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93.第893章 五彩棺(5)
    当下,我深呼一口气,双眼紧盯韩金贵,问他:“你们不愿意接手这次丧事?”

    他一愣,好似没想到我态度一下子就变了,支吾道:“我…我按照宫主的意思办,另外一些八仙,我没权利干涉他们。 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问他:“老韩,你觉得,有多少八仙愿意跟我们一起干?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伸手八根手指,又缩回两根手指,说:“连我在内,有六个,剩下二十几个八仙,恐怕不会掺合这事。”

    我跟了一声,跟郎高对视一眼,他冲我点点头,我放下心来,就对韩金贵说,“这样吧!你先回去召集一些愿意跟我们一起干的八仙,倘若没一人愿意,我陈九依旧要接手这场丧事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我语气不由高了几分,主要是我觉得这次被人欺负到头上了,玛德,我身为八仙宫的宫主,要是周边的丧事让游书松抢了去,我特么以后在八仙一行还咋混?

    不就是叫人么,我特么也能叫。

    随后,我跟韩金贵大致上交待了几句,与他商定晚上11点,把愿意一起干的八仙找过来,剩下的人,我来想办法。

    那韩金贵在我身上盯了好长一会儿,好似想说什么,最终叹了一口气,转身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待他离开后,那郎高立马凑了过来,说:“九哥,不就是叫人么,我以前在警校那会认识不少人,我能替你找来三十人,个个都是好身手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那游书松既然带这么多人过来耀武扬威,我这边自然不能弱了势。

    当下,我给蒋爷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响了七八秒钟的时间,蒋爷接通电话,喜道:“小九,听说你现在升官了?当上宫主了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过年的时候,只是打电话给蒋爷拜年,至于八仙宫的事,从未跟他提及,没想到蒋爷还是知道了,就说:“是啊!不知蒋爷最近过的可好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那样!”他嘀咕一句,“一把年纪了,天天就盼着等死了。到时候,你可得把我安稳抬到山上哈!”

    “蒋爷,您老身子骨健康的很,哪有这样说自己。”我跟蒋爷随意的扯了几句,都是一些没营养的话。

    大概扯了三四分钟的样子,蒋爷忽然开口道:“小九,你小子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说吧,遇到啥难事了?”

    我没跟他客气,把宋广亮的丧事大致上跟他说了一下,又将游书松的事说了出来,就问他:“您看,您有时间来一趟湖北么?”

    “湖北啊!”他微微一愣,好似考虑到什么,就说:“你先等下,我跟人商量一下!”

    说完,他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这让我微微有些失望,我本来是打算叫蒋爷过来撑门面,毕竟,他辈分摆在那,至少能镇住游书松。需知这次丧事,不单纯是一场简单的丧事,而关系到王木阳想到南方来搞丧事,一旦这次让他成功,以后哪里还有我们八仙的位置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给长毛医生杨言打了一个电话,那杨言二话没说,就说他正在长沙,明天早上六点能到湖北十堰。

    我又给郭胖子打了一个电话,本以为那家伙想也不想会过来,毕竟,从初中到高中,我俩一直是死铁,哪知,他这次直接来了一句,“九哥,我忙着公司的事,没空过去,这样吧!我给你打点钱,你自己拿钱请人吧!”

    说完,电话传来一阵忙音。

    我有些反应不过来,这还是我认识的郭胖子么,平常一个电话,他立马赶了过来,而现在…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我重重叹出一口气,或许他是真的忙吧!

    那郎高见我脸色不对,就问我,“九哥,是不是郭胖子不来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解释道:“他公司刚开没多久,应该挺忙吧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郎高在我肩膀重重拍了一下,安慰道:“九哥,你也别多想,人就是这样,一旦分开久了,感情自然生疏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而是掏出手机,翻着通讯录,我忽然发现,我不知道该给谁打电话,就觉得通讯录的电话好陌生,心里苦涩的很,一个人混成我这样,也没谁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收起手机,也不想再打电话,主要是怕被拒绝。

    那郎高好似看出啥,推了我一下,说:“九哥,给高佬他们打电话,他们应该会过来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也没说话,翻到高佬号码拨了过去,不一会儿就听到高佬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陈八仙,好久没见你给我打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了笑,的确是这样,平常忙着工地的事,很少有时间给高佬打电话,歉意的笑了笑,说了一些抱歉的话,又把宋广亮的丧事说出来。

    他听后,说:“明天早上七点,我跟瘦猴到十堰,对了,我们东兴镇还几个八仙现在也在广州打工,我问下他们意思,要是他们愿意去的话,我带他们一起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酸酸的,对高佬说了一番感谢的话。

    他说:“你这说的是哪里话,我虽然在广州给人干苦力,但,我骨子里还是八仙,现在八仙有事,我哪能让干看着,这可是关乎到我以后能不能继续当八仙勒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又跟他扯了几句,才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我又给往日较为熟悉的人打了电话,无一例外,都是一句,我现在忙,哪里有时间去湖北,你自己解决吧,实在不行,我给你打钱。

    一连打了十来个电话,愿意来湖北的只有高佬他们跟杨言,这让我心中格外苦涩。想想也就释然了,他们又不欠我啥,凭什么来湖北帮我撑场面,倒是我想多了。

    想通这个,我收起手机,苦笑一声,对郎高说,“只有高佬跟杨言过来!你那边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我在警校那会,一个班三十二个人,全部到位,有一部分今天晚上一两点能到,还有一部分明天早上六七点能到。”他说这话的时候,声音特别低。

    我知道他是怕我伤到我自尊,我这边才来了几个人,他那边却是一个也不少。

    艾!或许是我混的太差吧!

    随后,我们又大致上聊了一下怎样面对游书松,那郎高说,游书松这次是有备而来,咱们不能在气势上输了,实在不行,花点钱去请一些人来撑场面。

    我没同意这个要求,要是让游书松识破了,反倒会让我们成为笑话,倒不如顺其自然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手机响了起来,掏出来一看,是蒋爷,我连忙接通电话,就听到蒋爷说,“小九啊!实在不好意思,我这边有点事,恐怕来不了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说了一句没关系,便挂断电话,心里特别不是滋味,重重地叹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九哥,没关系的,他们不来,我这边有三十几个人,再加上高佬杨言他们以及八仙宫一部分八仙,咱们人数不见得比他们少。”那郎高在我肩膀重重地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嗯!”我点点头,顺势坐了下去,郎高说的对,有这么多人,我们在气势上不见得会输给游书松,实在不行,我特么就算豁出这条命,也要把这次丧事给抢回来,这关乎到我们八仙的颜面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