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24.第924章 五彩棺(36)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想也没想,脱口而出,“两湖交界处的洞庭湖!”

    “洞庭湖?”宋华疑惑道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解释道:“前几天我看过地图,洞庭湖边上两座山,再以洞庭湖为水,正好符合两山夹一水!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别开玩笑好吗?你知道我们这离洞庭湖多远么?少说点至少550公里,多说点,估计有600公里,你让我把家父葬到洞庭湖边上,大哥,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!”

    那宋华急的跳了起来,指着我就要开骂了!

    “九哥,咱们考虑问题能实际点么?把死者葬那么远,别说棺材怎么抬过去,就说清明节,总不能让主家到几百公里以外的地方祭拜吧?”

    那郎高在边上也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在考虑那个地方的时候,我想过宋华会有这种反应。但是,我前段时间问过不少当地人,就问他们附近有没有两山夹一水的地方,他们给出的答案都是那句话,没有!

    后来,实在无奈了,我翻出地图查了一下,后来又在网上看了不少照片,就觉得将死者葬在那最为合适,特别是宋华给了生辰八字后,结合那边的风水,我仔细算了一下,那处地方与死者、宋华家人的八字,完全吻合。甚至可以说,只要让死者葬在那,这宋华的运气绝对会好转,指不定还能凭着那处地方发家。

    那宋华见我没说话,急了,就说:“陈宫主,这事万万不成,必须将家父葬在上河村一公里以内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那地方能让你发家呢?”我淡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面色一变,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说:“真的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“结合你们家的生辰八字来看,那处地方挺适合下葬死者,若是一般人葬在那,倒没啥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多大的把握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五五之数!”我跟他说了一句大实话,主要是我没去当地看过,根本不知道那位置具体情况怎样,也不知道网上那些照片是不是真实的,又或者,那边的山势现在有没有改变。

    毕竟,风水这东西,无时无刻在变化着。

    他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掏出手机给他媳妇打了一个电话,大致上是将我的话原封不动的传达给他媳妇,就问他媳妇有啥看法。

    大概等了一分钟的样子,那宋华微微一笑,就问我:“陈宫主,倘若将家父葬在那处地方,大概需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我大致上算了一下,说:“要是那边不同意下葬,你得买山,若是那边同意,估计要十万左右!”

    我说的实话,从这边将尸体弄到洞庭湖那边去,光路程估计要走七天左右,这中间会产生一些列费用,更为重要的是,我们八仙抬一口棺材走几百公里,这费用肯定要贵。

    “要是买山呢?”他又问!

    我不确定地回了一句,“五十万到一百万吧!具体数字,得跟那边商量!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!”他嘀咕一句,再次给他媳妇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这次通话时间很短,只有十几秒钟,听到你宋华说,“太贵了!还是在这附近找一处好地方吧!不求大富大贵,能让家父在阴间过的轻松就行了!”

    我本来想再说几句,那郎高朝我罢了罢手,意思是让我别说了。

    我懂郎高为什么会这样说,他估计是想到游书松掺合这场丧事,要是下葬的地方过远,便是给游书松更多的机会。

    坦诚说,我希望将墓穴弄远点,这样以来,不但给了游书松机会,同样,也给了我弄死游书松的机会!

    可,现在宋华已经说了,不需要,我也不好再说,便点点头,领着他们朝西边走了过去,要是没猜错,我记得西边有口流水池,离上河村没多远。

    路上,我们一行人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十来分钟的样子,我们来到流水池边上。

    这池塘不大,横竖不过三米的样子,东西两侧有座微微凸出的土堆子,南北两面则是种满了杨柳树,在杨柳树是边上有一条小河,河面宽约一米的样子,河水源源不断地涌入这流水池。

    在流水池的西边有一口缺口,正好将流水池多出来的水朝下游流了过去,这导致流水池的水不停地变化。用风水的话来说,这流水池内的水是活人,正好符合了两山夹一水的水。

    问题是水有了,却没有两山。

    我之所以带他们来这,就是想从东西两侧的土堆子上面动手脚,说白点,我想利用人工造两座小山出来。

    当然,造出来的山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山,而是纸山,下葬后,再将这纸山烧了。

    这样做的话,有一个弊端,那便是,这处地方没有任何风水可言,只能利用纸扎的山压住死者身上的煞气,让死者身上的煞气随同这流水池内的水流动,久而久之,化解死者身上的煞气,以达到夫之水行,水之分也,离其所分,推其册之起止。

    我将这种想法跟宋华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跟先前一样,他自己拿不定主意,而是给他媳妇打电话。

    几秒钟过后,他挂断电话,对我说:“这办法真的可行?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心里没底,主要是造假山这种事,我还是第一次做,就跟他说了实话,“可能行,也可能不行!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掏出手机又想打电话,我立马说:“行了,把电话给我,我跟你媳妇说!”

    说完,我也顾不上他同意没,从他手里拿过电话,打开最近通话记录,直接拨通第一个电话,不到三秒钟时间,电话通了,我说:“这办法成功率不高,主要是考虑到假山的高度以及纸扎技术,还有就是后人对死者孝意,若是这中间任何环节出现问题,这地方算是废了,只能再寻它处!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愣了一下,说:“陈宫主,我一妇道人家也不懂那些东西,你自己看着办吧!只要能让公公在阴间过得好就行,至于钱财,我们还是有点!”

    我不懂她这话的意思,什么叫让我看着办?要是真让我看着办,我绝对会选择去洞庭湖,一则那地方对死者以及死者家属好,二则去洞庭湖,我有办法弄死游书松替苏梦珂报仇!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说:“去洞庭湖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不待电话里传来声音,宋华手里抱的那只鸡公居然有了一丝反应,奇怪的是,那鸡公先是嗷嗷地叫了几声,猛地挣脱出去,朝流水池跳了下去!

    活见鬼了,这鸡公遇啥事了?居然要自杀?

    一发现这情况,我哪里顾得上电话,立马朝流水池看了过去,我懵了,恐怖的事情发生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