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90.第890章 五彩棺(2)
    当下,我问了一下韩金贵具体是啥情况。

    他说:“死者是一名中年男子,今年四十七八岁的年龄,主家请了我们八仙宫的一些八仙去看,大家都说这丧事不好弄,想让你去帮忙办理,一则你当宫主以来,大伙还没见过你抬棺,办丧事,或多或少有人对你这宫主有些不服气,二则,清明节死人,煞气较重,大伙想看看你到底有几分本事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他说的倒是实话,从接手八仙宫以来,我跟郎高他们一直在工地干活,根本没有触碰丧事,而最近一些八仙对我也没以前那般热情,甚至有不少流言蜚语,说我是靠老夫人的钱财才当上宫主,毫无半点本事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样,郎高才会三天两头找韩金贵问,附近有没有死人。

    现在人是死了,可特么却是清明节死的,这事是真心不好办。

    那韩金贵见我没说话,还以为我怕了,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之色,开口道:“如果不行,由我来吧!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说:“不用了,既然大伙想想看我办场丧事,那便随了大家心意吧!”

    说着,我又问了一下关于死者的情况,他告诉我,死者叫宋广亮,死法有点蹊跷,莫名其妙就死了,医生也检查过身体,毫无病重,附近不少人说宋广亮是遭了报应,也有人说,宋广亮是被他外甥诅咒死的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前者在农村较为普遍,很多死法蹊跷的人,都会被认为遭了报应,至于后者倒是鲜少有人提及,被外甥诅咒死?有点扯淡了吧?

    我问他原因。

    他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缓缓开口道:“宫主,我们农村有句俗话,不知你听过没?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俗话?”

    “正月不剃头,剃头死舅舅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他眼睛一直盯着我,好似想从我脸上看出什么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浑身一怔,我小时候听人提过,这事要从清军入关时说起,大清皇帝为了‘削平四周,留守中原’的治国主张,决定推行一种奇怪的发式,‘金钱鼠尾’型,将四周头发全部剃光,仅留头顶中心的头发,其形状如金钱,而中心部分的头发,则结辫下垂,形如鼠尾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中华大地五千年,经历了无数次朝代更替,对于谁当皇帝,老百姓并没有表现的很激烈,反倒是一场剃头的变革,惹恼了其中一部分人。

    有些老百姓认为剃头是对他们人格的侮辱,因此群起反抗。然而,老百姓哪里扛得住清皇帝的军事打压,一声令下,接连出现扬州十日和嘉定三屠等悲剧。

    人啊,都是怕死的,连番打压让一些老百姓苦不堪言,也不再高喊,‘头可断发不可剃’的口号,而是以‘正月不剃头’来表达对明王朝的思念,实为思旧,为了掩人耳目,便讹传为死舅舅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,居然会在湖北遇到这种事,就对韩金贵说,“这事不可能吧!只是正月剃个头,怎么可能导致舅舅身死。”

    他深叹一口气,说:“艾!农村就这样,那宋广亮的几个兄弟,已经将他外甥给抓了起来,关在一间柴房里,说是等宋广亮下葬时,要用他外甥陪葬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就问他:“那可是他们亲外甥,他们怎么下的了手!”

    他苦笑一声,解释道:“宫主,你可能不知道他们家情况,那宋广亮兄妹六人,前面五个皆是男性,最后一个是女性,也就是他们外甥的母亲,这女人嫁的比较好,小有家底,而宋广亮几兄弟,一个个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,一年到头就守着家里几亩土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顿了顿,继续道:“听人说,宋广亮兄弟几人经常找妹妹借钱,都被拒绝了,这让兄弟几人对这个妹妹没丝毫好感,久而久之,兄妹六人面和心不合。现在出了这事,兄弟几人哪里会放过这个妹妹,就打算讹一笔钱,替老大宋广亮办丧事。哪里晓得,这个妹妹根本不干,扬言要报警抓了他几个哥哥,说是他们私扣人员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只觉得脑子乱糟糟的,这人才刚死,家庭矛盾就爆了出来,我不敢说谁是谁非。至少,我对那宋家几兄弟都没啥好感,对那宋广亮的妹妹也没啥好感。

    “那他们打算怎么办丧事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知道,尸体被搁置在家里,估计要等那几兄妹吵个结果出来才能办丧事。”那韩金贵解释一句,又说:“对了,宫主,那宋广亮死在清明节,会不会真是遭了报应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我都还没看到死者,哪里晓得死者是怎样死的,再说,对这一家子人,我没啥好感,对他们的事也是兴趣乏乏,就说:“等他们请八仙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,咱们现在操心这事,当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。”

    那韩金贵说了这么一句话,就准备走,我说:“老韩,留下来吃顿便饭,顺便向你打听一些事。”

    他一愣,倒也没拒绝,我便让郎高他们去镇子上炒了几个菜,又让他买了几瓶啤酒,我们几人围着桌子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后,那韩金贵见我迟迟不开口,就问我:“宫主,你想打听啥事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举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杯,说:“老韩,我们来湖北已有大半年,这八仙宫也差不多快竣工了,我想跟你告个别,以后这八仙宫由你看着,我跟郎高他们打算去一趟东北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因为二哥杨大龙最近打了好几个电话,让我们找个时间去东北,说是有事相求,而我这段时间一直在工地干活,再加上刚接手八仙宫,琐事特别多,便一拖再拖,更为重要的是,东北是王木阳的地盘,我们几人贸然过去,恐怕会惹祸事。

    “嗯?”他好似没反应过来,就说:“去东北好,那边有八大金刚,他们处理丧事的方式,与我们南方的八仙大大不同,可以学习一番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好似想起什么,一把抓住我手臂,沉声道:“宫主,你要东北?不行,这事万万不行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