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78.第878章 阴棺(终章)
    听着这声音,我们所有人都愣住了,那洛东川拉了我一下,问我:“陈九,这小子你在哪弄来的?”

    我没理他,双眼一直盯在陈二杯身上,我发现他脸色愈来愈白,就连一丝血色都没有,整张脸宛如白色的墙壁一般,特别是双眼,在这一瞬间,变得黯淡无光,就好似‘阴棺’二字,消耗了他浑身气血一般。

    不待他夜歌唱完,我猛地捂住他嘴巴,要是再任由他吼下去,我怕他会遇到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在吼‘棺’这个字眼时,他整个人已经晃了起来,嘴里再次喷出一口鲜血,而他喷出来的鲜血很怪异,并不是我们平常见到的那种,而是又黑又臭。

    “二杯,别唱了!”我冲他说了一句,就准备扶他起来。

    忽然,他抬头瞥了我一眼,在他眼神中我看到一丝黑气,吓得我连忙朝后退去,擦了擦眼,再次看去,很正常,这让我微微一愣,再次伸手去拉他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陈二杯也不知咋回事,赫然起身,一把推开我,猛地朝棺材盖那边走了过去。诡异的是,他竟然口吐人言,厉声道:“傅国华,你辱老夫,也就罢了,你万万不该辱秀英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整个人都懵了,双眼看着陈二杯,他不是有语言障碍症么,根本不能说话啊。而此时却吐词如此之清楚,更为诡异的是,他这话的语气像是在责备傅国华,还有那秀英二字,这是梨花妹奶奶的名字,全名冯秀英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拉了陈二杯一下,喊他:“二杯!”

    他一把甩开我手臂,目露凶光盯着傅国华。

    此时的傅国华被压在棺材盖下面,他边上那些中年大汉已经悉数被救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傅国华好似受伤不轻,双眼惊恐地盯着陈二杯,好几次想开口说话,最后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这让我更加疑惑,那郎高拉了我一下,疑惑道:“九哥,二杯是不是被附体了?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洛东川没说话,乔秀儿没说话,边上一众中年大汉没说话,而傅浩早已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此刻,整个场面弥漫着一股诡异气氛,所有人都盯着陈二杯跟傅国华。

    “想我一生在商场战敌无数,怎么会在晚年生出你这么个畜生不如的当年东西,若不是看在秀英份上,我恨不得生吃了你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陈二杯目光呆滞,语气却是格外激烈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立马明白过来,这是鬼神附体了?抬眼朝陈二杯看去,他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冷气,我离他最近,能清晰的感觉到那股冷气。

    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,“您老是不是傅东峰?”

    他扭头瞥了我一眼,冲我微微一笑,也不说话,而是将眼神朝傅浩瞥了过去,重重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随着这一声叹气声,我心中好似已经确定了某种想法,就问他:“您老怎么会睡在阴棺内?”

    他没理我,大步行至棺材盖边上,抬手一拉,整个棺材盖立马竖了起来,笔直地竖在地面。

    我以为他要弄死傅国华,正准备阻止。哪知,他居然将傅国华拉了起来,又替那傅国华装上假肢,双手重重地拍在他肩头,说:“当年的恩恩怨怨,是时候结束了,以后好好做人,切莫横生歹念,需知因果循环,善恶到头终有报。”

    言毕,他扭过头,看着我,缓缓开口道:“小九,好人总会有好报,莫被眼前的霉运蒙蔽了眼睛,老夫相信你未来的路,能走很远,很远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一边朝阴棺走了过去,一手扶着棺材,扭过头,在我们所有人身上一一扫过,最后将眼神定在乔秀儿身上,诡异一笑。紧接着,陈二杯身子软了下去,空中响起一道空洞的声音,“小九,谢谢你,就此离开吧,莫再挂念阴棺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声音,我们所有人面面相觑,而我则弯腰扶起陈二杯,伸手叹了一下他鼻息,又气,又摸了摸他额头,格外冰冷,没有任何犹豫,我让郎高立马背他离开。

