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81.第881章 老王的消息(下)
    那洛东川好似发现我神色,笑了笑,说:“关于老王的事,说来有些话长。”

    “长话短说。”我急着知道老王的事,又怕他卖关子,干脆直接问了起来,“老王还活着吧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说:“活着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神色一松,即便事先就看出端倪,就觉得老王活着,但是,从洛东川嘴里说出来,我心里才算踏实。毕竟,他是那件事的参与者,也只有他才清楚的知道关于老王的事。

    他说活着,老王必定活着。

    “他…他现在过的怎样?”我忐忑的问了一句,双眼紧盯洛东川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不好,他过的非常不好!”他皱眉道,然后又在我身上瞥了一眼,继续道:“我这次过来,一是受师傅之命,二是,关于老王的事,我需要跟你详细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呼吸变得有些急促,就示意他继续说。对于老王,我一直有着别样的情绪,倘若不是他,我不知道死了多少回,他对我有救命之恩,再者,我一直拿长辈一样敬着,于我来说,老王的事,便是我的事。

    他再次看了我一眼,缓缓开口道:“老王的家庭你应该清楚,如今,老王家的经济来源算是完全断了,我这有三万块钱,你先拿着,找个时间寄回老王家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掏出银行卡,继续道:“密码是六个9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反应不过来,先前还爱钱爱的要命,现在这行为又是?

    我问他原因。

    他说:“遛马村的事,我有些责任,这钱算是补偿吧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没有接他的银行卡,而是恶狠狠地盯着他,抬手就要揍他。玛德,当初就是他跟王木阳的人将老王丢进池塘,现在倒好,拿三万块钱就想了事。

    他一把抓住我手臂,摇头道:“难怪师傅说你这人容易冲动,今日算是见识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好似不想跟我纠缠啥,很直白的说,“当初的确是我抬老王丢进池塘,但是,你想过没?我为什么会抬老王丢进池塘?又为什么会跟王木阳的人一起?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好像还真是,倘若他跟我是同一个师兄弟,他性子应该坏不到哪去,就问他为什么。

    他说:“遛马村那次,具体事宜,你去问老王,我只能告诉你,我没有对不起老王,更没有对不起你,剩下的事,我懒得解释,你爱咋想便咋想。另外,我再提醒你一句,老王现在已经被困,唯有你才能救他。”

    我神色一紧,脱口而出,“被困在哪?”

    “遛马村的地下世界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我想也没想,立马站起身,就准备直接回湖南,那洛东川一把拉住我,“你急什么啊,那地下世界,你想进便能进么?”

    我有些急了,就问他,咋进?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解释道:“听师傅说,那地下世界有些神奇,平常时间根本进不去,你那次是误打误撞闯了进去,惊了里面的一些机关。师傅利用九星入宫,推算了一下,09年中元节的午时,方可进入。”

    我懵了,我当时闯入地下世界的时候,就觉得那地下世界别有洞天,而现在听洛东川这么一说,我特么算是彻底信了那地下世界的神器,就问他:“有没有办法将时间提前?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是想早点将老王救出来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:“没办法,只有等09年的中元节,若是强行闯入,不但救不了老王,甚至会导致老王被巨蟒吞噬,个中原因,我也不是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三年时间,老王吃什么?会不会饿死在里面?”郎高在边上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非常赞同这个说法,一个人在地下世界生活三年,吃什么?这是最重要的事,还有就是地下世界会不会缺氧之类的问题,更为重要的是,我必须要知道老王现在还活着。

    那洛东川一笑,解释道:“陈九,你是不是忘了地下世界有很多蛇?别说三年,就算三十年,我估计老王都吃不完。”

    “蛇羹?”我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说:“差不多是这样吧!另外,那地下世界已经有人在里面生活过,想必其它问题应该不大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心里稍微松出一口气,只是苦了老王,吃三年的蛇,我…我真心不知道说啥,只能希望老王在地下世界好好活着,待三年后去救他。

    随后,他又跟我大致上说了关于老王的事,当我问到上次有人撤销我对的控告时,那洛东川说,他动用了一点关系,再加上老王的佐证。我又问他为什么要将丢进池塘时,他支吾老半天,就说,让我去问老王,他不方便透露。

