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21.第921章 五彩棺(33)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瞥了那宋广明一眼,就说:“鬼神这东西虚无缥缈,世上有无鬼神尚是两可的事,没必要为了一个虚无飘渺的东西,耽搁死者的丧事!”

    他抬头看了我一眼,笑道:“如此说来,为何你还专注丧事,为何还讲那么多礼仪?随便挖个坑埋了就行!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他这是告诉我,这世上有鬼的,也有勾魂这么一种说法。

    我说:“礼仪并不代表鬼神,代表是后人对死者的尊敬,代表的是一种心意,更是一种孝意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他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还想说什么,他朝我罢手道:“行了,别说了,丧事就这样定下来,若是你强行今日办丧事,我宋家四兄弟决计不参加这场丧事,任由你们怎么弄!另外,我要告诉你,出了村子那片稻田是我的,没有我的允许,谁也别想抬棺材从那经过!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明白他意思,站起身,走出门口,朝他说的那地方看了过去,脸色唰的一下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玛德,他说的那地方在村口,那位置只有一条羊肠小道,只够两个人挨着过,倘若抬棺材从那过的话,务必要从下面那块稻田过去,而现在那稻田已经种上了秧苗,最为纠结的是,整座上河村,那是唯一的出口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转身朝房内走了过去,说:“宋大叔,自古以来,丧事大过一切,抬棺材从那经过,应该不算过分吧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说:“陈宫主,你也看到了,那稻田已经插上秧苗,我全家上下都指望秧苗活命,若是就这样被你们抬棺材糟蹋,我全家上下今年吃什么?”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根本没话反击他。

    不过,我们农村常有借秧苗的说法,也就是到别人家借秧苗,实在不行,还可以到镇上买秧苗。而现在看宋广明的意思,他是决计不会这么干,绝对会跟我死耗到底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除非按照他要求来办,否则,就算我们办了丧事,明天早上的棺材也抬不出上河村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有种束手无策的感觉,就觉得姜还是老的辣,也不好说话。

    那宋广明见我没说话,笑道:“陈宫主,绝对不是我宋某人为难你,实在是宋华太忤逆不孝了,唯有这样,才能治得了他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也不想在这房子多待,匆匆地跟他们告了一个别,临出门的时候,我对那宋广明说,“宋大叔,每个人都有仙逝那一天,还望您老考虑长远一点!”

    我这话有威胁的意思在里面,是告诉他,最好别太为难了,你以后也会死,而这附近所有的八仙都属于八仙宫,我又正好是八仙宫宫主,完全有能力让他的丧事无人接。

    那宋广明好似听出我意思,笑道:“陈宫主,公道自在人心!”

    我没有再说话,径直走了出去,身后传来宋广明的意思,他说:“陈宫主,让宋华准备好寿衣,几天后,等他父亲来收他!”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也没搭话,直接去了宋华家里,把宋广明几兄弟的话对那宋华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那宋华听完我的话,一掌拍在桌上,怒声道:“玛德,什么玩意,那几个老东西为了钱财当真是脸都不要了!”

    我问他原因。

    他冷笑道:“也就那几兄弟能编出这种谎话,还特么中500万,你觉得我父亲有这么好的运气吗?你若是不信,尽可到彩票中心去查询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这话有道理,要是真中了彩票,去彩票中心一问就行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掏出手机,打114问了一下彩票中心的电话,直接问了一下上河村有没有中彩票,那边给出的答案是,最近并无人中奖。

    这让我紧绷的神经松弛了一些,就问宋华,“那他们说的五百万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那特么是我拿命换来的,是我的血汗钱,那几个老东西想分一杯羹!”说这话的时候,宋华语气特别激烈。

    相比宋华的激烈,他媳妇倒冷静不少,一直抱着小孩站在边上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这让我好奇心大气,这宋华的年龄比我大一点不多,按照农村普遍现场来说,16岁初中毕业,然后出去打工,这宋华估计也就21的年龄,五年时间赚500万?这…这…这有点不可思议啊!

    “你这五百万咋来的?”我问出了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我…”

    不待那宋华将话说完,他媳妇在边上拉了他一下,说:“这五百万是我们俩人在外面拼命赚的!”

    我一愣,拼命赚的?这话有猫腻,考虑到他们是主家,我也不好点破,就说:“既然你们有钱,为什么偏偏要我替你们出丧事费用?”

    说着,我脸色沉了下去,玛德,这是拿我当猴耍啊!

    那宋华尴尬的笑了笑,解释道:“是这样的,我以为我那几个叔伯不知道我有钱的事,没想到还是让他们知道了,故此,我…我便盘算着,让你先替我垫付,待丧事后,我定会加倍给你!”

    说着,他顿了顿,继续道:“财不外露的道理,我想你应该懂得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想了一下,从宋华与宋广明的话来对比,我发现这俩人谎言连篇,没一个人说实话,这让我十分纳闷,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主家,他们在隐瞒着什么事?还有就是他们的外甥被关在哪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对这主家当真是无语,就说:“那以你之见,你打算什么时候办丧事?”

    他想也没想,说:“就按照那几个老不死的意思,我倒要看看,待父亲回魂,到底是勾了我的魂,还是勾了他们的魂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显得信心满满,这让我愈发好奇了。

    随后,我跟那宋华在房内聊了几句,大致上都是围着宋广亮生前的事。让我没想到的是,从宋华嘴里,我知道了一些关于宋广明几兄弟的事,特别是在说到他表弟时,他的话让我整个人都有点懵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