    那郎高嗯了一声,背着陈二杯就朝村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他们离开后,那乔秀儿皱了皱眉头,对那群中年大汉说,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中有股特别奇怪的感觉,就觉得陈二杯刚才的变化过于诡异,还有就是空中的声音,就此离开,莫在挂念阴棺?这什么意思?让我不要再管这事了么?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那洛东川拉了推了我一下,低声道:“既然傅老爷子让你别再管这事,咱们先走吧!有些关于老王的事,需要跟你说明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就这样离开,棺材这么办?梨花妹奶奶的尸体怎么办?还有神坛下面那么多尸骨又怎么办?总不能就摆在这吧?这让仙蛤村的村民以后如何生活?

    当下,我对洛东川简单的说了一下我的意思,大致上是让他先离开,我留在这里处理这些尸体,也不知道他脑子在想什么,居然点点头,说:“行,那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这让我微微有些惊讶,便抬头朝四周看了过去,就发现乔秀儿已经带人朝村口那边走了过去,而傅国华傅浩俩人则直愣愣则跪在棺材边上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深呼一口气,先前还热闹的场面,瞬间变得有些冷清。此时我已经没心情去计较孰是孰非,只想早点将傅老爷子的尸骨处理好,就走到傅国华面前,说:“你现在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他抬头瞥了我一眼,也不说话,而傅浩则一直跪在地面。

    我深叹一口气,就问那傅国华,“事情演变到现在,你难道还不满足?又或者说,你仍想听信乔秀儿的鬼话?我不管你们之间有着什么交易,也不管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,我只想问你,傅老爷子的尸骨,你到底打算怎办?”

    说着,我将同样的话,对傅浩也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俩人相视一眼,傅国华说,“小九,我想将老爷子的尸骨好好安葬,这一切拜托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我被这傅国华弄怕了,更怕他再耍什么诡计,就说:“你这次可要想好才回答。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站起身,还没来得及说话。忽然之间,那棺材轻微的动了一下,紧接着棺材盖毫无征兆的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猛喊,“小心!”

    不待话音落地,那棺材盖已经倾斜下来,眼瞧要砸到傅国华,那傅浩一个箭步,一把推开傅国华,棺材盖实打实地砸在他头上,瞬间,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我们还没反应过来,那傅浩已经满头大血,进气比出气还少,这让我头皮一麻,猛地想起阴棺一出,死人上身,活人断气。

    死人上身这一句已经在陈二杯身上应验了,而现在…

    “不好!”我大吼一声,难怪先前那声音让我快离开,敢情是阴棺的负面作用出来了。

    我不敢停留,先是让洛东川通知仙蛤村的村民离开,那洛东川倒也爽快,答应下来,正准备走,就听到那傅国华用哭腔说,“不用去了,村子的村民早叫我们打发出去,后天才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等着这话,我松出一口气,也没多想,弯腰看了一下傅浩的情况,就见他双手死死抓住我手臂,虚弱道:“九…,救我家人,莫让他们受伤,把…我…家财捐…捐出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浑身一抖,带着满足的笑容仙逝。这让我着实想不明白,他为什么会冒死救傅国华,这似乎说不通啊,可,这一幕却实实在在的在我面前发生。

    呼,或许人心就这样吧!谁又能想的通呢?或许是傅浩觉得亏欠傅国华,以命尝债,又或许是因为娶了傅国华老婆,心中有愧,又或许…。

    太多…太多或许了,个中事情,或许只有傅浩自己知道吧!

    当即,我不敢停留,就打算让洛东川将傅国华弄出去,哪里晓得,他死活不肯走,双眼无神的盯着阴棺,嘴里碎碎念道:“死了,死了,都死了,哈哈…一己私欲害人呐!”

