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77.第877章 阴棺(终章·下)
    闻言,我立马朝棺材下方看去,整个人都懵了,那下面裂开一道细微的口子,约摸两个指头宽,从下面传出特别诡异的声音,久响于耳。

    紧接着,四周的蛇虫鼠蚁密密麻麻的涌了出来,即便是倾盆大雨,那些蛇虫鼠蚁依旧朝外面爬了过去,整个场面看上去邪乎的很。。

    起先我以为这一幕是乔秀儿在捣鬼。毕竟,在场这么多人,唯有乔秀儿懂蛊,也只有她懂得怎样驱使这些蛇虫鼠蚁。

    当下,我将目光看向乔秀儿,厉声道:“你tm到底想怎样,现在尸骨已经这样了,你要怎样才肯罢手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乔秀儿面色一变,双眼紧盯我,道:“陈九,我劝你别乱泼污水,惹火了我,哪怕断一臂,你在我眼里依旧如蝼蚁般渺小。”

    我…我特么被她说的哑口无言,就好似在她跟洛东川眼里,我特么成了斗升小民。

    好吧!我的确只是斗升小民,没那么他们那般厉害,也没他们那般心态,就将眼神抛向洛东川,还没来得及开口,那洛东川说:“不是她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不再言语,双眼盯着悬浮在空中的鲁班尺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瞬间,整个场面静了下来,就连天空中的倾盆大雨也随之小了下来,唯有棺材下方那诡异的声音愈来愈强。

    我们所有人都没说话,大概静了一分钟的样子,那乔秀儿率先开口,她对那群中年大汉说,“别跪了,先救人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这乔秀儿倒也歹毒,从棺材盖砸下到现在,足有二十来分钟时间。在这二十分钟期间,她只字未提救人,而那些中年大汉只顾着跪在地面,至于被压的那些人,没任何人提救这个字眼。

    现在听乔秀儿这么一说,那些中年大汉站起身,一个个面露恐惧之色的忙碌起来。奇怪的是,那棺材盖好似被什么东西死死吸住,任凭那些中年大汉如何使力,棺材盖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这让我有些疑惑了,就走了过去,伸手掰了一下棺材盖,入手的感觉格外沉重,再次使力,还是先前那样,真特么奇了怪,无可否认,这棺材盖肯定很重,但是,我从未想过这棺材盖会如此之重,宛如万斤之重。

    “让我试试!”

    那洛东川走了过来,先是伸手取回漂浮在棺材上空的鲁班尺,后是伸手掰了一下棺材盖,他眉头紧锁,疑惑的看着我,说:“陈九,这棺材盖有古怪,好似地下有什么东西紧紧地吸住棺材。”

    “吸住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“对,这下面应该有东西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将眼神瞥向乔秀儿,就说:“若是不想你教下这些人死在这里,最好放点蛊去地下看看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扭头看了一眼乔秀儿,她没说话,也没有任何动作,好似在考虑事情的利弊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阴棺的动静越来越大,晃动的频率越来越快,到最后,就连棺材盖也跟着晃动起来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首先想到的是,让郎高扶着陈二杯离开,万一这里发生异变,陈二杯有伤在身,十之**会交待在这。再者,阴棺一直有死人上身,活人断气之说,我怕他们会遇到危险,就对郎高说:“大哥,你先带着二杯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你呢?”他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必须留下来!”说着,我怕郎高再继续问下去,故意板起脸说,“大哥,这事关乎到二杯的性命,我希望你慎重为之。”

    他在我身上看了一会儿,也不说话,转身朝堂屋内走去。

    很快,他背着陈二杯走了出来,那陈二杯在他身后指手画脚了半天,我勉强能看懂他意思,他是说,放他下来,让他唱上一段夜歌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眼前这种情况,各种怨气、煞气肯定重,要是让他唱上一段夜歌,指不定情况会好转一点。

    于是,我点点头,就问他:“一首夜歌大概需要多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他先是伸出三个指头,是三个小时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表示时间太长。

    他又伸出一根指头,我还是摇头。

    最后,他好似想到什么,再次伸出三根指头,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,“三十分钟?”

    他摇摇头,我又说:“三分钟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在郎高肩膀拍了一下,示意郎高放他下来。

    那郎高没有直接放下他,而是看向我,我朝他点点头,说:“让他试试。”

    待陈二杯从郎高后背下来后,他席地而坐,一手摁在阴棺上,一手摁在棺材盖上,双眼微闭,深呼几口气,大概过了三四秒的样子,他陡然开腔,其声如洪钟,直冲云霄,刺得我们所有人耳膜都有些生疼,特别洛东川,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陈二杯,嘀咕道:“这人的声音好生奇特。”

    而那乔秀儿的反应跟洛东川差不多,双眼紧盯陈二杯,一脸不可思议,时不时会瞥向我,在她眼神中,我看到一丝羡慕,她这是羡慕我身边有陈二杯这么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陈二杯好似没看到我们的反应,开始断断续续的唱了起来。

    为什么是断断续续呢?

    因为,他这次唱的夜歌好生怪异,一字成歌,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字一个调,其声调与平常那些夜歌不同,声音格外悠长,最为不可思议的是,他的声音居然在雨中不停地回荡,宛如千面铜锣同时敲响一般。

    随着第一个字出口,那棺材好似被什么东西镇住一般,晃动的速度立刻慢了下来,而那棺材盖好似在这一瞬间轻了不少,这让我们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盯着陈二杯,这陈二杯的威力怎会如此之大?

    然而,令我们惊讶的事情还在后面,那陈二杯在唱出第七个字后,猛地吐出一口鲜血,脸色在这瞬间白了下去,整个人也是摇摇欲坠,我连忙走了过去,一把扶住他,轻声道:“二杯,要是不行,你先走。”

    他朝我打了一个放心的眼神,浑身气势在这一瞬间立马变了,宛如天上老君下凡一般,双眼陡然睁开,目光如炬,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。

    旋即,他再次开声,这次的声音比前几次吐词要清,曲调也格外怪异,令人摸不清发声的方向,哪怕我在他身边,依旧听不出这声音是从他嘴里发出来的,只听到‘阴棺’二字在空中陡然炸开,整个场面在这一瞬间静了下来,就连雨水也停了下来,仿佛天地之间只有阴棺二次在回荡着,余音绕梁,三日不绝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