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04.第904章 五彩棺(16)
    “陈九,我草泥马!”那小老大怒吼一声。

    我没有理他,就朝游书松走了过去,在我心里游书松的地位应该比小老大高一些。毕竟,在曲阳时,我经常看到游书松、万洋俩人跟在王木阳,应该是王木阳的左膀右臂,而小老大估计在王木阳身边只是一个小喽喽的角色。

    “游书松,现在的情况,你也看到了,我不想因为丧事闹到派出所,于你们八大金刚还是我们八仙都不好,我劝你就此回你的北方,惹急了,我只能将这些照片交给警察,我相信警察叔叔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的招待,例如,将你们这群关7天?到时候,丧事早已办完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想让游书松就此罢手,主要是不想跟他闹,无论是八大金刚还是八仙,都属于抬棺匠,也算是半个同行,只是我们两派人所追求的东西不一样罢了。

    那游书松没理我,而是朝小老大看了过去,好似在询问小老大的意见,这让我微微一愣,小老大的身份比游书松高?不能吧!小老大高一的时候才出去打拼,到现在也就是四个年头,这中间还被人骗过去搞了一段时间传销,他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当下,我朝小老大看了过去,还没来及说话,他深呼几口气,再次恢复先前那模样,看不出半点愤怒,就听到他说:“陈九,你说的挺对,这事闹下去于你我都不好,这样吧!今天算是你胜了,作为歉意,我们可以暂时退出这场丧事,而你得拿出你的诚意,譬如,你手中的那些照片。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他这是担心我拿照片交给警察,就说:“只是暂时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笑道:“你不会想让我们就这样退出丧事吧?”

    我一愣,小老大以及游书松千里迢迢从北方赶过来,怎么可能就此退出丧事,就问他,“那你想怎样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这场丧事你想办,而我们也想办,两家之争,最终倒霉的是主家,我相信以你的死者的尊重,应该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吧!”

    那小老大顿了顿,继续道:“这样吧!我给你提个意见,若是同意,咱们所有人坐下来谈谈,若是不同意,你应该知道,以我们的实力,今天被抓了,明天一大清早就能放出来,毕竟,我们没干啥违法事,顶多是赔点钱罢了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朝杨言跟高佬他们看了看,那高佬说,“陈八仙,死者死于清明,现在已经过去一天,明天必须办丧事,后天必须将死者抬上山,时间有些紧迫,咱们必须尽快确定丧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村长凑了过来,对我说,“小兄弟,咱们必须以死者为重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他们意思是让我跟小老大和谈,而和谈的内容,我大致上已经猜出一些,应该是用抬棺匠的行规来确定丧事归属问题。

    我担心的正是抬棺匠的行规,在我们这一行,有这么一条规矩,抬棺材的人必须是德高望重之辈,甚至有些地方会请一些特别有名的人来抬棺材,其目的是让死者脸上有光。

    譬如03年的时候,某位大牌女星仙逝,抬其棺材的无一不是德高望重之辈,就连某天王也甘愿充当一会假仙,替其抬棺。

    可,按照这个行规来说,我是八仙宫宫主,在八仙当中身份还算可以。可,如果按照社会地位来看,我特么连个屁也不是,要钱没钱,要名没名。

    如此以来,宋广亮的丧事还是会落到小老大等人手里,这是我十分不愿意看到的事。

    但是,那小老大已经拿抬棺匠的行规来说事,要是我拒绝的话,倒显得我不尊重行规,恐怕会失了人心,更为重要的是,我干不出违背行规的事。毕竟,行规才是我们这一行立足之本,违背这个,与忤逆不孝之人有何差别?

    那小老大或许正是看中我性格,这才会提出行规。

    考虑一番,我咬了咬牙,就说:“行,咱们按行规办,违之,天打五雷轰。”

    我之所以发誓,意思是很明显,无论结果怎样,我们两派人都要尊重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那小老大显然是看出我意思,说:“行,违之,天打五雷轰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在场所有人都松出一口气,而我心里则格外苦涩,按照行规,小老大一众人明显有优势,更为重要的是,小老大背后是王木阳,而王木阳背后又是玄学协会,他随便叫几个人玄学协会的人过来充场面,足以证明德高望重几个字。

    而我这边都是普通的泥腿农民,连温饱都成问题,跟德高望重几个字没半点关系,倘若按照行规来说,我们毫无胜算,甚至可以说,只能眼睁睁看着小老大他们接手丧事。

    玛德,我暗骂一句,多多少少有点明白小老大为什么会混的好了,玛德,就这心计,到哪都能混的好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,我果真没看错你,年轻的身子,却装着顽固的思想,这种人作为朋友让人特生气,作为敌人却非常好,我非常庆幸我的敌人是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那小老大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我知道,他这是讽刺我,但是,他说的是事实,就问他:“几点!”

    他抬头看了看天色,“现在已是中午,下午六点吧!完事后,无论你我哪一家办丧事,都需要时间去准备丧事,毕竟,明天一大清早要开路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也没理会那小老大,跟村长简单的说了几句感谢话,便领着杨言他们朝八仙宫走去,背后传来小老大的声音,“九伢子,我还没说地点呢,作为歉意,我们把地点定在八仙宫吧!也算是对你们八仙的尊重。”

    我脚下一个错步,差点没摔倒,好在杨言拉住我。

    玛德,这是尊重吗?这特么是赤果果的炫耀,炫耀他黄毅能在八仙宫抢八仙的生意,炫耀他的本事。换而言之,他同样是借这个机会向八仙宫附近的村民传达一个信息,那便是他们八大金刚比我们八仙有本事。

    我正准备拒绝,那小老大的声音再次传来,“九伢子,我们同属抬棺匠,商量丧事,自然要在威严的地方,而八仙宫现在已经建的差不了,开个会还是可以的,实在不行,我们可以站着跟你们商量丧事。”

    我草!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也不说话,脚下不由加快几分速度,只想早点离开这里,主要是这场面太尴尬了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几十米的样子,那高佬一把拉住我,说:“陈八仙,以行规而言,我们这边毫无胜算啊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问杨言能不能请一些德高望重的人过来撑场面。他说,他认识的全是一些医生,时间上有些赶不及,更为重要的是,小老大他们肯定会请玄学协会的人,哪怕请了医生过来,也是于事无补。

    我想过再次给蒋爷打电话,可,蒋爷已经说过他没时间。

    我又想过给青玄子打电话,他好像已经进入玄学协会了。但,想到万名塔时,他离开的神情,我压下了这股念头。

    玛德,难道真的只能任由小老大他们办丧事?而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办丧事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