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96.第896章 五彩棺(8)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正准备说话,就听到杨言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,他说:“九哥,我现在已经到了火车站,那个…我…不会路,实在是不好意思,你看…能不能来接我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头一松,立马说:“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!”电话那边笑道:“当初我说过,只要九哥一个电话,无论天涯海角,我势必会第一时间赶到。 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心里满满的感慨,这次让我最失望的莫过于郭胖子没来,不过,想到郭胖子开公司,肯定挺忙,也没多想,就把郎高电话告诉杨言,又告诉杨言,等会跟郎高一起回来即可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我忽然想起高佬他们也快到了,又给高佬打了一个电话,他告诉我,这次过来五个人,除了高佬跟瘦猴,还有三个是东兴镇的八仙,我怕他们到了不会路,就把郎高电话告诉他们。

    打完电话,我懊恼一句,早知道就跟郎高一起去火车站了,毕竟,杨言他们千里迢迢赶来湖北,不去接他们,有点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但是,想到游书松一众人,我强压心中那股愧疚,开始翻起一些风水书籍,打算先琢磨一些风水知识,一则这场丧事是我接手八仙宫以来第一场丧事,必须给那些八仙亮点真功夫,不然,八仙肯定不会服我。

    二则,那宋广亮死于清明节,必须找一处好的墓穴,一旦墓穴找次了,我怕镇不住死者身上的煞气。

    当下,我捧着老英雄给的那本阴宅手札看了起来,还真别说,在这上面果真找到一些关于清明节死人的墓穴,说是,清明节死人属于大凶之兆,墓穴以阴为主,需要二山夹一水,而墓穴则需要找在水边。

    原因在于,二十四个节气中,清明属于阴节,在阴节这一天死的人,阴气其中,若死者死的蹊跷,必定闹阴事,需以二山之阳镇阴,再以一水滋阴,目的是让死者躺在一个阴阳循环的地方,唯有这样,方能压住死者身上的煞气。

    令我郁闷的是,在八仙宫待了大半年,这附近的山少的可怜,更别说两山夹一水这样的地理位置,更为重要的是,这并不是说有山有水就行,必须是东边一山,西边一山,东边的山要高于西边的山,而水不易太多,且还需要是活水,若是有情水最为合适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,我头疼的很,这墓穴当真是难找,就给韩金贵打了一个电话,大致上是问他,这附近有没有这样的地方。他给我的答案很蛋疼,说是,这附近连山都没有,哪有那样的地方,除非往南边走,湖北与湖南交界的地方,可能有这种地方。

    随后,我跟他扯了几句,匆匆挂断电话,脑子不停地想,那宋广亮的墓穴找在哪合适,毕竟,办丧事之前,这墓穴要先找到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根本毫无任何头绪,我又翻了一下老英雄的阴宅手札,失望的是,那上面只提了那么一种地方,再无第二种方法,也就是说,要想让宋广亮入土为安,必须找到两山夹一水的地方。

    呼,我重重呼出一口气,抬头看了一下窗外,天边已经露出鱼肚白,快要天亮,掏出手机一看,时间是六点多了,按照时间来看,郎高他们应该快回来了,我收拾一下房间,又弄了一些果盘在客厅,也算是接客之道吧!

    刚弄好这一些,门口传来一阵响动,我怔了怔神色,打开门,好多人,黑压压一片全是人,站在最前面的是杨言、高佬、瘦猴以及东兴镇的三名八仙,他们后面则是一些陌生面孔,细数之下,约摸二十人左右。

    我先是将他们请进来,后是让杨言帮忙交待那些陌生面孔,然后问了他们一下,郎高怎么没回来,那杨言说,郎高还需要接人,估计一个小时后才能到。

    对此,我没说什么,就大致上跟那些人一一打招呼,又问他们,郎高有没有向他们交待什么。

    “陈九!”说话这人是一名女性,约摸二十五六的年龄,给人一种英气逼人的感觉,特别是一对眼睛,格外有神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抬头看了那女人一眼,就问她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说:“听郎高说,你打算让我们去坑游书松?”

    我没有隐瞒他们,将我的打算一一跟他们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听后,交头接耳一会儿,那女人又开口了,她说:“你这样做,不怕触犯法律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神色一紧,还没见到他们时,我就担心这群人过于正直,肯定不会同意我的做法,这不,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触犯法律吧!”也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这女人,我心里有股害怕的感觉,就好像老鼠见到猫那种。

    “谁跟你说不会?”那女人皱了皱眉头,说:“陈九,我告诉你,我们这群人都是警察班子出身,让我们替你干那种坑人的活,我们干不出来,你还是另找他人吧!”

    好吧!我不知道怎样回答她的话,就将眼神抛向她边上几个人,询问了一句,“你们也是这个意思?”

    “陈九兄弟,你别误会,我们来这自然是帮郎高的忙,有啥事,你直接吩咐就行了,只要不是杀人放火,其它事都好说。”说话这人站在那女人边上,五官还算清秀,给人一种温文柔雅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朱文俊!”那女人怒吼一声,“你别忘了你身份,哪有警察去坑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南烟,你就别犟了,咱们现在的身份不是警察,而是作为郎高的朋友来的湖北,我知道你是怪陈九带坏了郎高!”

    说着,那朱文俊好似想到什么,连忙朝我歉意的笑了笑,解释道:“我意思不是你带坏了郎高,而是…而是…艾玛,我意思是南烟看不惯郎高当什么白事知客,想让郎高继续当警察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不由多看了那南烟几眼,捣鼓半天,郎高暗恋的女人就是她啊,还真别说,这女人长的挺好看,特别是身上有股很奇特的吸引力,令人忍不住多看几眼,也难怪郎高会暗恋这女生。

    那南烟见我望着她,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说:“看什么看,信不信挖了你眼睛。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那个…南烟小姐,我跟大哥的事,三言两句讲不清楚,咱们能不能先商量一下眼前的事,万一过了时辰,恐怕…”

    不待我话说完,那南烟眉头一皱,沉声道:“陈九,我没心情替你办什么事,我来这里是为了把郎高带走,我希望你替郎高的以后考虑一下,毕竟,作为警察,他以后前途无量,而作为白事知客,你觉得他还有前途吗?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主要是她说的太对,别说郎高,就连我自己都看不到任何前途,正准备说话,就听到边上的朱文俊开口了,他先是拉了南烟一下,然后说:“南烟,够了,陈九兄弟不是你的犯人,别用审犯人的语气说话,再者说,那是郎高的私事,你管的是不是宽了点?”

    说完,那朱文俊朝我挤了挤眼色,起先我没明白过来,不懂他为什么挤眼色,直到他朝南烟那边努了努嘴,我特么总算明白了。玛德,他这是打算替郎高说媒。

    当下,我对南烟说,“我觉得朱大哥说的有道理,你与大哥又没啥关系,你凭什么管这么宽,还有就是我与大哥是拜把子兄弟,我们的事,还轮不到你插手,除非…除非你是大嫂,我才会听你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