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05.第905章 五彩棺(17)
    路上,我们所有人心情较为低沉,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好长一段路,那杨言问我,要不要搭车回八仙宫,主要是八仙宫离我们下河村有点远,我想了一下,就让他们先搭车回去,我则打算走路回去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我省钱,而是打算一边走路,一边思考怎样应对小老大他们。

    那杨言见我不搭车,他也没再提,便跟着朝八仙宫走去。

    走着,走着,我心里苦涩的很,有种束手无策的感觉,只要按照行规办,我想不到任何办法能应对小老大。

    玛德,就算明知是输,我们八仙必须奋力试试,不然,愧对我们八仙这个名头。

    当下,我怔了怔神色,就问他们有没有社会地位比较高的朋友或者亲戚,那李建刚说,有倒是有,就是他那亲戚,肯定不会为了丧事特意赶过来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没再说话,他说的在理,只是为了一场丧事,谁特么愿意赶过来撑场面?

    不一会儿功夫,我们到了八仙宫,这八仙宫在老夫人的赞助下,占地约摸三亩地,最上面铺满了琉璃,显得金碧辉煌,特别是屋脊上雕刻了八位仙人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那杨言好似是第一次看到八仙宫,在门口的位置愣了好久,支吾道:“九哥,你哪来的钱建这宫殿?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说:“我哪有钱,是老夫人捐的钱,别看外表好看,里面还没装饰呢!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我朝八仙宫走了进去,里面摆满了各种施工工具,再加上一些白灰,整个殿内显得有些荒芜,二十几名工人正在施工,见我们进来,走过来一名四十来岁的男子。

    这男子是八仙宫装修的一个小包工头,跟游书松一个姓,也姓游,叫游志邦,我在这里干了近半年时间,都是由他发工资,平日里,对我们还算不错,工资都是月结。

    “宫主,你们几个咋这时候才来开工?”那游志邦走到我面前,又瞥了我身边几人一眼,语气还算和蔼,并无责备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了笑,解释道:“有点私事,耽误了一些时间,对了,等会我们要用八仙宫,您看能不能今天别开工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开工了?”他疑惑地瞥了我一眼,“可,你不是说,要早点搞好八仙宫么?怎么现在…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也没隐瞒,就把与小老大的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想了一下,就说:“宫主,你们是不是比谁请来的分量重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按照抬棺匠的行规的确是这样,若是放在古时候,比的并不是请来的人分量重,而是比抬棺匠八人的身份,只是,社会一直在进步,而我们抬棺匠也变得灵活了一些,不再是看抬棺匠八人的身份,而是看谁请来的人有分量。

    说白点就是,有德高望重的人镇场面,丧事会显得热闹,打个比方说,某地方仙逝一人,某某特大领导来了,这就是镇场面的人物。

    我现在跟小老大比的正是这镇场面的人。

    看上去很幼稚,但是,在我们抬棺匠一行里面,却是真真实实的存在这么一种行规。

    那游志邦见我点头,好似想到什么,在我肩膀拍了一下,说:“宫主,我或许可以帮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我一愣,这游志邦是个小包工头,他认识的人,恐怕也是建筑一行的人,这与我们抬棺匠一行不挂钩啊!要知道我们行规不但是请有分量的人,还得请跟丧事有关的人物。例如:道士、风水师、扎纸匠之类的人物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样,我才担心小老大请的人分量太重,不然,我肯定给老夫人打电话,以她老人家的身份,这八仙宫附近,谁不买她老人家的单,奈何老夫人只能算商行,与丧事毫无半点关系。

    那游志邦见我不信他,神秘一笑,说:“宫主,知道唢呐队么?”

    “嗯?唢呐队?”我一愣,唢呐队也算是丧事行业的一种,甚至有唢呐匠的说法,特别是古时候,吹唢呐的人,那可是比我们抬棺匠身份还要重,一首《百鸟朝凤》见证了中国近千年的历史,而唢呐本身更有几千年历史,已经成了中国非物质遗产的一种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面色一喜,一把抓住他手臂,“你认识当地的唢呐队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那游志邦在说这话的时候,脸上洋溢着一种很奇怪的表情,像是傲娇,又像是羡慕。

    “谁?”我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那游志邦还没来得及说话,李建刚抢先开口了,他声音有些急促,说:“宫主,我们八仙宫附近最出名的唢呐队,当属游家班,而游家班班主正好是包头的侄子!”

    说着,他看向游志邦,继续道:“我说的对吧!”

    “对了一半!”那游志邦笑了笑,解释道:“宫主,我那侄子性格固执,一直坚持着唢呐队比洋音乐好,可叹的是,老祖宗几千年的手艺到了现在,鲜少有人请了唢呐队,都是请什么歌舞团,我那侄子不肯解散唢呐队,组建歌舞团,被他父母骂的要死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立马明白过来,要是没猜错,他那侄子与我性格差不多,就问他:“你侄子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游天鸣!”他想也没想,立马说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以游天鸣的身份恐怕帮不了我,不过,游天鸣这朋友,我却是十分相交,不为别的,只因我们俩人一直坚持着老祖宗传承的手艺,就说:“现在方便请他过来么?”

    “方便!当然方便!”那游志面色一喜,继续道:“宫主,我知道以游天鸣的身份肯定帮不了你,不过,他师傅绝对能帮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他师傅?”我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对,他师傅是整个南方鼎鼎大名的唢呐匠,国/家曾经拍了一个文艺纪录片,请的就是他师傅,而他师傅也被国/家当国宝一样保护着,身份挺重,这些年一直住在我们这边。”

    那游志邦说这话的时候,眉飞色舞,口水沫子都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,我想也没想就让他帮忙引荐游天鸣,再通过游天鸣去邀请他师傅。

    那游志邦爽快的应承下来,立马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,大概响了三四秒,他说:“天鸣啊!我给你引荐一个人,你们俩绝对能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,不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顿了顿,在我脸上瞥了瞥,继续道:“我相信你们会成为兄弟,真正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随后,那游志邦又对着电话说了一些家常话,大概聊了两分钟的样子,方才挂断电话,对我说:“天鸣十分钟内到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