    这让我疑惑的很,又问了好多事,都被他一句不方便透露给堵回来了。

    说完老王的事,那洛东川站起身,说:“陈九,我知你心中有很多谜团,但是,有些事情,以你现在的身份,就算知道了,也是徒劳无功,倒不如好好抬你的棺材,待时机成熟时,该知道的,自然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在我身上盯了足足一分钟,看的我怪不好意思,就听到他沉声道:“你我虽面孔差不多,但,我从骨子里讨厌你。”

    我站起身,紧盯他,缓缓开口道:“我对你也没好感!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!”他微微一笑,朝郎高、陈二杯挥了一下手,意思是让他们俩离开。

    那郎高好似担心洛东川对我动手脚,不太想离开,直到我说,放心,他不会对我动手,那郎高带着陈二杯才肯离开。

    待郎高他们走后,洛东川皱了皱眉头,沉声道:“奉师傅之命,传你一招防身技,舍得以后天天被人欺负,传出去,师傅脸上无光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内心狂喜,玛德,师傅终于要传我手艺了,有了这防身技,不说天下无敌,至少不会被人欺负,至少被人围住的时候,不需要郎高他们保护我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降龙十八掌?”我脑抽了问了一句,这也没办法,看《天龙八部》的时候,乔峰的降龙十八掌给我留了深刻印象,一掌打出,死伤无数。

    他瞪了我一眼,怒声道:“你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?”

    说完,他让我闭上眼睛,说是拿东西给我。

    我二话没说,立马闭上眼睛,脑子不停地幻想以后会了防身技,学古时候的侠客,行走江湖,惩强扶弱。

    大概等了三四分钟的样子,那洛东川也没让开我睁开眼,我有些急了,只是拿个东西,不至于等这么久吧!微微睁开眼,面前哪里还有人,地面上就一个字,‘跑’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‘跑’字,我内心是奔溃的。玛德,捣鼓半天,他所谓的防身技就是跑?我草,也对,跑是最好的防身技,自己跑了,谁特么还能欺负我。

    “洛东川,我草你大爷。”我猛地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不待话音落地,就听到洛东川的声音从湖面传了过来,“陈九,师傅说,人生没有捷径,需脚踏实地,循规蹈矩,切莫异想天开,唯有靠自己努力,方才是正道,哈哈哈哈…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听着这声音,我想揍他,特想揍他。玛德,这特么就是拿我当猴耍了。不过,他的话倒是有道理,人生没有捷径。

    我也没再多想,盯着那‘跑’字看了起来,这字写的苍劲有力,娇若惊龙,甚至比蒋爷的书法还要高上几分。这让我对洛东川的身份充满了好奇,这到底是个怎样的男人?同样是师傅的徒弟,我咋就觉得,跟那洛东川一比,我特么就是苦/逼/的小农民。

    有时候想想,或许人生就是这样吧!有些人活的无比潇洒,生活水平比普通民众要高出很多,但是,这社会不就是这样么?有好也有坏,有高也有矮,有富也有穷,这才组成了社会。

    就如老话说的,子非鱼焉知鱼之乐知鱼之乐焉知鱼之痛,有些人羡慕着有钱人的富裕生活,而有钱人又羡慕穷人的清单生活。就如傅国华与傅浩,傅浩为了家庭,可以舍弃上亿家财,而傅国华则为了一些所谓的信仰,可以舍弃家人,最终演了这么一处悲剧。

    其实,我最想说的是,所谓的信仰,不在其形,而在其心,心若正,万事正,心若邪,万事邪。

    待洛东川离开后,我盯着湖面看了很久,那郎高跟陈二杯也走了过来,我们三人盯着湖面,那郎高好似颇有感悟,说:“九哥,人活一辈子到底图个啥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这问题不好回答,也没说话,就一直盯着湖面。

    大概盯了七八分钟时间,我重重叹出一口气,这阴棺算是彻底结束了。一想到傅国华临终前的话,我当真是哭笑不得,本来就犯了桃花,要是再加上个梨花妹,以后的生活还怎么过?

    当下,我对郎高他们说,“走,回医院,有些事情是时候找梨花妹聊聊了。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就问我,“九哥,看完梨花妹跟乔姑娘,我们去哪?”

    “回湖北,去八仙宫看看!”我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作为八仙,还从未见过八仙宫,想去那边看看各地的八仙,也想从那知道一些关于八仙的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