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86.第886章 火龙纯阳剑
    一听韩金贵的话,那郎高拉了我一下,轻声道:“九哥,看这情况,恐怕你要走运了。 ”

    我不懂他意思,这段时间倒霉的要死,好不容易赚了一百万,居然被傅国华要了过去,现在身上就一万来块钱,还是借杨大龙的,要说这世界上最倒霉的人是谁,非我莫属了,哪里会有好运。

    当下,我朝韩金贵走了过去,那郎高也想过去,被韩金贵一句,“这位小兄弟,这是我们八仙的事,暂时还要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那郎高听着这话,尴尬的笑了笑,就让我作个好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走到韩金贵边上,他是让大家都坐下,后是安排我坐在他边上,按照我的想法,这位置肯定不能坐。哪知,那韩金贵说:“小九啊,如果想替八仙们争口气,你便坐在这位置上,若是你不拿自己当八仙,便随你了。”

    好吧!欲擒故纵,我哪能不明白他意思,正准备说道几句,一直未曾开口的老夫人忽然说话了,她说:“小九啊,这八仙宫已经被老身买了下来,你拿这当自己家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诧异的瞥了她一眼,又看了看韩金贵,心中疑惑重重,按照我们八仙的规矩,哪有人卖八仙宫的,这特么是要遗臭万年啊。

    那韩金贵好似看穿我意思,尴尬的笑了笑,解释道:“事情是这样的,老夫人出资五百万,将这八仙宫买下,打算重新装修一番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好似怕我误会,继续道:“这卖八仙宫的钱,我们这些八仙分文未取,悉数投到新八仙宫的建筑当中,这点老夫人可以替我们作证。”

    当下,我将眼光看向老夫人,她点点头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那韩金贵见老夫人点头,又说:“按照老夫人的要求,新八仙宫是送给你的,原本我们这些八仙有些不服气你当宫主,须知,这八仙宫我们也投了钱的,便派人到你老乡打听了一些事情,对你的所作所为,我们在座的各位佩服的很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顿了顿,眼神扫视了在座的一眼,继续道:“小九,我也不瞒你,我们这群八仙老了,好几个八仙已经快六十了,体力大不如前,还有些八仙,50来岁了。人啊,一旦老了,什么病疼都出来,腿脚也没以往那么利索,别说抬棺,就连走路都费劲,基于这些因素,今天韩某人将大家叫过来,主要因为三件事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韩金贵朝底下的李建刚打了一个眼色,那李建刚立马朝门口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待李建刚走后,那韩金贵坐了下去,再次让我入座,我还是不敢坐下,就傻愣愣的站在那,这把韩金贵给急的,不停地客套着,“小九,你先坐下来,等建刚拿来东西,咱们再详谈。”

    “韩老先生,我…”我有些尴尬,根本不知道说啥。

    那老夫人见我一脸窘相,笑道:“小九,老身上了年纪,身子骨不好,莫不是非得让我请你坐下,你才肯入座?又或者,你看不起老身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您老言重了。”我朝老夫人弯弯腰,丝毫不敢忤逆她意思,须知,尊老,一直在大中国的美德,我自然不会忤逆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但是,让我坐这位置,我总觉得心里忐忑,说难听点,这凳子烫屁股,一旦坐下去,便等于变相承认某件事,要是普通事,我或许会毫不犹豫同意下来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在八仙宫内瞥了几眼,就发现不远处有一条小号的凳子,我立马走了过去,将那凳子搬了过来,坐下,又歉意的冲他们笑了笑,说:“我坐这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刚坐下,那些八仙面色变了又变,到后来都满意的笑了笑,也不说话,便开始各自唠嗑,都是东家长西家短,跟普通农村没啥差别,反倒是韩金贵跟老夫人好似在低声交谈什么,时不时会朝我瞥几眼,然后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我坐在边上发愣,主要是在座这么多人,我只认识郎高他们,而他们坐的位置又离我有点远,根本找不到人说话,偶有几个八仙问我,说的都是家乡话,我特么根本听不懂,只能冲他们笑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半小时的样子,那李建刚出现在门口,令我疑惑的是,他手里拿了一把剑,约摸三尺,剑身为玄铁所铸,薄而锋利,透着淡淡的寒光在阳光照射下,褶褶生辉,剑柄为一条金色龙雕案,显得务必威严,剑柄下面挂着一抹红色的吊坠,整柄剑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,总觉得那剑不像是普通的剑,这让我不由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随着李建刚的出现,原本喧嚣的宫内,立马静了下来,当真是落针可闻,特别是一众八仙的面色,格外凝重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柄剑,这让我更加好奇了,正准备询问一番,那老夫人朝我摇摇头,示意我不要说话。

    只见,那李建刚拿着剑恭敬地交给韩金贵,说:“韩宫主,火龙纯阳剑已取来。”

    那韩金贵满意的点点头,示意李建刚退下,他则挥舞了几下,又在宫内扫视几眼,缓缓开口道:“刚才韩某人说过,此次让大家过来,有三件事要宣布,其中的第一件事便是这火龙纯阳剑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面色一沉,双手捧剑朝东方鞠躬三次,方才开口道:“在座的诸位都知道八仙源于真正的八位神仙,吕洞宾(吕岩)、张果老(张果)、铁拐李(李玄)、汉钟离(钟离权)、何仙姑(何琼)、韩湘子、蓝采和、曹国舅(曹景休),我们八仙应该向这八位神仙学习,不求名流千古,只求问心无愧,更求莫愧于人。”

    言毕,他将火龙纯阳剑放于桌面,双眼紧盯我,开口道:“陈九,经我们勘察,你属八仙翘楚,堪称年轻一代楷模,八仙得你,实属八仙之幸,让老祖宗的行业得以传承下去。今天,我谨代表湖北八仙宫,将这火龙纯阳剑赐予你,还望你领着我们八仙混个温饱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哪敢同意,那火龙纯阳剑,我以前听老王说过,是八仙之一吕洞宾的随身佩剑,那老王当时提到火龙纯阳剑时,一脸羡慕的表情,说是这辈子能看一眼,便死而无憾。

    而现在那韩金贵居然要将火龙纯阳剑传给我,再联想到先前的座位,我立马明白过来,他这是打算让我做八仙宫的宫主。这忽来的惊喜,令我有些发懵,我一年轻小伙,哪里有资格做八仙宫的宫主,在座哪位资历不比我老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