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87.第887章 宫主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对韩金贵说,“韩宫主,小子尚且年幼,比不得在座诸位,哪有资格接这火龙纯阳剑,还望您老三思而行。”

    他眉头一皱,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,就说:“陈九,你莫不以为,我传你是火龙纯阳剑是因为钱?”

    说着,他语气重了几分,“作为八仙,理应送人入土为安,贪不得半分钱财,我韩某人作为一宫之主,自然铭记祖训,不敢有半分妄念。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他以为我不接火龙纯阳剑,是因为老夫人的缘故。毕竟,我算是老夫人的救命恩人,而老夫人又往八仙宫砸了这么多钱,难免会让人想歪。

    说白点,这社会先看钱,再观人。

    “韩宫主,小子并非这个意思。”我连忙解释一句,坦诚说,对韩金贵还是挺有好感的,从他面向来看,应该属于比较正直的八仙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是这个意思,便接下火龙纯阳剑。”那韩金贵立马说。

    这让我有些束手无措,要说不想当宫主,那是骗人,我就是普通老百姓,自然也希望自己有点身份,更希望父母能因我而感到自豪。

    很粗糙的理由,却是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。

    那韩金贵见我不说话,正准备开口,一边的老夫人忽然站了起来,说:“小九啊,傅家几口人命,全是因你而获救,倘若你不愿当这宫主,老身对这八仙宫可没兴趣,更不会往这里投钱,就让这八仙宫慢慢衰败下去,直至消失在历史长河当中。艾!一想到八仙宫要消失,老身这心里啊,就像吃了几斤黄莲,苦啊!好端端的一门手艺,就这样没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自然懂她意思,说是撤资,实则还不是想让我接手八仙宫。我朝韩金贵瞥了一眼,他冲我点头,也没说话,我又看了看李建刚等八仙,他们都向我点头,意思是让我当宫主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一大老爷们,还墨迹啥,你的梦想不就是让八仙活的更好么,现在就是一个机会。”那郎高陡然站了起来,直接冲我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微微点头,这倒是真话,就尴尬的笑了笑,对韩金贵说,“我真的行么?”

    “肯定行,只要你心系八仙,咱们八仙宫早晚能壮大,将来的某天,一提到棺材,世人都会想到我八仙宫,老祖宗的手艺也能传承下去。”他豪气的丢下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小九,我看好你!”那李建刚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个个八仙纷纷发言,大致上支持我当宫主。

    坦诚说,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力挺我,更不知道韩金贵到底是什么意思,只觉得幸福来的太忽然。

    别看这八仙宫破旧不堪,就我了解的来说,湖北八仙宫是整个南方八仙的发源地,传闻吕洞宾成仙的时候,就是在这处地方白日飞升。

    后来关于那八位神仙的传说越来越多,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八仙宫不少,甚至有上百之数。但是呢,现在这社会现实的很,各地八仙都想着怎样让自己的腰包鼓起来,哪里会在乎什么八仙宫,演变到现在,所谓八仙宫不再是圣地,而成了八仙聚集的地方,更无宫主之说,就算有些八仙宫有宫主,那也只是一个相当于‘包工头’的角色,领着一众八仙抬棺赚钱罢了,毫无纪律可言。

    正是基于这些东西,让我心里产生了一种想法,能不能将所有八仙聚集起来,就如一些小说家,在各地有着作协,又如大中国在世界各地有着领事馆,万物本是同根同源,我们八仙为何不能这样呢?又为何让人提起八仙,便把我们看作低贱的工种?同样是人,同样在为这社会付出,我们八仙凭什么让人看不起,只因我们吃的是死人饭?只因我们干的是最苦最累的活?只因这个便让我们这个行业,披上低贱一词?

    在这一刻,我感觉内心有股无名之火正在燃燃点燃,便对那韩金贵说,“行,我当!”

    我到现在还记得,那天是06年的10月,而我的人生,也正是因为‘行,我当!’这三个字而改变,让我在后续的抬棺生涯中,不再单纯以抬棺为主,也想着替八仙谋一些福利。

    人,都是自私的,我也不例外,我也有自己的小算盘。

    那韩金贵见我同意下来,大笑起来,立马让八仙开始准备祭奠,说是按照八仙的规矩,传火龙纯阳剑务必当着老祖宗的画像进行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功夫,那些八仙搬来一张八仙桌,又在上面摆了几样简单的祭品,最后找来一只公鸡,又弄了一些鞭炮,这准备工作算是做完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那韩金贵开始安排八仙站位,这站位是以当八仙的资历来排,郎高跟陈二杯被安排在最后面。

    令我没想到的是那李建刚居然站在第二排,而从年龄来看,他估计四十岁上下,比其他八仙要年轻的多,我问了一下韩金贵,他说,李建刚跟我情况差不多,18岁便开始入行当八仙,足足当了二十三年,在湖北这一片也算是小有名头。

    待安排好站位后,老夫人站在右侧,韩金贵站在最中间,而我则站在左侧,那韩金贵先是喊了一段词,大致上是关于八仙的一些朗诵词,然后让八仙点燃一封鞭炮,最后将火龙纯阳剑拿在手里,朝吕洞宾画像作三个揖。

