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23.第923章 五彩棺(35)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没有理他,领着郎高跟杨言就准备出堂屋,让我纠结的是,那宋华站在棺材边上,先是看了我一眼,后世看了游书松一眼,好似在权衡什么。

    “放心!我已经知道这么一处地方了!”我朝宋华说了这么一句话,径直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宋华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刚出门,他就问我:“你说的那处地方在哪?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而是瞥了一眼堂屋内游书松一眼,意思是,那游书松在这,暂时不方便透露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也没问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一行人出了村子,大概走了七八分钟的样子,一行人出现在我们眼前,大概有七八个,领头的是唢呐匠游天鸣。

    一看到那游天鸣,我忽然想起,昨天是让他今天一大清早过来,怎么会磨磨唧唧到下午?

    当下,我脸色有些不喜,就问他:“怎么现在才过来?”

    他尴尬的笑了笑,解释道:“是这样的,师傅说,你们今天绝对办不成丧事,让我下午过来就行,他还说快进村的时候,会遇到准备出村的你,他让我给你带一句话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有些懵了,他师傅怎么知道今天办不成丧事?更为重要的是,他是怎么知道游天鸣进村时会遇到出村的我?这…这如果是巧合,倒也好说,倘若是他师傅算出来的。

    天呐!

    他师傅还是人吗?甚至可以说,我是第一次遇到算这么准的人。

    那游天鸣好似发现我面色不对,笑道:“陈宫主,无须诧异,我师傅不但是唢呐匠,更是梅花易数的当代传人,他老人家擅长推算,他所说的一切,全是根据梅花易数推算而来。”

    梅花易数?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这名字好似在那听过。

    等等,我记得老秀才在教我风水的时候,提到过梅花易数,他说梅花易数可以从声音、方位、时间、动静、地理、天时、人物、眼色、动植物等自然界的事物异相,作为预测的方法,从而可洞悉其先机,达到足不出门,便知世间事。

    以前老秀才跟我说的时候,我还以为他吹牛,就觉得这东西太玄幻了,要知道一个人怎么想,怎么做,完全是由个人自主行动所致,根本毫无依据。

    而老秀才当时给我的解释是,世界万物,归根到底,都可用八个数字来代表,那便是非常普通的乾坤八卦,乾一,兑二,离三,震四,巽五,坎六,艮七,坤八,风水师利用这八个数字看风水,而算命的则利用八个数字,推人的命运,还有一些则利用这个八个数字窥探天机。

    打个比方,用商铺代表乾坤八卦,有得人利用商铺卖衣服,有得人利用商铺卖快餐,至于这个商铺能赚多少钱,完全看个人的领悟。

    而乾坤八卦在各个领域跟商铺差不多,用老秀才的话来说,迄今为止,从未有一个人彻底领悟乾坤八卦。

    我曾问过老秀才,六丁六甲全篇与乾坤八卦相比,哪个更好。

    他当时给我的回答是,六丁六甲全篇只能算乾坤八卦的一个分支,哪怕是孔明毕生所学,也不过是乾坤八卦的冰山一角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那时候听着他的话,差点没给他跪了,就一直认为他在吹牛。

    而现在游天鸣的师傅,算是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。

    当下,我就问游天鸣,“他老人家让你带句什么话?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笑道:“八个字!”

    我示意他继续说。

    “地有四势,气从八方!”

    说这八个字的时候,那游天鸣语气格外沉重,好似在模仿他师傅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:“师傅说我资质不够,只适合吹唢呐,没让我学梅花易数,所以…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也没继续问他,而是琢磨了一下这八个字,应该是指风水地,四势?八方?什么意思?东南西北?乾,兑,离,震,巽,坎,艮,坤?

    应该不对,若是这么简单,他应该会直接说出来,没必要装的这么高深,那他这个四代表什么?八又代表什么?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实在是想不明白这八个字的意思,就想问游天鸣,哪里晓得,他直接来了句,“师傅说,让你自己悟!悟明白了,墓穴也找到了。另外,还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!”

    “好消息?”我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师傅说,那天你表现不错,虽说性子顽固了一点,但,很适合学梅花易数,他老人家想收你为徒,让你办完这场丧事去找他。”那游天鸣笑呵呵地说。

    这算好事吗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疑惑地看着他,说:“我有师傅了,不敢再乱拜师!”

    他一笑,说:“果真如师傅所料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我搞不明白他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师傅早已料定你会这么说,他说,无妨,只要你想学梅花易数即可,至于你师傅那边,他有办法解决,还有就是,他老人家再三强调,丧事过后,你无论如何也要去找他!说是,替你挡灾,破情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那游天鸣冲我笑了笑,转身朝上河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在后面喊了他好几声,他头也没回地罢了罢手,说:“师弟,记住师傅的话,地有四势,气从八方!”

    说完,他猛地扯开嗓门唱起了山歌!

    “清早起来把草鞋穿,赶着牛儿上高山…”

    听着这山歌,我特么也是醉了,也没再看他,而是瞥了郎高他们一眼,然后说:“走吧!我们先去找墓穴!”

    才走了几步,那郎高立马凑了过来,“九哥,以我之见,游天鸣的师傅好似挺牛掰的,你不考虑一下?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说:“一日为师终生为父,既然已经拜了师傅,另拜师傅的话,于礼不合,有背叛师门的嫌疑!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他叹了一口气,也不再说话,反倒是宋华在边上问了一句,“陈宫主,你先说心中已经有了地方,不知你所说的地方是哪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