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76.第876章 阴棺(终章·中)
    只见,倾盆大雨中,那棺材开始晃动起来,发出‘吱吱’的响动。

    即便雨声很大,但,这‘吱吱’声还是清晰的传入每个人耳内,令所有人双眼直视着棺材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郎高扶着陈二杯朝我这边走了过来,一见那棺材,他脸色微变,脚下速度不由快了几分,立马走到我边上,颤音道:“九哥,这是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扫了我边上的洛东川一眼,也不知道他发什么神经,神色陡然变得激动起来,一把抓住洛东川手臂,激动道:“天呐!我见着真人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正准备说话,那洛东川一把打开郎高手臂,疑惑道:“你哪位?”

    “我…我…我…”他说话开始打结,“我念警校那会,经常看到你照片,对你老崇拜了,能不能…教我几招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我想煽郎高几下,玛德,傅老爷子的棺材在那边晃动,他倒好,居然直接找洛东川教几招,难道他就不分场合,还有就是郎高一直挺稳重,咋现在变得这么冒失?

    “不能!”那洛东川丢下这话,也不再搭理郎高。

    哪知,那郎高像狗皮膏药一般黏了上去,就说:“那能不能告诉我,你师傅是谁?我去拜师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算是明白过来了,敢情这郎高是在打师傅的主意,就听到洛东川说,“你武资还行,只是有些东西,光凭武资是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那洛东川好似挺反感郎高,立马朝前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那郎高又想追上去,我一把拉住他,说:“先办正事,事后再详谈。”

    言毕,我跟上洛东川脚步,轻声道:“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跟我长的一样,但是,刚才多谢了,若有可能,我定会还了这次人情。”

    他瞥了我一眼,笑道:“就凭你?”

    我哪能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,玛德,就是看不起我呗,不过,想想,我特么就是一抬棺匠,有什么资格让他看得起,也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,就对他说,“等你死的时候,我替你抬棺。”

    一说完这话,我特么恨不得煽自己几个耳光,玛德,这叫还人情,这不是诅咒人么,但是,我特么就会抬棺啊,其它事也不会啊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愣,也不生气,笑道:“好啊!等我死的时候,你可要聚集八仙替我风光大葬。”

    这让我有些搓手无策,好在那洛东川朝棺材瞥了一眼,低声道:“棺材有变化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我顺着棺材看去,就发现那棺材晃动的速度愈来愈快,而边上那些中年大汉死死跪在地面,连大气也不敢出,反倒是乔秀儿冷眼看着这一切,嘴里好像嘀咕着什么,由于她说的是苗语,我听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,从她脸色来看,她内心应该挺震撼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郎高凑了过来,问道。

    “先看看!”我回了一句,双眼紧盯那棺材,这是我走进抬棺匠以来,第一次见到棺材自主发出动静,真特么奇怪了,棺材自己会动?

    我想过是乔秀儿用蛊在作怪,可是,从她面色来看,不像啊!

    那棺材为什么会晃动?还有先前的棺材盖怎么莫名其妙的掀开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伸手摸了一下阴棺,入手的感觉颤抖的很,频率也特别高,晃得我手臂有些麻,我想过找些黄纸来烧。但是,现在这鬼天气,哪里烧的着黄纸。

    玛德,咋办?难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阴棺晃动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脑子闪过无数念头,没一种方法可用,这把我给急的,我可以不在乎傅国华被压在棺材盖下,也可以不在乎那些被棺材盖压着右腿的中年汉子,唯独傅老爷子的尸骨,我不能不理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面色一沉,对郎高说:“将陈二杯扶进堂屋,你随我去看看阴棺。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将陈二杯扶进堂屋,立马走了过来,问我:“九哥,你打算怎么弄?”

    说实话,面对这种情况,我是真心不知道咋办,主要是眼前这一切已经超出我能力外,要是普通木质棺材,烧点黄纸、蜡烛,然后做一场法事,应该能搞定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但是,眼下这种情况,明显不对劲,先不说阴棺的一些特质,单凭棺材晃动,足以说明这是不祥之兆,咋办?咋办?

    有些急了,抬头在所有人脸上扫过,就发现他们神色格外凝重,双眼悉数盯在棺材上,就连洛东川双眼也紧盯着棺材,一手摸在鲁班尺上面。

    我忽然想起电影里面的桥段,棺材晃动,一些道士都是用墨斗线将棺材敷住,而这洛东川好像是木匠,他应该懂得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当下,我对洛东川说,“带墨斗了么?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就说:“你意思是用墨斗线绑棺材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问道:“这方法可行?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他摇摇头,也不说话,对着手中的鲁班尺吟了几句咒语,猛地朝棺材抛了过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怪事发生了,那鲁班尺居然悬浮在棺材上方,我以为看花了眼,死劲擦了擦眼,没错,鲁班尺的确悬浮在棺材上空,玛德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难道这棺材成精了不成?

    我深呼几口气,朝棺材走了过去,先是看了鲁班尺一眼,然后低头朝棺材内看去,里面黑漆漆一片,什么东西也看不见,我想伸手进去探探情况,那洛东川一把抓住我手臂,沉声道:“不要命了啊!”

    我疑惑地瞥了一眼,问他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他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看了边上一直冷眼旁观的乔秀儿,低声道:“这妇人身上蛊虫太多,万一她往棺材里下蛊,你这一伸手,搞不好,手臂与身子便分了家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扭头看了一下乔秀儿,大雨中,她浑身湿漉漉,看上去有几分高冷,与乔伊丝有几分相像。她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也不说话,这让我摸不清她的想法,就听郎高喊了一声,“九哥,你看棺材下面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