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01.第901章 五彩棺(13)
    我想过直接过去揍他一顿,考虑到眼下的情况,我强压心头的恨意,朝游书松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哟呵!陈九兄弟,好久不见!”那游书松朝我走了过来,他身后只跟了三个人,都是一些陌生面孔,清一色的光头,西装,给人一种保镖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“是啊,好久不见,上次在火车站分别,见你一身白色,令尊身子可好?”

    他面色一沉,在我身上打量了一眼,就说:“艾!到底是农村人,素质就是差了点!”

    “是吗?某人出身真高贵!”说着,我抬手朝村内指了指,意思是,你特么也是农村人,装啥出身高贵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也不说话,就朝我打了一个手势,意思是让我进村详谈,我考虑到先前进村时,让他的人看见了,就说:“没必要进村,有事在这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!那我也不见摸弯子,宋广亮的丧事我已经接下来,还望你恪守抬棺匠的行业规矩,莫捣乱。”

    他用一副命令的口气对我说。

    “是吗?你不会忘了这是哪里吧!我八仙宫就在这附近,你不觉得你这是鸠占鹊巢么?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我双眼一直盯着那游书松,好几次想冲上去暴揍他一顿,都被高佬用眼神给制止了。

    “笑话,难道八仙宫在这,丧事就必须由你们八仙宫办?老子还是本地人来着,你这外地人有啥资格说这话?”

    他冷笑连连,不怀好意地看了看我。

    “你意思是,我也可以北方办丧事?”我沉着脸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随意勒,只要你有本事去!”他耸了耸肩头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皱了皱眉头,玛德,游书松是量准我不敢去北方,毕竟,北方那边是王木阳的地盘,要是过去,就我这点人,还不被他们整死。

    那游书松见我没说话,笑了笑,说:“陈九,这样吧!现在丧事已成了既定的事实,我也不是小气之人,分你三千块钱,拿着这钱,赶紧走吧!”

    说完,他掏出一叠人民币,朝我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瞥了那人民币一眼,要是没猜错,这一叠人民币绝对不止三千,而他故意多拿一些出来,无非是讥笑我们是穷鬼。

    看穿他的意思,我立马说:“这样吧!我给你五千,你赶紧回你的北方去。”

    “哟呵!嫌钱少啊!”他故作惊讶,又摸出两叠人民币,笑道:“那二万呢?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他再次掏出两叠人民币,继续道:“四万呢?”

    “还不够?六万呢?”

    “还不够?八万呢?”

    “一口价,十万!”

    他一而再地往外掏人民币,看的我眼花撩乱,玛德,这人有病吧!带这么多现金,就说:“行了,别卖弄了,一句话,这场丧事,我们八仙要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喂!陈九,一段时间不见,涨志气了啊!面对十万巨款,居然还能拒绝我,不错,我很满意!”

    那游书松冷笑一声,朝身后那光头大汉打了一个响指,紧接着,那光头大汉吹了一声口哨。

    不到一分钟时间,从村内涌出好几十个人,细数之下,估计有四五十人,他们每人手里都拿了一些刀片,蹭亮蹭亮的,朝我们这边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陈九,别逼我动手,要知道这社会,车祸多,死个把人,还是常有的事。”那游书松淡淡地瞥了我一眼,不咸不淡的来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也没有动,而是紧盯游书松,杨言跟高佬等人则向前走了一步,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陈九,就个人而言,挺佩服你的,为了所谓的八仙,可以舍弃一切,眼里只有死者,换成我做不到你这样。换句话说,我是正常人,有七情六欲,没你那么绝情。”

    那游书松也不知道咋回事,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。

    这让我摸不清他的意思,正准备开口,那杨言一把拉住我,说:“九哥,这人有传染病,切莫靠近他一米之内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有些懵了,还以为杨言是开玩笑的,就见到他沉着脸,脚下不由自主朝后退了几步,继续道:“面色微黄,双眼泛红,手臂、脖子、有红疹子,这是梅毒的象征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最先反应过来不是我,而是游书松身后那三名光头大汉,他们像见鬼了一般,立马朝后面退了几步,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游书松,好似在责问那游书松。

    玛德,解气。

    我一掌拍在大腿上,先前我一直在纳闷,这游书松脸色咋不对,没有上次见他那么红润,敢情是得了梅毒,这特么当真是恶人自有恶报。

    “胡说,老子活撕了你!”那游书松怒吼一声,朝身后那三人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让我没想到的是,那三人居然动都不动,直愣愣地站在那,支吾道:“游大哥,他…他…他说的是真话么?您…您…您真有梅毒?”

    “草泥马,老子与你们朝夕相处,你们不相信我?”那游书松脸色变得极其难看,语气也是激烈的很。

    “可…可…可杨哥说,他…他…他看到你吃红霉素…,还…还说您染上梅毒了。”那光头大汉支吾一句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游书松脸色一变再变,双眼冒火地盯着光头大汉,抬手就是一个耳光煽了过去,怒道:“你特么听谁说的,老子的身子,老子能不知道么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围了几十人过来,领头的那人我认识,是先前放我进村长家的大汉,他先是瞥了我一眼,然后将目光定在游书松身上,轻声了游大哥。

    哪知,那游书松脸色一怒,厉声道:“杨白凡,你特么跟他们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啊!”那杨白凡一脸疑惑地看着游书松,“游大哥,您这是咋了?”

    “玛德,你敢阴我!”那游书松扬手就要打杨白凡,令我没想到的是,那杨白凡连忙朝后退了几步,心有余悸地说:“游大哥,注意身子!”

    看着这一幕,我感觉有些莫名其妙,就瞥了杨言一眼,低声问道:“这是咋回事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