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82.第882章 乔伊丝的离开
    我跟郎高他们在湖边待了约摸半小时的样子,便直接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路上,郎高问了我几个关于傅浩的事,他问我,傅浩家人的病怎么弄,又问我要不要去傅浩家里看看。

    对于这两个问题,我想了一下,就告诉他,傅老爷子的棺材随着仙蛤村塌陷,他家人应该能不治而愈,至于去他家,说实话,我不太想去,主要是因为傅浩太特么有钱了,去他家,我特么自卑啊!

    来到医院,天已经大亮,我们一行人先是去了乔伊丝的病房,失望的是,我没看到乔伊丝的身影,反倒是梨花妹坐在床头不停地哭泣,这让我心头一紧,刚进病房,就问她:“乔伊丝呢?”

    她抬头瞥了我一眼,也不说话,低头继续抽泣。看这情况,她应该是知道仙蛤村的事了,我也没再说话,就在边上坐了下去,那郎高跟陈二杯则找了一条凳子坐在我对面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,我们四人都没说话,整个病房静悄悄的,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**分钟,那梨花妹猛地抬头,说了一句令我们所有人都想不到的话。

    她说:“陈九,给我四千块钱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懵了,她要钱干吗?就问她原因。

    她语气一变,厉声道:“住院不要钱啊!你,陈二杯,还有乔师叔,你们三人的住院费谁给了?”

    好吧,我特么居然忘了这事,我们几人在这医院的确还没给钱,也难怪梨花妹还在这,捣鼓半天,是医院不让她走。

    当下,我把银行卡交给郎高,让他取五千块钱,四千交住院费,还有一千块买三张回湖北的火车票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梨花妹立马站了起来,就说:“买四张,我也要去湖北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我想也没想,直接拒绝了,主要是梨花妹这人给我的感觉不好,要是带她在身边,早晚会出事。我当初答应傅国华照顾梨花妹不假,但,绝对不会带她在身边,顶多是替她交点学费。再说,这梨花妹已经成年了,我相信以她的脑子,想要赚钱应该挺简单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梨花妹冷笑一声,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必须确定,这样吧,我答应过你爸照顾你,你把卡号给我,以后每个月的生活费,以及学费,我会定期打到你卡上,直到你大学毕业。”我冲她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必须跟你去湖北,否则,有些东西,你永远拿不着,有些事情你永远都不可能知道。”她赫然起身,双眼紧盯我。

    我没理她,就觉得这女人太特么能伪装了,天知道她哪句是真话,哪句是假话,就我这脑瓜子,肯定不够她玩,就催了郎高一句,让他赶紧去取钱以及买火车票。

    那郎高嗯了一声,正准备走,就见那梨花妹猛地掏出一张光碟,在我面前晃了晃,开口道:“陈九,你确定不带我去湖北。”

    一看光碟,我浑身一怔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光碟,这是傅浩送我的歌碟,我当初还脑抽的想找傅浩买,结果被告知这光碟值几十万。后来那傅浩将这歌碟送给我,我又转身送给乔伊丝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歌碟居然会出现在梨花妹手里,要知道乔伊丝最崇拜的就是黄家驹,甚至可以说,她唯一的乐趣便是听黄家驹的音乐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在你手里?”我沉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乔师叔送的呗!”她再次扬了扬光碟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以乔伊丝对黄家驹的喜欢,她不可能将这歌碟给你。”我厉声道,又朝郎高他们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,找个机会将那歌碟抢回来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好似看穿我们的动作,笑道:“她当然不可能送给我,想要知道个中原因,就给我买张去湖北的火车票呗!”

    我特么真想骂人了,没好气地对她说:“你不上学了?”

    她一笑,就说:“我跟学校请了一个月假,还有,我要是没记错的话,傅浩说过,要将他家财悉数送给我,我自然要去湖北看看啦!再说,傅浩答应给我们仙蛤村建一栋庙,现在仙蛤村没了,我们村子的村民住哪?吃啥?喝啥?你不觉得这些问题都需要解决么?”

    她越说越离谱,说到最后,她干脆直接来了一句,“要么带我去湖北,要么我喊非礼了,就说你们三非礼我一个。”

    我特么当真是醉了,对这梨花妹也是无语了,傅浩的确说过将他的家产给梨花妹,但是,傅浩临死的时候,又跟我说,让我告诉他家人,把他家产全部捐出去。

    我权衡一番,要是不带梨花妹去湖北,我估计这女人会跟我一直闹下去,无奈之下,就点点头,说:“行,带你去湖北,前提是,你必须告诉我这张光碟的来源,以及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顿了顿,抬头瞥了她一眼,继续道:“你绝不能打傅浩家产的注意。”

    她面色一喜,笑道:“放心吧!我爸说过,傅浩的钱不好,拿在手里会烫手,对他那所谓的家产,我更没兴趣,这社会干点啥不能养活自己,钱多了反而累人。”

    好吧,她倒也豁达,我也没再说什么,就问她:“乔伊丝去哪?”

    “跟她母亲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光碟怎么会在你这?”

    “乔师叔说,她辜负了你,让你以后跟程小程好好过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只觉得心脏的位置好像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,特别痛。不过,想到乔伊丝的为人,她跟她母亲走,太正常不过,要知道乔伊丝从小便没了母亲,现在她母亲出现,不跟她母亲走才怪。

    让我没想到的是,她会把这张光碟留下来,这意味着她想跟我划清界限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我重重呼出一口气,或许女人都是多愁善感吧!只是,乔伊丝跟她母亲走了,会不会学坏?又会不会被人欺负,更为重要的是,她母亲乔秀儿,那是实打实的变态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忽然开始担心乔伊丝,就问梨花妹,“她离开的时候,有没有什么话留下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