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06.第906章 五彩棺(18)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重重呼出一口气,总算听到好消息了,更为重要的是,我特想见到游天鸣,只因我们俩像傻子一样坚守着老祖宗的传统,又或者说,我们坚守的是一种信仰。

    现在想起那一幕,只觉得我们的相见像是命运的引导。我后来问游天鸣,在知道要跟我见面时,他什么想法,他只说了一句话,哪怕现在想起那句话,我依旧久久不能平静。

    他说:“两个可怜人相见,其结果只有一个,更可怜。”

    我那时候不明白他这话的意思,直到后来才明白,他说的是‘匠’字,严格来说是匠心,独具匠心。

    我也是遇到他才明白,我所坚守的是什么,是一颗匠心,一颗抬棺匠的心。

    我在原地等了约摸五分钟的样子,心里忐忑的很,不停搓手,那杨言好似看出我的失态,在我肩膀拍了拍,说:“九哥,别急,马上要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不说话,在殿内来回渡步。

    在煎熬的等待中,总算熬了好几分钟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殿外想起一阵摩托车的声音,那游志邦说,“应该天鸣来了!”

    我撒开脚步,立马走了出去,抬头一看。

    只见,不远处开过来一辆摩托车,那摩托车较为陈旧,是老款那种,开摩托车的是一名年轻人,一身淡蓝色的体恤,二十出头的年龄,板寸头,五官较为精致,刀削般的面孔,特别耐看,给人一种精神抖擞的感觉,特别那嘴唇,比普通人的嘴唇要薄一些。

    “天鸣,这里!”那游志邦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游天鸣将摩托车开至八仙宫前面,抬头瞥了我们一眼,最终将眼神定在我身上,朝我走了过来,笑道:“你就是陈九吧!”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陈九!抬棺匠!”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游天鸣…唢呐匠!”

    言毕,我们俩握了握手,然后相视一笑,谁也没说话,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盯着他,他看着我。

    大概盯了七八秒的样子,那杨言推了我一下,“九哥!”

    我回过神来,尴尬的笑了笑,玛德,要是让外人看到,还以为我跟游天鸣是基佬,就对那游天鸣说,“我想请你帮个忙!”

    “你说!”他点点头,示意我说话。

    我也没跟他客气,就说:“我跟人在争一场丧事,需要请一些分量重的人物,听包头说,你师傅分量重,我…”

    不待我话说完,那游天鸣点点头,“我懂,给我半小时!”

    说完,他直接转身朝摩托车走了过去,扬长而出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背影,我只有一种感觉,这是个爽快人,那游志邦则在边上说,“宫主,我这侄子怎样?”

    “很好!”我回了这么一句话,就向他打听游天鸣师傅的事,那游志邦倒也没拒绝,直接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告诉我,游天鸣的师傅人称段老,鲜少有人知道他本名,而段老为人较为低调,鲜少出现村民眼里,一般情况下都在家里种种花,喂喂鸟。

    我又问他,段老是不是属于国家正规编制人员。

    那游志邦想了一下,说:“好像是,又好像不是,不过,你放心,我们这边的人都买段老的单,我相信只要宋广亮的家人不瞎眼,绝对分得清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听他这话的意思,那段老应该只是德高望重,没有正规的国家编制,这让我有些担心小老大等人不认账。毕竟,他那边请过来的,绝对是玄学协会的人。

    而玄学协会那些人都是有着正规的国家编制,这事恐怕不太好办!