    “陈九,这火龙纯阳剑在八仙宫传了一百多代,到你手里,韩某人也记不清到底是多少代,只望你接下火龙纯阳剑后,切莫心生妄念,切莫唯利是图,切莫罔顾同门,需切记一句话,咱们八仙以尊重死者为前提,送死者入土为安,结万世善缘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那韩金贵拿过一只公鸡,用火龙纯阳剑割开鸡喉,放了一些鸡血,然后又烧了一些黄纸,最后将鸡血洒在火龙纯阳剑上,开口道:“弟子韩金贵,自愧当宫主十年有余,未能弘扬老祖宗思想,实属愧对八仙之名,自今日起,弟子将宫主之名传于陈九,还望老祖宗庇佑其万事顺意。”

    言毕,他将火龙纯阳剑递了过来,沉声道:“陈九,接剑。”

    我深呼一口气,一脸沉色接过火龙纯阳剑,入手感觉这剑格外冰冷,特别是剑刃处给人一种寒光闪闪的感觉,无须猜测,这火龙纯阳剑必是世间少有的宝剑。

    接过剑,我朝韩金贵弯弯腰表示礼仪,就见那韩金贵将身上的道袍脱了下来,就连帽冠也摘了下来,一并朝我递了过来,说:“陈九,此乃八仙宫宫主衣物,由于八仙宫实在穷酸,无钱置办新装,只能请你将就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点头,接过衣物,就听到到那些八仙吆喝起来,“德从宽处积,福向俭中求。”

    一时之间,八仙宫内一片喧嚣之声,也正是从这一刻起,我接手八仙宫,成为一名真正的八仙,然,我深知将来的路并不好走。因为,我不再是一个人,而是身后跟着几十名八仙,他们能否温饱,能否让我们八仙受人尊重,全压在我身上。

    现在想起那一幕,只觉得当初接手八仙宫有些仓促,要知道那时候我只有十九岁,哪里有资格当啥宫主,甚至可以说,我这宫主之位,有50%是因为老夫人的钱,还有50%,或许是韩金贵看中我将来,又或许是韩金贵知道我有个师傅,具体是怎么个想法,那韩金贵一直没说,哪怕时至今日,他依旧不肯告诉我。

    扯远了,言归正传。

    待弄好仪式后,那韩金贵又让八仙点燃一封鞭炮,这传位算是完成了,那韩金贵则不再说话,默默地将最上面的太师椅搬开,又找来一条凳子放在郎高边上,说是,从今天开始,他只是普通的八仙,让大家别再叫他宫主,拿他当普通八仙即可。

    对此,我本想劝说一句,但是,那韩金贵笑道,所谓宫主之名,只是咱们八仙内部的叫法,切莫让外人听见,否则会让人笑掉大牙。

    我当然懂他意思,这就好比乞丐,说自己是乞丐王,实则还是个乞丐,只会招来别人的讽刺罢了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问他,“你先前不是说,有三件事么?这第二件事是什么?”

    他站起身,笑道:“第二件事是关于老夫人,而第三件事则是你我之间的私事,待会议结束,你我私下交谈即可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坐了下去,示意老夫人说老夫人说第二件事。

    老夫人也没客气,跟我们说了一下第二件事,大致上是傅家出资重修八仙宫,工期大概需要一年的时间,在这一年时间内,老夫人空出老家的房子,给我们这群八仙做个临时聚集地,老夫人又承诺以后八仙宫内的八仙,每个月能领到傅家的六百块钱,无论人数,这六百一个月的工资,只要老夫人活着,这工资绝对不会断,算是感谢我对傅家所做的一切。

    按照我以往的性格,肯定会拒绝老夫人的好意。但是呢,现在不同了,现在我身后有一群八仙,要是拒绝的话,八仙们最基本的生活保障没了。

    于是,我也没说话,算是默认老夫人的承诺,不过,对于老夫人说把老家的房子给我们做聚集地,我没同意,主要是她老家那房子太豪华,我们这群八仙只是普通的农村,在那高档房子内,显得有些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一众八仙对老夫人感谢一番,每人凑了一些钱财,在八仙宫内请老夫人吃了一顿看似丰盛,实则不丰盛的中餐。

    吃饭期间,那梨花妹跟中年妇人走了出来,俩人眼睛哭的通红。

    饭后,我们一众八仙送走老夫人跟中年妇人,至于梨花妹,她并没有离开,说是我在那,她就在那,也不晓得那中年妇人咋想的,居然同意梨花妹的说法。

    对此,我也是醉了,这梨花妹有病吧?傅家家大业大,跟着我一抬棺匠干吗?就问她原因,她说,“乔师叔临走的时候交代了,让我一定要照顾好你。”

    不提乔伊丝还好,一提乔伊丝,我对梨花妹意见更深,根本不想搭理,便于一众八仙简单的做了一个自我介绍,直到下午六点的样子,那些八仙才一一归家,只留下韩金贵、李建刚两人。

    待那些八仙离开后,那韩金贵找到我,沉声道:“宫主,随我去后殿,关于八仙的一些事宜,需要向你交待一番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