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26.第926章 五彩棺(38)
    那郎高跟杨言好似没想到我会这样说,面色微变,在我脸上盯了一会儿,郎高说:“九哥,我怎么感觉你有点不对劲?”

    “滚!”我沉着脸,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九哥!”他俩同时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急了,我是真的急了,这俩人要是还不走,搞不好会遇到生命危险。至于原因,那是因为在跟他俩说话的时候,我感觉到手臂上漫开一种很奇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的里面,直觉告诉我,这种感觉绝非好彩头。

    为今之计,只有先安排他俩离开,一则是想让他们去追宋华以及拿工具,二则是我对接下来的事,没半分信心,留他们在这,只会拖累他们。

    “九…”郎高支吾一句。

    “九什么九啊!快去追人啊!”我再次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那郎高微微一愣,在我脸上盯了一会儿,陡然开声道:“九哥,你等我们!”

    言毕,他撒腿朝宋华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,杨言在后面喊了郎高几声,郎高头也没回,说:“长毛,快,回去拿东西!”

    那杨言在原地伫立了一会儿,最终朝我说了一句,“九哥,等我!”便朝上河村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他们离开,我松出一口气,定晴朝手臂看去。

    陡然,手臂上的疼痛感愈来愈强,更为恐怖的是,我发现我手指关节的位置,居然逐渐变黑,慢慢地那黑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手背蔓延过来。

    我有些害怕了,这特么到底怎么回事,先是彻骨的冰冷,现在又是黑色,这…这流水池到底怎么回事?难道眼前这一切跟先前的头颅骨有关?

    我一咬牙,举起另一只手朝手背上探了过去,不待触碰到手背,那黑色蔓延的速度愈来愈快,不到几秒钟时间,我整个手背已经被黑色完全覆盖,令我害怕的是,那黑色并没有停下来,而是继续朝手臂蔓延过来。

    “草!”我大骂一句,另一手压了过上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身后传来一阵呵啝硌啝硌的声音,扭头一看,我懵了,只见,流水池内一只头颅骨在水面欢快地游着,时而左,时而右。

    玛德,这什么破地方,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我满脑子疑惑,就觉得来流水池不是一个明智之举,早知道应该说服宋华直接去洞庭湖,哪里那会遇到这种怪事。

    想归想,但是,眼下的情况还是解决。

    当下,我脑子飞速的转动着,一直在想怎么会这样。

    想了一分钟的样子,压根没任何头绪,甚至可以说,眼前这种情况有点莫名其妙,特别是水中的头颅骨,按正常现象来说,头颅骨不可能在水中自行游动,除非像先前一样,被鸡公拉着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定晴朝头颅骨看了过去,还真别说,当真让我发现了蛛丝马迹,那便是头颅骨上好像有一根非常细的铁丝。

    一看到那铁丝,再联想到先前鸡公身上的水草,这…这怎么回事?难道…水下有人?

    我猛地喊了一声,“哪个在水下,给老子滚出来!”

    静,死一般的寂静,就听到我的声音响彻在空中,而水中那头颅骨依旧欢快的游动。

    这一情况让我有些急了,到底怎么回事?是人?是鬼?

    我有些懵了,根本搞不懂眼前的情况,也不知道眼前这一切在向我表达什么,再次扭头看向自己手臂,就发现整条手臂已经一片乌黑,渐渐地,那黑色朝我脖子上蔓延过去。

    在这情况下,我有种等死的感觉,就想松手掉进流水池,让我纠结的是,手指还是松不开,只能任由自己吊在池塘边上,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黑色渐渐覆盖脖子、面庞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五六分钟的样子,我不知道自己浑身上下是否完全黑了,就知道眼睛能看到的地方,全是黑色,还有就是浑身有种说不出来的沉重感,就好像被人涂了一层黑色墨汁,又像是什么东西钻进了我体内。

    这两种感觉不停地交替,让我整个人的精神变得有些恍惚,更为可怕的是,我发现池塘内的头颅骨一直在水中游动,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趋向。

    忽然,整片天空暗了下来,一道闪电从天而降,划破了眼前的沉寂,旋即,一声惊雷在空中炸开,雨,宛如银剑疾射而下,狂猛爆戾地射向地面,似乎要把上天的怒意洗净,要把人的愤懑填平。

    这忽来的大雨,让我心中疑惑更重,都说清明时节雨纷纷,像这种暴雨,鲜少出现在清明时分,我知道,这场雨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
    雨,一直下,而我则一直吊在池塘边上,雨水不停地拍打在脸上,这让我原本恍惚的精神,变得稍微清醒一点。

    趁着这丝清醒,我猛地咬了一下自己舌头,剧烈的疼痛感,让我有了一点感觉,低头一看,流水池内一片宁静,毫无任何动静,就连雨滴落入池塘的动静也没。

    再也一看,流水池内又好似有动静。

    奇了怪了,到底是怎么回事呀?

    我死劲晃了晃脑袋,又腾出一只手,在脑袋上重重地敲了几下,奇怪的是,我感觉不到疼痛。

    幻觉?

    一想到这,我猛地想起游天鸣师傅跟我说过的一句话,那时候我跟小老大在抢丧事,游天鸣师傅说,不要相信眼睛,要相信自己的心。

    难道他早就算出我会遇到眼前的情况?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倘若这一切是幻觉,那么这幻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?来流水池时?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?

    想了一下,我再次咬自己舌头,让我纠结的是,这次咬舌头居然没任何感觉。

    玛德,就在几秒钟前,咬舌头还有疼痛,而现在怎么会没有疼痛感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只觉得整个人快疯了,再咬舌头,这次又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感。

    一连试了七八次,我发现咬三次舌头,有两次是没有疼痛感,有一次是特别痛,这让我根本分不清当地发生了什么事,甚至不知道眼前这一切是真是假?又或者是真假掺半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