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20.第920章 五彩棺(32)
    当下,我尴尬的笑了笑,也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那宋广明一见我笑了,好似更加确定心中的想法,就说:“陈宫主,这场丧事吧!我知道你们抬棺匠里面有些内斗,也知道你办这场丧事的目的,这样吧!丧事于清明节后第七天开始办!今天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急了,我来这就是找他们商量丧事,而这宋广明一口回绝了我的话,就对他说:“您老可能不知道死者的变化,我怕迟则生变!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说:“陈宫主多虑了,我活了几十年,什么场面没见过,只是一具尸体,能生什么变化,你是八仙,按照主家的意思去办丧事就行了,剩下的事,我们这些人自有主意!”

    说实话,这宋广明在说话方面挺有水准,三言两句便堵了我的后路,这让我根本不知道说啥,主要是他说的在理,我们八仙按照主家的意思办丧事就行了。

    可,眼下这场丧事,明显不能按照主家的意思来办,就说:“死者面部已经开始发生变化了,倘若再延迟下去,我怕…”

    不待我话说完,他罢了罢手,说:“陈宫主,不是我们不卖你们面子,而是我们有自己的苦衷!”

    “什么苦衷?”我下意识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深叹一口气,“家丑不可外扬啊!只怪家门不幸!”

    家丑?我记得主家也说过类似的话,这让我愈发好奇了,更为重要的是,他们为什么非要清明节后办丧事?难道真如主家说的,他们想敲钱?

    但是,从这宋广明说话的语气来看,他好似并不是为了钱吖!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脑子有些乱,再次感叹这一大家子太特么奇怪了,也难怪老王以前说,办丧事就怕死者兄弟姐妹们多。原因在于,兄弟姐妹们多了,意见很难达到一致,还有就是,兄弟姐妹对死者的感情有轻重之分,这直接导致一场丧事下来,显得格外不和谐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就问他:“为什么非要清明节过后才办丧事?”

    他笑而不语,反倒他边上另外一人开口了,那人说:“陈宫主,我们有难言之隐呐!”

    “什么难言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那人摇了摇头,叹声道:“我只能告诉你,别被宋华给骗了!”

    宋华?应该是主家名字。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诧异的瞥了他们一眼,那宋华说,他叔伯为了敲钱财,故意把丧事延迟到清明节后,而现在这些叔伯又让我别被宋华给骗了,这…这到底算什么?这两伙人到底谁在说假话?

    那宋广明见我愣在那,笑道:“陈宫主,那宋华是不是告诉你,我们是为了敲诈钱财,故意把丧事拖延?”

    我一愣,立马点点头,说:“对,他的确这样说!”

    他再次笑了笑,也不说话,那宋广福则在边上说,“玛德,真不知道广亮吃了啥冤枉钱,怎么会生出这种儿子,要是我儿子以后这样,老子非活埋了他不可,太tm给祖宗丢脸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!都不知道二哥当年做了什么缺德事,怎么会生出这种忤逆不孝的儿子!”

    “艾!都是命啊!”

    那宋广明几兄弟开始轮番感叹,大致上都是说宋华的不是,这让我有些摸不清他们的关系了,就问那宋广明,“那你们为什么要绑了自己外甥?”

    问出这话,我怕这几兄弟发火,立马加了一句,“当然,要是你们不方便说,我作为外人,绝对不会深问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在向他们传达一个消息,我是八仙,你们的家事,我不管!

    那宋广明好似明白我意思,朝门口瞥了一眼,示意宋广福去关门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门关上了,那宋广明在我身上盯了一下,缓缓开口道:“陈宫主,我可以告诉你事实真相,但是,你得替我们保密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我本来就不是大嘴巴,哪里有兴趣传别人的家丑。

    那宋广明见我同意,就说:“我怀疑广亮的死,与他儿子有关,甚至可以是他儿子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浑身一怔,不可能吧!那宋华的面相不像是毒辣之人啊!要知道亲手杀父这种事情,可不是闹着玩的,就问他:“你有什么证据!”

    “他爸前段时间,买了一张彩票,中了500万!”那宋广明低声道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500万?

    这好像不能说明什么吧!退一万步说,就算真的中了500万,宋华作为宋广亮的儿子,这500万早晚是他的,没必要弄死他父亲啊!

    那宋广明好似看出我的疑惑,继续道:“广亮生前与他儿子不合,与我们这些兄弟却是格外合得来,就是他死前的先天,曾向他儿子表示过,这五百万,他会拿300万分给我们几兄弟,剩下200万,一百万丢给自己养老,再拿50万改建上河村,剩下50万给他孙子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皱了皱眉头,我记得中了彩票,好似要打20%的个人偶然所得税,这看似五百万估计只剩下四百万的样子,再加上一些七七八八的东西,又要除掉几十万,到手估计只有300多万,按照他们这分法,完全不够分吖。

    更为重要的是,我发现这宋广明的话,漏洞挺多,500万分300万给他们这些兄弟?这好像有点不切实际啊!

    想到这个,我就问他:“那钱呢?”

    “被宋华取走了!”他说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对于这五百万的事,也不想再问下去,毕竟,这是他们的家事,还有就是那宋华说自己穷的很,连丧事费用都让我出,应该没取那钱才对!除非他在骗我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排除是这宋广明在骗我,至于谁说的是真话,谁说的是假话,我没兴趣,我的目的很简单,那便是今天办丧事。

    当下,我将先前的问题再次说了出来,“我想今天把丧事办了,明天送死者入土为安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那宋广明一口回绝了我,继续道:“听人说,人死后的第七天,死者会回来看看,我就要让广亮看看他后人是怎么待他的,顺便让广亮把他儿子带走!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那宋广明语气格外淡,好似在说一件与己无关的事情一般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