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13.第913章 五彩棺(25)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不可思议地看着老者,我记得乔伊丝的母亲乔秀儿说过这话,难道…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呼吸不由急促了几分,立马说:“您老是…”

    说着,我警惕的盯着他,紧了紧拳头,心中只有一个想法,只要他说是,我会立马作出反击。 毕竟,当初在抚仙湖的一切,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那老者好似看穿我打算,笑了笑,解释道:“你误会了,老夫与白莲教并无关系,而是与乔秀儿有些渊源,老夫手中这朵莲花正是乔秀儿送于老夫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乔秀儿送的?就问他:“那您老打算我怎样做?”

    “还是先前那句话,老夫希望你忘了抚仙湖的事,别对任何人提起,就连蒋爷等人,也切莫提起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顿了顿,继续道:“还有老夫与你的对话,切莫让外人知道,老夫只能告诉你,对你,老夫没有半点害人之心,而有的人对你也无半点害人之心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我与这老者萍水相逢,先前与小老大他们争丧事的时候,这老者或多或少有点偏向我这边,再后来,老者又说了一句尊重死者的话,这样的人应该不是坏人吧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点点头,就说:“我可以答应你,不过…,你得告诉我,你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也不再说,指了指天空,摇摇头,最后叹了一口气,站起身,看那打算是准备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有些急了,再次问了一句,“您老刚才说,有的人对我也无半点害人之心,不知这有的人是指谁?”

    他抬头瞥了我一眼,缓缓吐出三个字,“乔秀儿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我脱口而出,他要是说傅国华之类的人,我信,偏偏这乔秀儿我不信,在抚仙湖时,那老娘们差点没弄死我,关我在神坛下面时,我能清晰的感觉到那乔秀儿是动了杀心。

    “万事无绝对,真亦假来,假亦真。谁能看能清呢!人活着,顺其自然活下去就行了,想多了,累啊!”

    说罢,老者朝亭子外面走了过去,我想跟上去,老者朝我罢了罢手,说:“小九!坚持本心,别相信眼睛,相信你的心,特别是这场丧事,别被眼睛蒙蔽了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扬长而出,渐渐消失在茫茫夜色当中。

    看着老者的背影,我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,他到底是什么意思?怎么会替乔秀儿说话?而且听他的意思,那乔秀儿好像还是好人来着,不可能吧!那乔秀儿对我可是实打实的动了杀心?

    这样以来,问题来了,老者与乔秀儿是什么关系?莫不是…。

    闪过这个念头,我死劲晃了晃脑袋,不可能,他俩年龄相差这么大,怎么可能是那种关系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脑子闪过很多念头,都被我一一否定,就觉得脑子太乱了。

    想了好几分钟时间,我搓了搓脸,眼下最重要的是宋广亮的丧事,其它事情暂时先别想,好好办完这场丧事才对王道。更为关键的是,这次丧事有游书松的存在,必定要打起十二分精神,在不得罪死者的情况下,不动声息地弄死游书松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抬步朝镇上一家商店走了过去,那家商店专卖丧事用品,我在这边待了半年,去过那商店几次,而郎高他们应该也在那。

    约摸走了十来分钟,我发现商店大门紧闭,莫不是郎高已经去了上河村?

    当下,我掏出手机给郎高打了一个电话,那郎高说,他们在镇子牌坊下面租了一辆车,此时正在牌坊下面。

    我想也没想,立马朝牌坊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路上,我忽然想起这次丧事有些古怪,就想去家里取火龙纯阳剑。我记得韩金贵说过,火龙纯阳剑在遇到怪事的时候,能发挥作用,带在身上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于是乎,我给郎高打了一个电话,让他们先去上河村,我则去家里拿点东西,又招呼他在上河村一定要盯紧游书松,切莫让游书松动了手脚。

    那郎高嗯了一声,就说:“放心,只要有我在,游书松绝对动不了手脚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里松出一口气,郎高的为人我还是信得过,便在镇上租了一辆摩托车直接回湖北的家。

    我家离镇子有点远,大概有七八里的路,摩托车开了二十分钟才到,匆匆给了车费,径直朝家里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到门口,也不知道咋回事,我心里隐约有股不安感,这种感觉很奇怪,就像是什么东西丢了一样。

    玛德,不至于吧!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朝门口瞥了一眼,就发现这门好似被人开过,掏出钥匙,正准备开门,奇怪的是,钥匙只插了三分之一的样子,居然插不了,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我有些急了,用力将钥匙往里面推了一下,跟先前一样,压根插不进去,要是没猜错,锁孔应该被人塞了东西。

    玛德,难道家里失窃了?

    一想到失窃,我脑子只有一个想法,火龙纯阳剑被盗了。

    草拟大爷。

    我大骂一句,抬脚朝门头踹了过去,失望的是,这木门做的格外结实,哪里踹的开啊!

    一连踹了七八脚,门没踹开,反倒是门框的位置有些松动,想要开这门,估计只有一种方法,那便是用斧子给劈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,我也顾不上其它,立马到隔壁借了一把斧子,啥也没想,照着木门就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只听见‘砰’的一声响,好端端的一条木门立马分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撒腿朝放火龙纯阳剑的位置跑了过去,抬头一看,那火龙纯阳剑完好无损的摆在那,这让我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/口,还好没被盗。

    随后,我又查看了一番家里的东西,奇怪的是,什么东西都没丢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难道家里没进贼?

    不对啊,我记得出门的时候,我用钥匙锁的房门,当时钥匙能插进锁头,而现在的锁头却被什么东西给堵了,要说家里没来人,打算我也不信。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又在家里翻了一会儿,跟先前一样,没丢东西。最后,我将眼神定在火龙纯阳剑身上,一把抽出剑,我懵了,麻/痹,这哪里是火龙纯阳剑,而是一把非常普通的桃木剑。

    草,剑被偷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