    不过,眼下这种情况,我也顾不上那么多,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给郎高打了一个电话,让他领着他同学过来,而我们一众人则开始清理殿内的卫生。这是我们八仙宫第一次迎客,自然不能失了我们八仙的气势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功夫,我们清出一片干净的地方,又找了一张八仙桌跟几条还算干净的凳子,最后再让游志邦领着工人们离开,只留下我们一众八仙。

    待游志邦走后,郎高领着他一票同学来了,这让场面变得稍微热闹了一些。由于中午没吃饭,那郎高提议去镇上吃饭,我考虑到游天鸣去请他师傅了,便让他领着八仙去就行了。

    哪知,那郎高说,他们也想见识一下段老的风采,一个个留在殿内,就说中饭不吃了。

    就在我们确定不吃中饭时,那游天鸣搀扶着段老走了过来,为了表示我们八仙宫对段老的尊重,我们放了两封鞭炮,又请段老坐在八仙桌的上席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段老身子不错,八十左右的年龄,看上去跟六十岁似得,一双眼睛特别深邃,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那段老坐下后,在我们身上看了又看,这让我甚是不解,好几次想开口,都被高佬给拉住了。那高佬告诉我,有些老人思想守旧,特别讲究说话的顺序,必须由老人先开口,年轻人才能说话。

    那段老在我们身上看了三四分钟时间,方才有所动作,他先是点点头,然后对我说:“你是陈九吧?”

    我连忙弯了一下腰表示礼仪,说:“小子正是陈九,不知您老有啥吩咐?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说:“听天鸣说,你跟人抢丧事,想要老夫怎么帮你?”

    “您老坐在这,就是对小子最大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眼尖的看到他上衣口袋露出烟斗,连忙掏出烟,考虑到他抽惯了旱烟,我将烟辗碎装入烟斗,又替他点燃火,说:“小子实在对不住您老人家,害得您老跑到寒舍。”

    他接过烟斗,吸了两口,“无妨,只要你将来能坚守本心,别说这八仙宫,就让老夫去首都,老夫连眉头也不会皱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劳烦您老!”我弯了一下腰。

    “陈九,无须这么客气,师傅一听你的事,立马赶了过来,希望能帮到你。”那游天鸣在边上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让我感激的很,段老一把年龄能赶过来,实属不易,再次朝段老说了一番感谢话。

    那段老倒也好说话,跟我扯了几句家常,大致上问我是哪里人,怎么会干抬棺匠,又我父母的身子怎样。

    对此,我也没隐瞒,一一告诉他老人家。

    说完,我忽然想起段老身份挺高,指不定知道师傅的事,就向他打听了一下,结果很失望,他说,并不知道这么号人。

    大概聊了七八分钟的样子,段老的一句话让我整颗心放了下来。他说,只要玄学协会的副会长不来,以他的身份,应该能压住小老大请过来的人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一众人在殿内开始商量怎么应对小老大。

    时间这东西总在不经间溜走,不知不觉到了下午五点半,天边的太阳渐渐西下,而我们也商量出结果,由段老坐镇,再加上郎高一众同学壮声势,我这边也算有点势力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口传来一阵喇叭声,估计有十几辆车子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我暗叫一声,留下郎高招呼段老跟他同学,我则领着杨言、高佬、李建刚朝门口走去,也不知道咋回事,那游天鸣也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出门口,我愣住了,玛德,好多人,黑压压一片,粗略估计一下,估计有上百人,清一色的黑衣服,看上去跟黑/社会一样,这让我们所有人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忽然,我浑身一怔,整个人都不舒服了,脑子只有一个想法,玛德,他怎么来了。

    那杨言见我发愣,推了我一下,“九哥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来了!”

    “谁!”

    “中国玄学协会副会长,流云道长!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段老不是说只要副会长不来,他便…”

    不待他话说完,我罢了罢手,始终想不明白那流云道长怎么来?玛德,只是一场丧事,那老头怎么会来?这特么不符合逻辑啊!按我最初的打算,小老大顶多请玄学协会的一些人罢了,由始至终,我从未想过那流云道长会来。

    更为重要的是,在曲阳时,那流云道长一直看我不顺眼,他这次过来,可以想象,丧事会毫无悬念落到小老大手里。

    玛德,好不容易有点胜算,没想到居然这流云道长给破坏了,这让我心里极度不爽,好几次想大骂几句。但是,眼下这种情况,作为八仙宫宫主,又不能表现的太失态,只好压下心中的不爽,强颜欢笑地朝他们走了过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