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98.第898章 五彩棺(10)
    路上,那韩金贵问我,“宫主,那游书松找我们和谈,应该会许给我们一些好处,你会不会…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他这是怕我受不了那游书松的物质诱/惑,就说:“你放心,除非我死,否则,这场丧事只能是我们的。 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!”那韩金贵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一路颠沛流离,我们几人心事重重,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大概坐了半小时的车子,我们一行人到达下河村,还真别说,这村子挺不错,约摸七十来户人家,家家户户都是二层小洋楼,花式的外墙,看上去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还没进村,那韩金贵拉住我,说:“宫主,这下河村是游书松的村子,咱们进村后,言行要谨慎,得罪游书松可以,但,万万不能这里的村长。”

    我问他原因,他解释道:“下河村的村民比较反感游书松的所作所为,但是,那游书松会做人,每年给村子捐了不少钱,要是哪家哪户有点困难,游书松都会送钱,这里的村民拿他当活神仙一样供着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疑惑的很,那游书松既然有如此高的声誉,为什么能得罪他,却不能得罪村长?

    我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说:“宫主,这下河村的情况较为复杂,那游书松捐了不少钱不假,可,你别忘了咱们农村的人都讲究入土为安,那游书松却四处游说火葬,又让那些村民家中老人仙逝,一定要用火葬,否则的话,就让那些村民把平常收下的钱财吐出来,这让村民们敢怒不敢言,好在一直由村长压制着游书松,不然,那游书松早就将下河村给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做了火葬的动作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大致上明白了,玛德,那游书松是用棒子跟枣的政策啊,先给村民一点甜头,然后再用火葬去威胁村民,这特么也是牛叉了,就问韩金贵,“他们村长对火葬怎么说?”

    那韩金贵一笑,说:“这下河村的村长六十来岁,思想较为顽固,对土葬情有独钟,他认为入土为安才是最终归属,这些年,我在下河村也办过几场丧事,对这村长还算熟络,宫主,你看这样行不,咱们先去见村长,然后再去见游书松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这倒是个不错的注意,按照我们农村的习俗来说,普遍排外,而我们这些人都是外村人,贸然进村,一个不小心得罪这里的村民,事情恐怕会变得棘手,甚至会让这里的村民给赶出来。

    当下,我问韩金贵,“死者宋广亮的村子离下河村多远?”

    他朝东边指了指,说:“宋广亮属于上河村,约摸三百米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“现在才10点10分,那游书松应该还是上河村,咱们要是去见村长的话,得赶紧进村了。”

    我抬眼朝东边看了过去,隐约能听到一些哀嚎声,便点点头,说:“行!”

    说完,我让杨言、陈二杯、高佬等人在村外等着,我跟韩金贵俩人进村。

    那杨言跟陈二杯好似不放心,杨言说:“九哥,要不…我跟你一起去吧!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解释道:“不用,我跟老韩应该可以,再说,现在是法治社会,他们还敢拿我怎样!”

    那杨言好似还想说什么,被我给拒绝了,就让他们在这等着,要是游书松回来了,打一下我电话,他哦了一声,也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很快,我跟韩金贵朝村内走去。

    刚进村子,迎面走来一名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,那人是个光头,面目狰狞,一看就不像好人,要是没猜错,这人应该是游书松带过来的人,我也没理他,就想绕过他,进村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,那中年男子一把拦住我,在我身上打量了一下,开口道:“恁谁啊!来这干啥?”

    听口音像是北方人,我跟韩金贵对视一眼,正准备说话,那韩金贵朝我打了一个眼神,用一口湖北话说,“我们来这借牛犁田。”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好似听不懂韩金贵的话,厉声道:“恁说啥勒!讲国语!”

    我一愣,有些不明白韩金贵的意思,又讲了几句湖北话,这把那中年男子给急的,一手抓住韩金贵,就要开打,我特么总算明白韩金贵的用意了,他这是故意用湖北话跟那中年男子交流,目的是麻木那中年男子,估计是怕中年男子知道我们的身份。

    当下,我连忙朝那中年男子说:“我爸讲,他来下河村借牛犁田。”

    “借牛犁田?”那中年男子一脸疑惑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解释道:“现在是清明,快要犁田下谷种了,我爸来这借牛,打算把田翻一下。”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听着我的话,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脸色变了几下,好似不太相信我的话,就问我:“你是不是陈九?”

    “陈九?”我一愣,说:“谁是陈九啊?”

    为了装得像一些,我用湖北话问了一下韩金贵,“爸,谁是陈九啊!”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一听我说的是湖北话,厌恶的看了一眼,说:“进去吧!别待太久,否则,别怪我们不讲道理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对那中年男子虚伪的说了一句感谢的话,便跟韩金贵朝村内走了进去,心里则对那游书松不由高看几分,他应该是担心我们会找村长,故意留人在下河村。

    正所谓,你有张良计,我有过墙梯,那游书松千算万算,唯一没算到我会说湖北话,这才让我轻易混进来了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俩找到村长家,令我蛋疼的是,村长门口守了两个人,二十七八的年龄,牛高马大的,这让我跟韩金贵皱了皱眉头,玛德,只是进来找村长聊会天,还需要过关斩将。

    当下,我们俩相互交了一个眼神,就朝门口走了过去,那俩人一把拦住我们,厉声道:“村长不在家,去了上河村。”

    那韩金贵一愣,用湖北话说,“我找村长夫人借牛,村长不在也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这话的结果跟先前一模一样,那俩人一脸疑惑的盯着韩金贵,示意韩金贵说国语。

    有了先前的经历,那韩金贵自然不会说国语,一个劲跟那俩人飙湖北话,那俩人越是急,韩金贵的湖北飙的越快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在边上贼想笑,这韩金贵平常看上去老实巴交的,没想到坏起来,也特么是牛叉。

    大概交谈了一分钟的样子,那韩金贵一把拉住我,用湖北话说,“儿子,你跟他们讲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毫无声息地瞪了韩金贵一眼,玛德,他这一声儿子叫的倒是顺口,我特么先前喊他爸,是无可奈何,他这句儿子却是故意为之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爸说的啥?”其中一个人在我身上了一会儿,开口道。

    我正准备说话,他边上另一个人开口了,“哲哥,这人我好像认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浑身一怔,脚下不由朝后退了一步,就说:“这位哥哥,你应该认错人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应该就是你!”那人又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