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22.第922章 五彩棺(34)
    那宋华告诉我,他几个叔伯向来不和,一直视彼此为眼中钉肉中刺,这次为了他的钱,几兄弟联合起来打算坑他一把。

    至于他那表弟,他告诉我,他表弟叫罗小田,十四岁的年龄,小学刚毕业便在社会上混了。令人诧异的是,也不知道什么缘故,在外面混了两年,便混出一点名堂了,目前是某组织老/二,手底下好几十号人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觉得三观被颠覆了,现在的小孩都这么逆天么?还特么是某组织老/二,没猜错的话,他说的组织应该是带点黑/性质。

    “以他的身份,怎么会被你们给绑了?”我好奇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说:“那小鬼没想到自己亲戚会绑自己,只身一人来我们村子吊孝,被我那几个叔伯给…”

    对此,我也是无语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!”他忽然拉了我一下,问道:“正月剃头,真的会死舅舅?”

    我想也没想,就说:“谣言,这根本就是有心人造出来的,完全没任何依据!”

    他哦了一声,也没再说话,便吩咐他媳妇开始做早餐。

    我没在他家久留,随意的坐了一会儿,又问他要了一家人的生辰八字,然后告诉他,让他下午跟我一起替他父亲找口墓穴。

    那宋华满口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随后,我去了堂屋,把今天不办丧事的消息告诉郎高,又把我们一众八仙叫了过来商量丧事。

    那郎高问我:“九哥,你算过日子没?过完清明节适合办丧事么?”

    我掐指算了一下日子,过完清明节,也就是4月11号,是个黄道吉日,挺适合办丧事,就点点头,说:“适合!”

    “可,你不是说过,清明节死的人,最好是三天内抬上山么?”那郎高又问。

    我叹了一口气,“我也想啊!可主家他们不同意,咱们八仙能干啥?总不能不顾主家,自己替死者把这丧事给办了吧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心里苦涩的很,这就是我们八仙的悲哀,在丧事上面,必须得听主家,而我们八仙只负责提供意见,最终点不点头,还是主家说了算。

    当然,我们八仙提出来的意见,一般主家都会同意,奈何遇到宋华这么一家人,这才出现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那郎高见我表情不对,在我肩膀拍了一下,说:“艾!既然主家要求清明节过完,那咱们八仙便依他的意思呗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事情都这样了,我还能说啥?就让他们这几天一定要守在堂屋内,切莫大意。

    他们一一同意下来,说是这几天他们会守着棺材,寸步不离。

    这让我松出一口气,就让郎高、杨言、陈二杯三人下午随我去找墓穴,至于李建刚以及风调雨顺四兄弟,我让他们五人守在棺材前。

    商量好这一切,正好碰到宋华过来喊我们吃早餐。

    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,我们几一直待在上河村,大概是中午12点时候,游书松来了,奇怪的是,这游书松来了以后,啥话也不说,一直守着棺材。

    哪怕是吃中饭的时候,那游书松也一直守在那,就连中饭都是别人送到堂屋。

    我哪能不明白他意思,这明显是打算趁堂屋没人,对死者动手脚,我自然不能如他愿,便一直守在棺材边上,你看我,我看你,谁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下午三点样子,我、郎高、杨言以及主家去找墓穴,至于陈二杯,我留他在堂屋内守着棺材。

    按照我原本的意思是打算带陈二杯一起去,但是,现在游书松来了,而李建刚跟风调雨顺四兄弟,他们五人算是我们八仙宫的八仙。

    可,我跟他们的关系并不是很好,也不太懂他们人品到底如何,万一被游书松给收买了呢,只好留下陈二杯,也算是留个心眼吧!

    安排好这一切,我们几人准备了一些工具,就准备去找墓穴。

    那宋华一把拉住我,说:“陈宫主,咱们不带一只鸡公过去?”

    我疑惑的看着他,所谓找墓穴,其实就是找风水地,这关鸡公什么事,就问他:“带鸡公干吗?”

    他解释道:“我们这边的风水先生找墓穴时,都会带一只鸡公,据说找到好的风水地,将鸡公的头剁掉,等三秒,再扔在那地方,若是好地方,鸡公会站起来走几步,若是那地方不好,鸡公会直接挂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愣了一下,这种说法还是第一次听说,也没多想,就让他找了一只鸡公,然后提着鸡公在堂屋内做了一些小型的仪式。用宋华的话来说,提公鸡拜死者,是请死者上鸡公的身。

    这仪式很简单,用三柱清香、三张黄纸绑在鸡公脚上,然后用朱砂在鸡头上点一下,最后由主家抱着鸡公跪拜死者,嘴里说些吉祥话。

    大概捣鼓了十来分钟的样子,这仪式算是结束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有些事情,我也搞不清楚,就这么一个小型的仪式,居然让那鸡公有了灵气,从做完仪式后,无论我们怎么捣鼓鸡公,它愣是不动,即便郎高在它头上拍了一下,那鸡公连最基本的打鸣声都没有,这让我们几人大感神奇。

    不过,神奇归神奇,找墓穴还是不能耽搁,我们几人提着一些工具以及一只鸡公,径直朝堂屋外走了去。

    临出门的时候,一直未曾开口的游书松忽然叫住我,说:“陈九,祝福你找墓穴平平安安!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我下意识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!”他冷笑一声,然后对宋华说,“我听老一辈人说,清明节死的人,墓穴必须在水边,而且东西两个方位必须要两座高山,形成两山夹一水之势,还有便是东边的山要高于西边的山,而水则要活水,以有情水最佳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挑衅的看了我一眼,继续对宋华说,“宋老弟,我刚才说的你可记下了?要是找不到这样的地方,令尊在阴间恐怕会过得不好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明白他意思,他这是故意给我使绊子,就说:“你放心,这个我比你清楚!”

    他一笑,道:“清楚就好,切莫乱给死者找墓穴勒!小心遭报应!”

    我不想跟他说话,无论这游书松说不说,我都是打算替死者找这么一处地方,便对宋华说,“你放心,我心中已经有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不待话音落地,那游书松冷笑道:“笑话,这附近连山都没有,你凭什么说已经有地方了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