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10.第910章 五彩棺(22)
    那郎高不愧是知客,先是数了一下在场的人员,连带游书松在内,一共98人,按照八人一桌来算,需要12桌多一点,再按照这边镇上的消费,一桌约摸300左右。

    那郎高或许是考虑到费用,把我拉到一边,说:“九哥,这一顿饭估计要吃你一个月的工资,要不,咱们按十人一桌来安排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在场这些人多数是老一辈,再加上千里迢迢跑过来替我撑场面,我自然不能亏待他们,哪怕借钱,这酒席还是要办的。

    当下,我对郎高说:“八人一桌,这是规矩!”

    那郎高好似还想说什么,我罢了罢手,示意他不要说了,便催他早点去镇上安排酒席,我随后就到。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也不再说话,领着他几个同学走了。

    待郎高走后,我先是领着蒋爷等人在八仙宫内转了一圈,给他们讲解了一下八仙宫的建筑模型以及以后的打算,又相互诉说了一下分开后的近况,直到7点的样子,那郎高给我打了一个电话,说是酒席已经安排妥当,让我领着蒋爷他们去就行了。

    八仙宫离镇上约摸三四里的路,总不能步行去吧!无奈之下,我让李建刚帮忙请了几辆客车,拉着我们一票人去镇上。

    在上车的时候,那宋广亮的儿子说是家里有事,吃饭就不去了,让我晚上11点去一趟他家,说是商量丧事。

    对此,我没留他,毕竟,丧事办起来特繁琐,特别是作为主家,更是忙得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待宋广亮的儿子离开后,我领着蒋爷等人直接去了镇上,值得一提的是,游书松一伙人以及先前的老者也去了。

    来到镇上,我们一行人先后进入酒店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酒店不咋样,装修只能用四个字形容,朴素至极,十二桌酒席便将整间酒店沾满,不过,镇上的条件就这样,蒋爷等人倒也没说啥。

    吃饭期间,我考虑到宋广亮的丧事明天就开始了,便让郎高领着一些人去置办丧事用品,至于钱财由郎高先垫着。我又考虑到游书松等人留下来的目的,怕他在死者身上动手脚,我让李建刚领着风调雨顺四兄弟先去上河村看着死者。

    安排好这一切,我与蒋爷他们一边吃着一边聊着,整个场面倒也显得热闹。

    这顿饭吃到晚上八点半的样子,那石柳等人说是有事需要先行离开,我婉言留了几句,她说,她来湖北这边有些事要办,不便久留,又让我考虑一下收她儿子做徒弟的事。

    人家刚帮了我,我哪里好拒绝她,就说,“等有机会,一定去万名塔,收你儿子做徒弟。”

    那石柳说了几句感谢的话,领着一票人直接离开了,当真是应了一句话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

    随后,郎高一杆同学先后提出离开,我本来想让南烟留下来,哪里晓得,那南烟一句话堵死我后路了,她说:“陈九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盘算什么,无非是想凑合我跟郎高,我告诉你,我跟他没戏。”

    丢下这句话,南烟直接走了,这让我觉得对不起郎高,本以为这次能给郎高创造一丝机会,谁知会是这种结果。

    待南烟他们走后,游书松等人也先后离开。最后留下,我,蒋爷、范老、竹林老人、吕神医、喇嘛、老者、游天鸣师徒、陆秋生、杨言以及陈二杯。

    我先是找酒店买了单,一共花了接近四千块钱,后是收拾了一下桌面,让蒋爷等人入席,最后又让老板给我们泡了一壶茶水。

    “师弟,你是否在纳闷,我们这次怎么全来了?”蒋爷端起茶杯抿了一口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对于蒋爷他们的到来,我甚是疑惑,打电话的时候,蒋爷还说不来,怎么一下子全来了。

    蒋爷笑了笑,解释道:“师弟啊!我也不瞒你,本来我们几人较忙,实在抽不出空,不过,听消息说,这场丧事关乎到南北丧事之争,我们几人这才赶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顿了顿,继续道:“流云道长等人也不知道在哪听到我会过来的消息,这才赶了过来,不然,以流云道长的姿态,怎么可能出现在这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立马明白过来,难怪流云道长会出现在这,敢情是听到蒋爷要来的消息,我又问他,“那…你们怎么会一起出现在这?”

    蒋爷笑了笑,将眼神瞥向边上的喇嘛,说:“这得问一明大师了!”

