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15.第915章 五彩棺(27)
    那郎高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我意思是,最好按你的方式尽快处理这场丧事,免得夜长梦多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朝四周瞥了一眼,然后压低声音对我说:“九哥,刚才在堂屋,我已经发现死者的脸色不对,再这样下去,我怕…会尸变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倒吸一口凉气,尸变,这宋广亮才死不到两天时间,就问他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“尸体眼珠凸出,面色红润,奇怪的是,死者好像…好像还有心跳,就好像活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我没再继续跟他说话,撒开步子就朝堂屋内走了过去,玛德,要是郎高说的真话,这场丧事恐怕会闹人命案,要知道《六丁六甲葬经篇》上面有句话是这样说的,形势二者,皆以止伏为顺,飞走摆活为逆。顺则吉,逆者凶。势吉形凶,尤可希一日之福;若势凶形吉,则祸不待终日。

    这话的形势指的便是死者的面色,还是那句话,死者脸色越难看,对后人越好,死者脸色越好看,对后人越坏,而现在的情况是,死者不但面色好看,还特么有心跳。

    这…这…太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那郎高见我朝堂屋跑了过去,他在后面喊,“九哥,死者的心跳是一阵一阵的,有时有,有时无。”

    我头也没回的嗯了一声,立马跑到堂屋,还没进门口,就发现堂屋内都是一些熟悉的面孔,杨言、陈二杯、李建刚以及风调雨顺四兄弟。

    见我进来,那杨言好似想说什么,我没心情跟他说话,一个箭步来到棺材左侧,这棺材上面盖了一口棺材盖,只露出死者的一张脸,而死者脸上放了一张白纸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掀开白纸看看死者的脸,那郎高在后面说,“九哥,听人说,湖北这边忌讳掀白纸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各地风俗不一样,作为八仙自然要尊重当地的风俗。

    当下,我压下心中的想法,就让杨言跟陈二杯搭把手将棺材盖挪开。

    就在碰到棺材盖那一瞬间,我浑身一个激灵,这棺材盖格外冰冷,就像是刚从冰窖拿出来一般,我伸手摸了摸棺材前端的八仙桌,入手的感觉有些许温度,与棺材盖的温度差特别大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,同样是木质东西,同样放在堂屋内,咋气温差别这么大?

    莫不是…。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没急着掀开棺材盖,而是找了一些黄纸、蜡烛、清香烧在棺材前头的供盆里面,又对着棺材说了一堆好话,大致上是,事出有因,我想掀开棺材盖看看,还望死者莫计较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我、杨言、陈二杯三人将棺材开挪到一边。

    忽然之间,整个堂屋内的灯光闪了一下,紧接着,灯光剧烈地闪耀起来,就像酒吧的花灯一样,一闪一闪的。

    瞬间,整个堂屋内的气氛格外诡异,有股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九哥,咋办?”那杨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挪开棺材盖后,气氛就变了,莫不成死者在作怪?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从八仙桌上捞起一叠黄纸就朝空中抛了过去,然后朝棺材弯了弯腰,说:“弟子陈九,受主家之托,前来查看尸体,还望您老莫生气,若是有得罪的地方,您老切莫见怪,弟子陈九一定还您一个清白。”

    言毕,我再次朝棺材弯腰,令我失望的是,堂屋内的灯光还是跟先前一样,一闪一闪的。

    玛德,当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让杨言找了一个瓷碗过来,一把将瓷碗砸在地面,右脚重重地跺在地面,厉声道:“再作怪,老子活劈了你。”

    不说这话还好,一说这话,整个堂屋瞬间黑了下来,唯有棺材下面的长生灯散出一丝微弱的光芒。

    这让我大为不解,办了这么多丧事,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事,正准备让杨言拿菜刀,就听到堂屋外传来一道声音,是主家的声音,那声音说:“停电了,全镇停电了。”

    停电?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借着长生灯散发的微光,朝堂屋内打量了一眼,也不知道咋回事,总觉得堂屋内好似多了一个人,具体多了谁,我搞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弄点白蜡过来!”我朝堂屋外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好!”那声音应了一句,也没了下文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忽然感觉身后好似有动静,扭头一看,我身后是杨言、陈二杯,再后面一点是郎高、李建刚以及风调雨顺四兄弟,九个人。

    等等,九个人!

    不对,杨言、陈二杯、郎高、李建刚四人,再加上风调雨顺四兄弟,一共才八个人,怎么会是九个人?

    多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猛地一转身,就发现堂屋内的确是九人,其中一人站在堂屋左侧的墙壁边上,我看不清那人的脸,只能隐约看到轮廓。

    鬼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再次定晴看去,就发现那人影在堂屋内飞速移动,由于光线问题,我看的特别模糊,就拉了一下杨言,压低声音说,“数下堂屋内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八人!”不到五秒钟,杨言给了一个回答。

    八人?

    难道是我看花了眼?

    我死劲揉了揉眼睛,仔细一数,的确是八人,那刚才是?

    我有些慌了,刚才我看的很清楚,的的确确是九人,怎么一下子变成了八人?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主家点了一盏白蜡过来,将堂屋照的特别明亮,宛如白天一样。

    随着光线一亮,我立马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,尸体不见了,活见鬼了,刚才还在棺材内,怎么一下子不见了。

    我急了,我记得以前办丧事时,好似也遇到过尸体丢失,正准备找尸体时,那郎高忽然喊了一声,“九哥,你快看这里。”

    闻言,我顺着郎高手指的地方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,堂屋左侧的墙壁上侧卧着一个人,严格来说,是侧卧着一具尸体,那尸体一身寿衣,脚下踏着七星鞋,用背部面对我。

    一发现这个,李建刚跟风调雨顺四兄弟想喊,我立马朝他们打了一个眼色,示意他们不要说话,我则朝尸体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就在走到尸体边上的一瞬间,那尸体毫无征兆的扭过头,冲我邪邪一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