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900.第900章 五彩棺(12)
    那韩金贵见我脸色不对,咬牙道:“一万五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我想也没想直接否定了他的提议,说:“八千!这场丧事过后,丧事费用分几个等级,最低八千,最高不过三万,在丧事过程中,不可乱向主家要红包,当然,主家该给的红包,一个不能少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我语气特别重,主要是那韩金贵触碰到我底线了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村长眼睛一亮,就问我:“年轻人,此言可当真。”

    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!”我嗯了一声,朝村长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宫主!”那韩金贵拉了我一下,“你这样做,会得罪好多人!”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说:“不能怕得罪人,便将丧事费用提上去,谁家没父母?谁家没老人仙逝?咱们是八仙,不是利用丧事让自己发财的王八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”那韩金贵好似还想说什么,我罢了罢手,就说:“我还是八仙宫宫主么?我的话还有用么?”

    “宫主!”那韩金贵无奈的点点头,也不再说话,不过,从他脸色我能看出,他好似挺反感降低丧事费用,这也没办法,丧事费用关乎到八仙的收入。

    那村长见韩金贵没说话,就对我说:“年轻人,只要你这话算数,老汉就是豁出去这条命不要,也要帮你将游书松赶出去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笑,“没那么严重,只要您老能够帮忙牵制一下游书松即可,剩下的事,由我们八仙来弄,至于丧事费用,我陈九当天立誓,除非身死,否则,刚才的话永远有效。”

    “好、好、好!”那村长连说三个好,又给我倒了一杯开水,值得一提的是,他这次倒的开水,往里面倒了不少蜜糖,又端了一些水果出来,再次承诺,他一定会全力配合我们。

    对此,我也没跟他客气,就让村长帮忙说点那游书松的坏话,再游书松扣点罪名,争取这次将那游书松赶出去。

    本以为村长会反感我的做法,哪里晓得,他直接来了一句更绝的,他说:“我记得那游书松小时候,老是偷看女人洗澡,要不要把这事加上去。”

    我一阵无语,都说姜是老的辣,这话一点也没错,就跟村长又商量了一会儿,大致上是等会跟游书松谈话时,希望村长带点人向游书松表达一些土葬的意志,又让村长明天一大清早带上整个下河村的村民,去上河村帮我去抢丧事。

    那村长二话没说,立马应承下来,又问我要不要多带点人,说是,他可以去附近的村子游说,多带些人去撑场面。

    我谢绝了村长的好意,让他带着本村人去就行了。

    随后,我跟韩金贵朝村长道了一声谢,直接离开了。

    在出门口的时候,先前那俩人还在,对我又盘问了几句,我随意扯了几个谎言,便出了下河村,然后跟杨言、高佬在村口碰了个面,将村长家里的事,一一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听后,那高佬赞赏的看了我一眼,说:“陈八仙,这事干的漂亮,咱们都是农村人,深知农村来钱不易,一场丧事三万的话,有些人估计要存三年时间,才能存够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扭头瞥了一眼韩金贵,他沉着脸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我哪能不知道他意思,还不是怪我降低丧事费用,我本来想跟他几句话,但是,那韩金贵看我的眼色有点不对劲,好似充满戾气。

    这让我微微一愣,再次朝他看去,就发现他恢复了先前的模样,难道看错了?不对!他刚才绝对是那种眼神。

    旋即,我立马想起郎高的话,那郎高让我提防一下这韩金贵,难道郎高的话要兑现了?

    说实话,在八仙宫这段时间,我特别感谢韩金贵,甚至可以说,他给我的感觉就是长辈,对我们这些晚辈也是颇为照顾,唯独在丧事上面,那韩金贵从未跟我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有时候,我问他这边的丧事费用怎样,他每次都是扯开话题。

    直至刚才听了村长的话,我才知道这边的丧事费用如此之高,要说这中间没猫腻,我绝对我不信,我甚至怀疑韩金贵应该中饱私囊过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看向韩金贵的眼神变了,就说:“老韩,你对降低丧事费用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您是宫主,您说了算!”他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我知道我们之间的隔阂出来了,于私,我想跟他解释几句,可是,一想到那昂贵的丧事费用,我选择避而不言,也没再跟他说话,就在村口的位置找了一处还算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,打算等游书松回来。

    大概等了七八分钟,那韩金贵走到我边上,说:“宫主,我还有些私事,先回去一趟,等会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他现在对我有意见,也没留他。

    让我没想到的是,他临走的时候,问了一下李建刚跟风调雨顺四兄弟,“我家有点事,需要你们几个帮忙,你们方便不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立马明白他意思,他这是打算要跟我散伙,考虑到游书松快来了,我不想跟他在这时候产生分歧,便假装没听出他的言外之意,而是将眼神抛向李建刚跟风调雨顺四兄弟。

    “老韩啊!啥事这么急啊?游书松都快来了,你现在离开,不合适吧?”那李建刚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是啊!老韩,就这样把宫主晾这,不好吧!”风调雨顺四兄弟当中的老大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事,宫主有你们几个应该足够了!”

    那韩金贵丢下这么一句话,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了过去,李建刚在后面喊了几声,那韩金贵头也没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背影,我心里涩涩的,重重叹出一口气,心情低落到极点。

    对于韩金贵的离开,我不怪他。毕竟,每个人活着的意义不同,他或许只是把钱财看的比较重,这才把丧事费用弄的挺高,又或许他家庭负担重,所有开支全靠当八仙来弄,个中原因,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待韩金贵离开后,那李建刚问了一下原因,我也没隐瞒,就告诉他,可能是丧事费用调低的缘故。

    他听后,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宫主,我听你的,咱们八仙本来就是农民,抬棺材只是额外收入,咱们不能太黑心。”

    那风调雨顺四兄弟点点头,朝我这边靠近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呼!”我呼出一口气,也没说话,给他们每人派了一支烟,心里则一直在想,我们当八仙图什么?要钱没钱,要名没名,甚至可以说,看不到任何前途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杨言拉了我一下,低声道:“九哥,那人是不是游书松!”

    闻言,我扭头一看,来人正是游书松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头忽然冒出一股无名之火,苏梦珂的死,与这人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