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25.第925章 五彩棺(37)
    一发现这情况,我哪里顾得上电话,立马朝流水池看了过去,我懵了,恐怖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只见,那鸡公一头扎进水里,约摸过了三四秒的样子,那鸡公扑腾几下翅膀浮了上来,令我恐惧的是,那鸡公浮上来后,奋力朝岸边扑腾,它身后则牵着一副头颅骨。

    起先我以为看花眼了,死劲擦了擦眼睛,没错,那鸡公身后的确牵着一副头颅骨。

    玛德,我暗骂一句,定晴一看,那头颅骨上面好似缠着一些水草,随着鸡公的游动,那头颅骨朝岸边飘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快,捞上来看看!”我朝郎高喊了一声,在附近找了一根木棍,将那鸡公捞了上来。

    原本我是想,把鸡公捞上来,那头颅骨肯定也会跟着捞上来,令我郁闷的是,刚把鸡公捞上来,那头颅骨居然砰的一声,直接掉进水里。

    这让我们所有人有些束手无策,你看我,我看你,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静了十几秒的样子,那郎高说:“九哥,这流水池哪来的人骨?”

    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主要是我在这边待了大半年,也没听人说这池塘死过人啊!就把眼神抛向在发愣的宋华,问他:“你是本地人,有没有…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宋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先是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,后是尖叫一声,“不可能,不可能,不可能是这样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不太明白他意思。在农村,很多池塘都有死过人,特别是这种野外的池塘,一些人淹死在里面,家人又不知道尸体在哪,久而久之,尸体便留在池塘内,再经过长年累月水流的冲刷,只剩下一副骨骼,这不算怪事啊!

    当下,我拉了他一下,又问他:“你倒是说话啊!这流水池死过人没?”

    他声音陡然提高了几分,尖叫连连,刺得我耳膜有些生疼。

    这下,我更加疑惑了,哪里晓得,那宋华像发神经一样,先是死劲拍了自己脑袋几下,后是朝上河村那个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我急了,伸手一拉他。

    他猛地转过身,抬手就推了我一把,他这一下推的很突然,我脚下一个不小心朝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这一退,我只觉得脚下一空,整个身子猛地掉了下去,慌忙之中,我双手猛地朝上抓了过去,幸运的是,我刚好抓住岸边的草皮,正准备喊郎高拉我一把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忽然感觉岸边好像站着一个人,抬眼一看,除了郎高他们,并没有外人站在那,更为怪异的是,我感觉周遭的空气好像低了几分,特别是抓住草皮那只手,就好似被什么冰块盖在手背。

    这让我有些慌了,猛地喊道:“本尊乃太上老君亲传弟子,哪个不开眼的小鬼敢在太岁头上动土,不想活了!”

    喊完这话,那郎高跟杨言总算反应过来,蹲下来就要拉我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要碰到我手臂时,我手臂忽然传来一阵钻心的痛,就好似被人拿什么利器刺了一下。

    瞬间,那种疼痛感从手臂上逐渐散开,不到三秒钟时间,我浑身一阵难受,宛如被万针同时刺在身子上。

    草,我大骂一句,正准备开口,手臂上再次传来那种钻心的疼痛感。

    我慌了,猛喊,“郎高,拉我!”

    那郎高估计也是急了,伸手就要拉我,奇怪的是,我手臂与他手臂相差只有一公分的样子,无论郎高怎么伸手,愣是伸不过来,就说:“九哥,好像有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从刚才的现象来看,这流水池的确有古怪,先是鸡公莫名其妙投水,现在又闹这么一处,要说没古怪,打死我也不信!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我整个身子朝下坠了一下,低头一看,离水面还有三四公分的样子,我一想,这流水池横竖不过三米的样子,应该不太深,掉下去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正准备松手。

    忽然,我好似看见一双手拉着我,那手格外青,有些泛黑,手背上有个肉痣,在肉痣上面有根很长的黑/毛,定晴一看,什么也没有,有得只是一块草皮。

    见鬼了。

    我暗骂一声,手指渐渐松开,奇怪的是,我手指好似被什么东西抓住一般,根本张不开,隐约能看到手指上面有些凹下去。

    这种凹,就像平常被人抓住手臂那种凹,而手指上的皮肤则朝一边斜了过去。

    发现这一现象,我脑子只有一个想法,遇诡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猛地呼出一口气,尽量让自己心态平静下来,而郎高跟杨言俩人则在岸边焦虑的很,不停地说:“九哥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待心态稍微平静了一些,我立马对郎高说,“大哥,你去追宋华,别让他跑了!我怀疑这流水池可能跟他有关!”

    说着,我又对杨言说:“长毛,你回上河村找一只黑狗、一头母猪,若有可能最好再牵一头老水牛过来,记住,一定要老水牛,黄牛就没必要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郎高跟杨言同声道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就对他们说:“应该是先前那头颅的魂魄在作怪,又或者是这处地方磁场有些问题。不过,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他俩再次同声道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“放心,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们,快去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一句话,我是喊出来的,主要是直觉告诉我,这事绝对跟宋华有关系,要是让宋华跑了,天知道这后面会发生什么事。

    他们俩听我这么一说,犹豫了一会儿,最后是郎高开口道:“九哥,你确定你一个人能搞定?”

    “废话,就算我不能搞定,你们俩留在这,能干嘛?”我吼了一声,我怕郎高再问下去,就说:“走啊!留在这里干吗?要我请你们去追人吗?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担心他俩再犹豫下去,脸色沉了下去,故作恶态,“你tm倒是走啊!留在这里干吗啊!你们是想眼睁睁的看着我淹死,还是巴不得我早点死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