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08.第908章 五彩棺(20)
    那流云道长被杨言这话气的不轻,老脸一横,“谁家的狗放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段老面色微变,就说:“这位道长,作为长辈,你这话未免有点重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杨言笑了笑,朝段老弯了一下腰,说:“无妨,有的人啊!上了年纪就不是人啦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小老大那边的人一个个叫嚣起来,看那架势是想打架了,一时之间场面变得有些混乱,辱骂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“我看今天谁敢乱来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南烟站了出来,还真别说,她说这话的时候,颇有英姿,再加上她那严峻的表情,愣是将对面一群大老爷们给唬住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!都别吵了!坐下来慢慢商量!”流云道长边上的老者开口了。

    那流云道长好似挺敬重那老者,微微点头,也没再说话,不过,他眼睛一直盯着杨言,大有秋后算账的意思在里面。

    我本以为杨言不会再言语,哪里晓得,那杨言居然盯着流云道长,说:“道长,这辈子千万别得病,千万别去长沙看病,更别找我给你看病,你会花很多钱。”

    然而,我们所有人都没想到这句看似威胁的话,在多年后居然真的实现了,杨言那一次可把流云道长宰惨了,愣是要了人家半个家产,有时候真想说一句,这世界不大。

    那流云道长一听杨言的话,本来想说几句,被他边上老者的眼神给制止了,这才悻悻地坐了回来。

    瞬间,整个场面静了下来,落针可闻,就见到那老者缓缓站起身,轻声道:“老夫是玄学协会的副会长,主管人事,这次过来并不是掺合这场丧事,只是向陈九传达一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看着我,继续道:“陈九,我们玄学协会经过多方勘察,认为你有进入玄学协会的潜力,希望你在以后的日子好好抬棺、办丧事,待我们认为你合格时,会有人通知你去总部考核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懵了,这老者也是玄学协会副会长?那他不是与流云道长平起平坐?而听老者的语气,他与流云道长好像不是一伙的,要是把他争取过来,我们这边会不会有点胜算?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正准备说话,那老者好似看穿我的想法,说:“陈九,别多想,老夫只管人事,其它事不想插手。另外,作为外人,这场丧事由老夫给你们当裁判,都没见意见吧?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也没多想,就同意下来。

    那老者又将眼神看向小老大,问道:“你呢?”

    小老大微微弯腰,“全凭您作主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老夫说句公道话,就目前的情况而言,黄毅这边的人分量要重一些,恕老夫直言,按照抬棺匠行规,分量重的人既能体现对死者的尊重,又能体现后人对死者的孝心,这是两全其美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老者顿了顿,就问我:“陈九,你们的人来齐了没?”

    我一愣,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来齐…”

    不待我话说完,门口传来一道宏亮的声音,“谁说来齐了,我不是人么?”

    闻言,我朝门口看去,整个人都愣了,浑身有点小激动,来人是蒋爷,他一身黑色西装,头发梳的朝后倒,看上去格外精神。

    “蒋爷!”

    我喊了一声,就准备跑过去迎接,自从上次曲阳后,我跟蒋爷一直是电话联系,压根没见着真人,万万没想到在这关节时刻,蒋爷居然来了,他不是说没空么?

    他朝我点点头,说:“师弟啊!别急,惊喜在后面。”

    惊喜?

    我有点不明白他意思,就听到另一道声音响了起来,“算老夫一个!”

    我一看,来人是吕神医,在曲阳时,郭胖子被人给砍了,就是这吕神医妙手回春将郭胖子的性命救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也算老夫一个!”一道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次来的是范老,他是我在遛马村认识的扎纸匠,当初印七时,所有的纸扎品都是在他店里买的,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范老身份格外高,甚至比蒋爷还要高。

    “还有我!”

    这声音较为苍老,我一看,懵了,真的懵了,他怎么来了?不可能,他怎么会出现在这,这不可能,他不是一直在竹林么?

    “小九,好久不见,可还记得我!”那人朝我走了过来,令我震撼的是,他走在最前面,而蒋爷、范老、吕神医则跟在他身后,也就是这人的身份要高于范老等人。

    这…这…太特么刺激。

    那竹林老人走到我面前,微微点头,站在我边上,也不说话,而蒋爷等人则站在竹林老人身后。

    我以为惊喜够多了,哪里晓得,门口再次传来一道声音,这声音铿锵有力,说:“小九,你需要分量重的人,怎么不通知我!”

    抬头一看,是陆秋生,陆家第九子,他笑眯眯的走了过来,一边走着,一边朝流云道长看了过去,说:“道长,我有资格参加么?”

    “有!”说这话的时候,那流云道长整张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然而,惊喜还在继续,万名塔以石柳为首,来了**人,就连青玄子的师傅青扬子,也派人送了一封信函过来。

    让我真正没想到的是,最后来了一位喇嘛,没错,就是喇嘛,听蒋爷说,这喇嘛是看在程小程的面子才过来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这些人,我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语言去表示感谢,整个人都抖了起来,就连说话都开始打结了,脑子只有一个疑惑,他们怎么会来?他们又怎么知道这边的事,还有就是他们为什么会同一时间出现在这。

    相比我这边的震撼,而小老大他们则不可思议地盯着我,特别是流云道长,整个人坐在那,就像被抽离了魂魄一般,一直阴着脸。反倒是他边上的老者笑呵呵的看着这一切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就这样,整个场面发生了惊天的逆转,我怕夜长梦多,就让老者宣布结果。

    那老者点点头,笑道:“黄毅,你那边还有人没?没有的话,这场丧事可要交给陈九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那小老大面色一变,就说:“流云道长作为玄学协会副会长,其身份之高,岂是这等人能比拟的,他们凭什么分量比流云道长重,就拿蒋爷来说,他不过是玄学协会一个执事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流云道长奋然起身,怒道:“闭嘴,不懂别瞎说,我身份的确比蒋爷高,但是与他边上几位老者一比,我连个屁都不算,哪怕是会长过来,也得向他们问一声好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中疑惑重重,以流云道长的身份说出这话,绝对假不了,难道范老、吕神医以及竹林老人的身份特别高?高到玄学协会副会长只能仰望?不可能吧!我记得蒋爷说,玄学协会网罗天下玄学人士,怎么可能有人比他们身份更高?

    我忽然想到这些人身上有个共同的符号,梅草印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