    说着,他猛地一个转身,想将棺材盖弄开,我跟洛东川有些于心不忍,就帮着他把棺材盖弄开,他一把抱住傅浩的尸体,吼道:“眼中有界是非少,心底无私天地宽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阴棺下面再次传来响动,倾耳听去,是哗啦啦的水流声,我一愣,正准备喊傅国华跑。

    忽然,‘哗啦’一声巨响,从地下喷出三丈余高的喷泉,将阴棺直接顶到半空之中,形成一根圆形的水柱,那阴棺在水柱上面摇摇欲坠,隐约有掉下来的趋向。

    见此,我冲傅国华喊,“走啊!还愣着干吗啊!”

    他冲我微微一笑,这笑容看上去格外亲切,就好似在看亲人一般,他眼神在我跟洛东川身上扫过,笑道:“两位师弟,师兄对不起师傅,还望你们照顾好师傅。还有小九,几天前,我跟你说过,拿了你一百万,我没什么回报你,梨花妹就交给你了,望你好好待她,莫让误入白莲教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抱起傅浩的尸体,猛地朝水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哪能不明白他意思,这是寻死啊!抬步朝他跑了过去,还未到傅国华身边,身后传来一道急促的声音,“陈九,小心上面。”

    我抬头一看,那阴棺从上面砸了下来,正好是我这个方向,我头皮一麻,还没未及反应过来,就觉得身子被人撞了一下,整个身子朝后边推了过去,一看,是傅国华推的我。

    “不!”我歇斯底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砰!”的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整口阴棺砸在傅国华身上。

    瞬间,献血满地,从棺材边缘涌出一股乳/白色的液体,要是没猜错,是脑髓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只觉得浑身是麻的,死了,他们都死了。

    “陈九!”那洛东川推了我一下,低声道:“这村子恐怕要毁了!”

    我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听到‘吱吱’响,整个地面开始裂开,隐约能听到下面的水流声,抬头一看,后山的位置涌出来无尽的水流,宛如千万匹脱缰的野马,急湍甚箭。

    霎时间就涌过山腰,像遮天的瀑布倾斜而下,哪怕是十里外都能看见白蒙蒙的水雾,几十里外都可以听到哗然的水流声。

    “跑!”洛东川一把拉住我,就要跑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切似乎晚了,整块地面已经完全裂开,我整个身子朝地下掉了过去,极速而下,而洛东川的情况好似跟我差不多,也随着我身子极速下降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我脑子忽然想起一个字,‘凹’,按照我最初的猜测,整个仙蛤村处在凹字中心位置,只是不知为何,凹字在这一瞬间崩塌,导致整个仙蛤村处在水流之中。

    这让我立马想到郎高跟陈二杯,不知他俩是否已经跑了出去,至于乔秀儿跟一众中年大汉,直觉告诉我,他们绝对跑不出这个‘凹’字。

    在下降过程中,不知是眼花,还是产生幻觉,我看到那阴棺像一张巨大的血盆大口,朝我吞噬过来,显得格外诡异。

    ‘噗通’一声巨响,是落入水里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勉强睁开眼睛,模糊的看到在不远处有块巨大的墓碑。紧接着,巨大的水压朝我袭来,我四肢猛地朝上边滑去,那洛东川跟在我身后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自己怎样滑到水面的,就知道我冒出水面时,整个仙蛤村已经不复存在,而我边上漂浮着很多尸体,一一看去,这些尸体是跟在乔秀儿身边的那些中年大汉,令我失望的是,在这些尸体当中,我没没看到乔秀儿的尸体。

    玛德,最该死的那人怎么没死。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边上传来‘哗’的一声响,是洛东川出来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声音想起的一瞬间,我左边也传来‘哗’的一声响,扭头一看,是乔秀儿,她脸色惨白,没一丝血色,有气无力地抱着一根木头。

    一看到那乔秀儿,我也是彻底怒了,也顾不上在水面,立马朝她那边滑了过去,脑子只有一个想法,趁这妇人有伤在身,弄死她。太特么可恶了,甚至可以说,关于傅老爷子的一切恐怕都是这妇人在捣鬼。

    那乔秀儿见我滑过去,一脸惊恐的看着我,猛喊:“陈九,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要阴棺吗?我是为了丝丝啊!”

    ps:这一章是两章合一章,下个剧情,五彩棺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