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03.第903章 五彩棺(15)
    只见,那游书松冷笑连连,目露红光,面目狰狞,掏出手机,只说了一句话,“别躲着了,出来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从东边走过来一人,那人不高,只有150的样子,一身白色衬衣,头发梳的油蜡发亮,不是别人,正是在遛马村消失的小老大,黄毅。

    一看到他,我只觉得浑身都是懵的,就连高佬他们也是如此,直到杨言拉了我一下,我才反应过来,就听到那小老大笑道:“九伢子,最近咋样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我冷笑一声,强忍心头的愤怒,脑子不由想起遛马村的一幕,当时,小老大莫名其妙的消失,我就感觉有点不对劲,没想到,他居然跟游书松一伙的,也就是说,遛马村那场丧事,之所以出那么多事,十之**与这小老大脱不了关系。

    那小老大见我没说话,笑了笑,走到我边上,掂起脚,盯了我一会儿,笑道:“九伢子,几个月不见,咋感觉跟变了一个人,何必呢!人啊!活着不是服务别人,而是让别人服务自己,这才是人。你看看你,就这张脸,少说也有二十五六岁啊,唉!当真是少年老成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没有说话,双眼一直盯着他,紧了紧拳头,我想打他,特想,只是眼下的情况,不允许我任性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九伢子啊!”他掂起脚拍了拍我肩膀,沉声道:“听哥一句话,别干八仙了,跟我混得了,你看看我,在首都有三套房子,长沙两套,大连五套,最近又在衡阳买了两套,你再看看你,老家还是土砖房吧!啧…啧…,同样是人,同样是吃死人饭,差别当真不是一般的大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钱,我嫌脏手!”我冷声一句。

    “脏手?”那小老大好似听到笑话一般,哈哈大笑起来,“九伢子,你就属于那种吃不葡萄说葡萄酸的人。自古以来,钱,永恒不变地主宰着这社会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他摸出一个黑色的塑料袋,从里面掏出好几扎人民币,我稍微瞥了一眼,那塑料袋里面全是人民币,估摸着有二十万左右。

    那小老大掏出人民币后,淡声道:“九伢子,你我同学一场,我也不为难你,更不想与你争斗什么,这里有二十五万,再加上书松的十万,一共三十五万,全部给你了,拿着这些钱,你可以回家给你父母盖一栋好房子,也能是光宗耀祖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将三十几万块钱往我面前一推,声音陡然一变,“当然,你可以选择不要这些钱,但是呢!我黄某人送出去的钱,从不收回来,我会拿这三十五送给外人,例如,原八仙宫宫主,又例如一些黑/份子,再例如你身边这些八仙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诧异的盯着眼前的小老大,在学校那会,他性子特仗义,对身边人也是颇为照顾,这才多久不见,他性子大变,已经懂得怎样诛心了。就如他说的那样,假如我不拿这些钱,他把这些钱送给别人,丧事最终花落谁家,尚是模棱两可的事。

    我最担心是,他找过韩金贵,以韩金贵爱钱的性格,别说三十五万,一万就能让韩金贵倒向,至于我身边这些八仙,杨言、高佬、瘦猴应该不会被收买,而李建刚、风调雨顺四兄弟以及东兴镇的一些八仙,我是真心没啥把握。

    有时候真想说一句,钱,这东西,真特么害人,偏偏每个人都想要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愣在那,也不知道怎么办,就听到那小老大将眼神抛向我身后那些人,继续诱/惑道:“诸位,有没有想拿这个钱的?我承诺,只要你们点头,这些钱全部是你们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里一紧,还没来得及说话,那杨言就说:“钱的确是好东西,有些东西却是金钱永远无法衡量,例如我与九哥的兄弟情。”

    “杨医生说的对,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,在大义面前,钱财如粪土。”这话是高佬说的。

    这俩人一开口,那瘦猴走到我面前,沉声道:“陈八仙,我不会说话,但是,只要你需要,无论天涯海角,我瘦猴永远站在你身后,钱这东西,够花就行了,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的,多了还累人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整个场面稍微静了一下,那李建刚犹豫了一下,沉声道:“宫主,我李建刚从十几岁开始抬棺,见证了这二十年来的丧事变化,深知现在丧事越来越乱,毫无章程可言,而通过这段时间相处,我这辈子认定了你这个宫主,我相信你会让丧事来一场大变革,一场惠民的大变革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风调雨顺四兄弟同时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陈八仙,你是我们东兴镇八仙的骄傲,钱,我们自己可以赚。”

    东兴镇几名八仙纷纷表态。

    随着我这边的人表态,那小老大笑了笑,也不再理我,而是朝下河村村长看了过去,笑道:“村长,这三十五万,足够让你们村子焕然一新,就连那泥巴马路也能换成水泥路,还有你们村子的堂屋、池塘、田地、住宅,只要拿了这三十五万…”

    不待他话说完,那村长一把拿过他手中的钱,这让我皱了皱眉头,然而,事实却大出意外,那村长居然将钱朝空中撒了过去,笑道:“年轻人,别以为有几个臭钱,就能在这耀武扬威,老子告诉你,我们下河村的人,只认人,不认钱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冲身后那群村民吆喝了一声,“大家说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只认人,不认钱!”

    几十个村民齐声吆喝一声,齐声宛如南天门的铜钟,久久不散,刺得人耳膜生疼。

    瞬间,整个场面异常的热闹,我也被这声音弄得热血沸腾,双眼直视小老大,就说:“黄毅,自今日起,你我同学情义,一刀两刀!”

    我本来想学古时候的割袍断义,掏出徐氏匕首,又扯了几下衣服,不由有些心疼,这件衣服花了我六十块钱,要是割一块,六十块钱没了,哪里舍得啊,只好压下心中的想法。

    那小老大好似看穿我的想法,冷笑一声,“陈九,你当真是敬酒不喝要喝罚酒?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有这个本事,我无所谓,顺便提醒你一句,我已经报警了,你们这么多人手持凶器,非法聚在下河村,意欲何为?我有理由相信你们是来这寻仇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让杨言掏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,算是留个证据,这也没办法,在遛马村时,我被照片阴过,自然要长点记性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