    我心中一愣,我记得蒋爷说过,一明大师是看在程小程的面子才会过来,也就是这一明大师跟程小程关系应该挺好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呼吸不由有些急促,就朝一明大师弯了弯腰,问道:“大师,不知程小程在西藏可好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双手合十,也不说话!

    我又问,“您能不能想办法将程小程救出来!”

    他再次点头,还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有些急了,程小程一直是我的心病,这也没办法,每个男人对初恋总有一些特殊的情感,毕竟,初恋代表着那些年的青葱岁月,正准备再问下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蒋爷朝我罢了罢手,说:“师弟,一明大师小时候受过创伤,不能言语,还是我替大师说吧!事情是这样,一明大师找到我们,告诉我们有办法将程小程从西藏弄出来,而我们几人都知道程小程与你的关系,自然会帮你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朝蒋爷等人一一感谢,示意蒋爷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蒋爷喝了一杯茶,清了清嗓子,解释道:“不出一个月时间,程小程能出现在你面前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有些懵了,但是想到去年蒋爷说过同样的话,最后没等到程小程,只等来了一份书信,这让我微微有些失望,就说:“有几分把握!”

    蒋爷笑了笑,伸出一根手指头,晃了晃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一分把握?”我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,这次有十分把握,我们这些人齐心去西藏替你将程小程弄出来!”

    我以为自己听错了,使劲揉了揉耳朵,说:“您再说一次,有几分把握!”

    “十分,下个月程小程能出现在你面前,若是运气好些,办完这场丧事,程小程便能来这。”蒋爷笑眯眯的说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我有些懵。

    玛德,幸福来的如此之快,我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言语去表达心中的感受,四肢莫名其妙的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不然,我们这群人聚在一起干吗?”那蒋爷笑了笑,说:“本来我们这些人在长沙,打算直接从长沙去西藏,听到你这里出事了,才过来看看,现在事情处理完了,我们明天一大清早便要前往西藏了。”

    我想也没想,立马站起身朝他们跪了下去,说:“诸位的大恩大德,小九没齿难忘,以后需要小九的地方,开一声口,即便粉身碎骨,小九定替你们办妥!”

    蒋爷笑了笑,站起身,将我扶了起来,“师弟啊!粉身碎骨倒不用,我们几人如此帮你,只希望你能帮我们一个小忙。”

    “需要小九做什么?”我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重阳节那天,广西会出土一口二次棺,我们几人希望你帮忙抬棺,事先说好,这二次棺不比其它棺材,煞气极重,一不小心就会着了道,你最好考虑清楚。当然,你不同意,我们几人也会帮你将程小程从西藏弄回来,算是对你的奖励吧!”

    奖励?

    我有些不明白蒋爷的意思,脑子只记住一句话,重阳节,二次棺,便能让程小程出现在我面前,想也没想,立马应承下来,“行,重阳节,我定会出现在广西。”

    蒋爷满意的点点头,说:“那行,你安心办好这场丧事,待重阳节前,我会给你具体地址,今天就这样了,我们急着赶去西藏,不便在这久留。”

    言毕,蒋爷朝吕神医他们问了几句,大致上是问他们有啥话对我说没。

    他们对我说的话很简单,都是一些勉励的话,让我一定要坚持本心,至于竹林老人从头到尾一直笑眯眯的看着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好几次想找他老人家说几句话,他只是对我点头或摇头,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随后,蒋爷等人站起身,说是要走。

    我起身将他们送到门口,准备给他们叫了一辆车,将他们送到长沙。哪里晓得,蒋爷直接说,他们有法子在一小时内从湖北赶到长沙。

    这让我甚至不解,从这边到长沙至少需要三个小时,而机场的话,离这边挺远,一小时绝对赶不到。

    蒋爷好似看穿我的疑惑,说:“山人自有妙计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即便到了现在,我依旧想不明白蒋爷他们是怎样用一小时赶到长沙。

    待蒋爷他们离开后,游天鸣师徒说是有事需要先回。

    他们是本地人,我也没留他们,就让游天鸣明天领着他的游家班去上河村,那游天鸣点点头,也没说话,径直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随着他们一走,原本还算热闹的场面,只留下我、陆秋生、老者、杨言以及陈二杯。

    我知道陆秋生跟老者留下来,肯定是有事商量,就先问了一下老者,那老者笑道: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待你处理完手头上的事,我们找一处清静的地方详谈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问陆秋生是不是有事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说:“小九,我这次一共有二件事,其一是过来帮你撑场面,其二是告诉你郭胖子快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郭胖子怎么了?他不是跟你一起开公司么?怎么会这样?”我一把抓住他手臂,一连问了三个问题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