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28.第928章 五彩棺(40)
    一闪过这念头,我浑身一个激灵,就觉得这一切过于虚幻,甚至可以说,这一切让人觉得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难道我没死?

    不对,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尸体被人装进棺材,怎么会没死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觉得脑袋有些乱,一阵阵头痛感传来,令我整个人处在一种特别微妙的环境。

    那种环境有股说不出来的感觉,若是愣要让我说出来,我会说,那环境似仙界,又似地狱,四周好多水雾,那种水雾特别淡,淡到肉眼无法看到,唯有用心才能感觉到水雾的存在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忽然想起游天鸣师傅的一句话,“切莫相信眼睛,要相信自己的心。”

    切莫相信眼睛!

    切莫相信眼睛!

    切莫相信眼睛!

    这句话在我脑海重复了三次,陡然,我好似抓住一丝契机,整颗心宛如吃了一记定心丸,怒吼道:“我没死!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好似听到了自己的声音,猛地睁开眼,我看到了一丝阳光晒在身上,异常的柔和,扭头一看,杨言跟郎高站在我边上,那杨言左手牵着一条黑狗,右手牵着一头老水牛,而郎高则将宋华双手反在后面,一头老母猪慵懒的躺在地面,身上绑了好多红绳。

    一发现这个,我不敢确定眼前是幻觉,还是真实,只好朝郎高说了一句,“打我一个耳光!”

    他好似没明白我意思,就问我:“九哥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打我!”我再次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愣了一下,抬手在我肩膀重重地捶了一下,一股疼痛感传来,这让我稍微松了一口气,又让杨言捶了我一下,结果跟郎高打我的感觉一样,有疼痛感。

    我还是有些不放心,又咬了自己舌头几下,让我兴奋的是,每次咬舌头都能传来一阵疼痛感。

    这一现象让我整个人差点跳了起来,没死,没死,我真的没死。

    我一把抱住郎高,或许是太激动了,我脑抽的在他脸上亲了,这让郎高跟杨言莫名其妙的瞪了我一眼,说:“九哥,你干吗呢?老子不搞基!”

    “滚!老子也不搞基!”我兴奋地回了一句,双手紧紧地抱着他,眼角有些湿润,我深知刚才的一切,绝非幻觉,而是一种心智的考虑。

    说白点,假如我相信自己死了,或许就会真的死了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,也不知道这流水池到底存在什么问题,就知道刚才经历的那一切,似真非真,似假非假,或许就如一句话说的,真亦假来,假亦真,真真假假虚实难辨!

    经过短暂的兴奋,我瞬间冷静下来,先是瞥了一眼被郎高抓着的宋华,后是瞥了一眼流水池,心里一沉,就问郎高,“我刚才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也没做啊!”郎高嘀咕一句,在我身上看了一会儿,说:“你先前安排我们离开后,大概过了半小时的样子,我跟杨言回来,就发现你站在岸边,一动不动,我们叫你,你也不说话,推你,你也不动,就好似被人点了穴一样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稍微想了一下,从郎高的话来看,刚才所经历的事,应该是一种心魔,让我疑惑的是,我哪来的心魔?难道是这流水池的缘故?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再次朝流水池看了过去,就发现水面正中央的位置依旧漂浮着头颅骨,奇怪的是,那头颅骨边上好像有一些水藻,那些水藻的颜色有点怪异,像是天空蓝那种颜色。

    “我先前有表情反应没?”我朝郎高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有!你脸上有一抹很奇怪的笑容,有点像…像…死人脸上那种安详!”

    郎高说这话的时候,表情格外怪异,就问我:“九哥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也没说话,脑子则不停地问自己,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?难道是游书松在搞鬼?又或者说是流水池的头颅骨在搞鬼?

    想到这,我本来想直接把头颅骨捞上来,哪里晓得,那宋华陡然尖叫一声,四肢好似中邪一般,猛地从郎高手中挣脱出来,跪在地面,朝着流水池就喊,“表弟,是我对不起你!怪我,都怪我!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明白他意思,正准备开口,那郎高冲我摇了摇头,示意我不要说话,就听到那宋华继续说,“我不该给叔伯们出主意,更不应该将你骗过来,怪我,都怪我!”

    说完,他猛地朝地面磕头,连头皮都磕破了。

    我跟郎高对视一眼,在他眼神中,我看到一丝疑惑,想必他跟我一样疑惑宋华的话。这也没办法,任谁陡然听到这样的话,都会产生疑惑,我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随后,那宋华一直跪在地面,我们拉他也不起来,大概过了十来分钟的样子,那宋华好似好了一些,整个身子疲惫的瘫痪在地面,嘴里不停地说,“表弟,是我对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中疑惑更重,什么意思?难道水面漂浮的头颅骨是他表弟的?

    不对啊,他表弟只是绑了,并没有遇害,退一万步来说,就算他表弟真的遇害,这才几天啊!顶多是尸体臃肿,发臭,绝对不会变成白骨。

    我将心中的疑惑了朝宋华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抬眼瞥了我一眼,抽泣道:“他被那些老东西削了**,只剩下一副白骨!”

    “啥,你说什么?”我有些不敢相信他的话。

    就听到他继续道:“前几天,那些老东西找我姑要钱,我姑没给,他们就放狠话,要将表弟弄死,还要拿表弟的肉喂狗,再把表弟的骨头扔进池塘,我…我以为他们只是说狠话,没想到…没想到…他们…他们居然真的狠下心干了这事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只觉得心里冒出一股无名之火,愈烧愈旺,眼瞧就要暴走了,那郎高一把摁住我肩头,说:“九哥,切莫听信片面之词,那宋广明兄弟几人只是农民,他们应该干不出这种事情,倒不如先将那头颅骨弄上来,再找法医鉴定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他说的挺有道理,这宋华的话绝对不能彻底信,就将眼神瞥向杨言,问道:“你懂骨鉴么?”

    他点点说,“懂一些,听过头颅骨能看出死者的年龄。”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立马找了一根竹杖,就打算将那头颅骨弄上来,让我奇怪的是,每次用竹杖去捞头颅骨,那头颅骨却像莫名其妙的朝另一边游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让我感觉这件事恐怕不简单,便将老水牛、老母猪赶下水,又让郎高帮忙将那黑狗弄死,泼了几碗黑狗血进流水池。

    那郎高好似不明白我的动作,就问我:“九哥,这黑狗血我懂一些,只是,为什么要将老母猪跟老水牛赶下水?”

    ps:这几天中秋送礼,更新慢了一点,过后补上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