怎么可能会干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我跟郎高对视一眼,不对啊!先前她老公可不是这样说的啊,怎么到了她这里,却变了一种说辞,我问她:“那你觉得会是谁干的?”

    “我老公干的!”她扭头朝四周瞄了一眼,低声道:“几天前,我听我老公在家里嘀咕,说是要想办法弄死小田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懵了,这女人跟她老公是咋回事?怎么会出卖她老公,情况似乎越来越复杂了。

    按照正常夫妻来说,一般遇到这种事,媳妇绝对会极力为自己男人开脱,怎么到了她这里,不但不替自己男人开脱,反倒给自己男人招黑?

    我心中愈来愈疑惑,就问他:“你亲眼见到过?”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说:“没有,不过,我认为这事有很大可能是我老公干的,不,应该说,这事就是他干的。”

    玛德,活见鬼了,这女人咋回事?莫不是她跟宋华之间有啥仇恨?不对啊,开口一个老公,闭口一个老公,不像是有仇啊!

    可,她为什么要说这事是她男人干的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