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88.第888章 后殿
    听着韩金贵的话,我想也没想便跟着他走进后殿。

    说实话,后殿真心不咋滴,约摸六十来个方,比一些贫民窟还不如,好些地方甚至破败不少,特别是最左边的八尊神像,或许由于年代久远的缘故,那八尊神像已经面目全非,勉强能看清脸部,要是没猜错,这八尊神像应该是吕洞宾等八位八仙。

    我问那韩金贵,咋不把神像摆在前殿,他说,太破旧了,摆出去只是让人笑话罢了。

    好吧!我也比较认同这种说法,毕竟,那八尊神像的确破的不像样子,倒不如放在后殿,也没再深问下去,就问他第三件事是什么。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在后殿找了两条木凳子,又给我递了一根烟,点燃,深吸一口,叹声道:“宫主,你与王木阳的恩怨,我听人说过一些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我与王木阳的事,在曲阳闹得挺大,他知道也属正常,就示意他继续说。

    本以为他会厉声批评我一顿,哪里晓得,他一掌拍在自己大腿上,说:“宫主,这事干的漂亮,王木阳那小子仗着玄学协会,不把我们这些传统八仙放在眼里,甚至扬言要让我们传统的八仙无安心立命之地。”

    这话我倒没听说,反倒听蒋爷说,王木阳野心挺大,要霸占全国丧事,让火葬场在全国各地开花结果。说白点就是,王木阳极力推荐火葬,他的目标是,在将来的某一天,火葬场不再开在城里,就连农村也会弄上火葬场,到时,后人都是捧骨灰盒了,我们这些八仙当真是无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就问他:“你对火葬怎么看?”

    他叹声道:“新社会,新事办,我也不是迂腐之人,这火葬从土地资源、环境污染的角度来看,的确是好方法。但是,咱们中国的土葬有几千年的丧事文化,要是就这样断了,难免会让人说,忘祖。再者,有些地方对丧事文化特别注重,若是强行为之,恐怕会招来反感。所以啊!火葬有利有弊,土葬也是有利有弊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这韩金贵说的中规中矩,既没偏袒土葬,也没鄙夷火葬,倒是说出了一些实情,就拿一些城市来说,一寸土地一寸黄金,就算后人有心替老人买一块土地土葬,但是,那价钱,也足够让95%的人止步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也不好说什么,毕竟,时代在进步,有些东西需要取其早看,取其精华,无论我们愿不愿意承认,这个社会无时无刻都在变化着,或许这是应时代而变,又或许这是社会进步的必然结果,并不是某一个人能阻止,即便是我,也没那么大的心。

    当下,我跟他扯了一些火葬跟土葬的问题,也没说出个所以然,索性也不再说这个问题,就直接地问,第三件事。

    他抬头瞥了我一眼,说:“宫主,从你入行当八仙,先是经历双棺、活葬、双生花、阳棺、空棺、九子棺、后是经历印七、收鸟、风葬、飨尸、以及前段时间的阴棺,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?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我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太尊重死者了,骨子里的思想太迂腐,有些事情没必要恪守其规矩,只需按照新社会的思想来办即可,你要知道无论阴间还是阳间,时时刻刻都在变化,老祖宗的规矩要传承下去,不错,但是,咱们作为当代人,需要创新,需要加入一些自己的东西进去,才能让一场丧事完美落幕。”

    他淡淡地说出这么一段话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,很多时候,我就在想,按照《六丁六甲葬经篇》上面的内容来说,的确有些东西不适合当今这社会,就如那上面说,丧事需要用后人的衣物陪葬,以此证明后人对先人的尊重。

    可,现在的后人,哪有人愿意用衣物陪葬?那多不吉利啊!故此,我一直没将这种丧事方式说出来,而是按照现在人能接受的一种方法去办丧事。

    那韩金贵见我没说话,还以为我生气了,就说:“宫主,我不是否定你的做法,只是,万事都需要变通,我希望你性子能灵活一些,不求与王木阳势均力敌,但求你能带领我们八仙混个温饱,别让人一听我们是八仙,就冲我们抛来鄙视的眼光,我…我…我们八仙不贱,只是家境没别人那般好而已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那韩金贵掏出烟,点燃,深吸几口,重重叹出一口气,个中无奈与辛酸,或许只有当时人才知道吧!

    我紧了紧拳头,没有说话,脑子不由想起在老家过年的那一幕,村里的年轻人都聚集在一起,唯独我没勇气去,不是我比别人少胳膊少腿,只是因为我这职业不光彩,只是因为我干的活,在别人眼里低贱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莫名其妙的苦涩起来,学着韩金贵的样子,掏出烟,点燃,深吸几口,我们俩谁也没有说话,就这样的,默默地抽烟。

    一支香烟过后,那韩金贵又给我掏了一支,替我点燃,猛地朝我跪了下来,吓得我连忙拉起他,就说:“您老这是干吗呢,这不是折煞小子么?”

    “宫主!”他声音有点沉重,死活不愿意起来,说:“我入行当了十五年八仙,深知八仙的艰难,更知我们八仙活着不易,我这第三件事便是恳求你,一定要让我们八仙抬起头做人,真的,宫主,我们八仙是人,是堂堂正正的人,我们不低贱,低贱的是人心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里更加苦涩,多多少少有点明白他的苦心,就点点头,说:“势必谨遵您老的意思,让我们八仙能抬起头做人,决不让任何人欺负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连忙去拉韩金贵,他缓缓起身,连说三声好,道:“小九,将来你若辉煌发达,切莫忘了今日一言。”

    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。”我沉声道。

    他满意点点头,开始给我讲了一些关于八仙的事,又告诉我那火龙纯阳剑的来历,据他所说火龙纯阳剑是吕洞宾成仙前所使用的宝剑,对邪物有着克制效果,在遇到难抬的棺材时,可以将火龙纯阳剑挂在腰间,用来辟邪,也可以用火龙纯阳剑代替丧事上的招魂幡,其效果比招魂幡要好上数倍。

    当然,这火龙纯阳剑必须用在邪门的丧事上,一般丧事还是以招魂幡为主,而抬棺的时候,若无异事,不能将火龙纯阳剑带在身上,说是火龙纯阳剑本身阳气过重,会伤到死者魂魄,唯有遇到异事方可随身佩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