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74.第874章 阴棺(149)
    洛东川这话一出,那乔秀儿面色一变,沉声道:“为了他,你当真要跟我过不去?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她眼神朝我这边瞥了一眼,我估计她说的应该是我,令我疑惑的是,我与洛东川一直不对头,按说他巴不得我死才对,哪里会为了我跟乔秀儿闹。

    令我想不到的是,那洛东川居然说了句,“师出同门,辱他即辱我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好一个辱他即辱我,今天我倒要见识你这鬼匠有何本事。”那乔秀儿冷笑一声,伸手朝边上的菜刀摸了过去,双眼恶狠狠地盯着洛东川,好似只要洛东川动一下,她便会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那洛东川好似没看到那乔秀儿的动作,嘴角仍旧是先前那副态度,邪邪的笑着,说:“在你们白莲教眼里,我这鬼匠的确入不了你的眼,可,有些事情还得试过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如你所愿!”那乔秀儿扬了扬手中的菜刀,那菜刀在她手里好似被赋予了魔力一般,耍的特别快,给人一种耍杂记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手头上耍着菜刀,嘴里也没停下来,不停地念叨着一些听不懂的咒语,奇怪的是,随着这咒语出口,先前那些中年大汉宛如丧尸一样,从地面爬了起来,目露凶光朝洛东川围了过去。

    瞬间,整个场面变得跟电视剧一样,令人应接不暇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有种懵圈的感觉,这乔秀儿真会邪法?

    玛德,活见鬼了,她到底是什么身份,还有那洛东川,从他现在的穿扮来看,应该是个木匠,那乔秀儿称他为鬼匠,是什么意思?让我最疑惑是乔秀儿说的那句,‘有些人活着,却早已死了,就如我;有些人死了,却还活着,就如傅国华;而有些人不该死,却死了,就如陈九;还有些人该死,却不死,就如…’

    她这话前面几句倒好理解,唯独后面那一句,有些该死,却不死,这话是什么意思?按照正常理解来说,应该是骂人的话。

    可,以乔秀儿的身份来说,这话绝对不是骂人,讲的应该是洛东川的身世,该死却不死?指的是什么?(ps:新书《鬼匠》有讲到。)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着实想不明白他们他们的对话,就知道眼前这场大战的主角是洛东川与乔秀儿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洛东川动了起来,他的动作宛如行云流水,先是举起鲁班尺在空中挥舞了几下,那动作看上去飘逸的很。紧接着,他嘴里同样开始念咒语,奇怪的是,他念得咒语好生怪异,深奥难懂。

    待咒语念完,他低哼一声,脚下一点,如箭矢离弦,朝乔秀儿奔了过去,其速度之快,简直人生罕见,我甚至可以说,这辈子没见过速度如此之快的人。

    一个呼吸时间,洛东川已出现在乔秀儿面前,手中的鲁班尺猛地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鲁班尺在灯光的照射下,特别耀眼,宛如一轮明月般,褶褶生光,看的我连连称奇,这鲁班尺到底是什么材料做的啊,怎么会这般耀眼。

    “你还嫩了点!”此刻乔秀儿面色一冷,竟举起手中的菜刀迎上鲁班尺。

    只听见‘叮咚’一声响,俩人迅速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那洛东川身手当真是好,一击不成,转身反手就是一拳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,真以为学了几年,就觉得天下无敌了。”乔秀儿很随意的念了几句咒语。

    瞬间,房内传来一阵‘吱吱’的涌动声,紧接着,密密麻麻的黑蜈蚣从乔秀儿脚下散开,看的我头皮一麻,这乔秀儿到底是何方神圣,我记得乔伊丝说过。

    她说,一般蛊师所携带的蛊虫是5到10只,而厉害一些的蛊师能带10到50只蛊虫,再往上一些的蛊师能带50到近200只蛊虫,而一些顶级蛊师随身能带上千只蛊虫。

    我曾问过乔伊丝,蛊师带这么多蛊虫,一般藏在哪,她的回答令我浑身生出股恶/寒,她说:“以血养蛊,以肉供蛊。”

    难道眼前这乔秀儿是顶级蛊师?不能吧,我记得乔婆婆好像只能带近200只蛊虫,而乔伊丝只能携带23只蛊虫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朝乔秀儿看了过去,这妇人手持菜刀,哪里有什么高人的风范,反倒有点像农村泼妇跟老公打架,拿菜刀砍人。

    反观洛东川,他面对上千只蛊虫,仍就是波澜不惊,嘴角永远是挂着一副邪邪的笑,笑道:“乔秀儿,既然我敢出现在这,你当我没准备?”

    言毕,他在身上捣鼓了一番,掏出一个黑漆漆的瓶子,继续道:“这里面装得‘宮硫磺’,若不想死,我劝你收回这些虫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那洛东川将瓶子往空中抛了抛,然后伸手接住,笑道:“对付你这种歹毒的妇人,没点小手段怎么行,我只数三个数,一、二…”

    三字还没说出口,那乔秀儿恶狠狠地盯着洛东川,嘴里碎碎念地念了一些咒语,那些黑蜈蚣立马掉头,朝乔秀儿涌了过去,片刻时间,整个场面再次恢复到先前一样,就好似刚才那一幕没发生一般。

    待蛊虫消失后,那乔秀儿冷冷地盯着洛东川,厉声道:“洛东川,你当真要掺合这事?”

    他耸了耸肩头,邪笑道: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你师门四人,一人跟在我身边,一人被我绑在那,单凭剩下的两个人,不对,还有个最没用的雕刻师,应该是三人,你觉得单凭你们三人的力量,能对抗我整个白莲教?”那乔秀儿应该是急了,言语之间充满一股暴戾之气,好似想吓住洛东川。

    “当年师傅以一己之力,打遍蛊师无敌手,又以一己之力,打遍整个南方,你觉得我会被你这番话吓住?”那洛东川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说话之际,他在我身上扫了一眼,冷哼一声,好似在责怪我,又好似在说,我给师傅丢脸了。

    我想过师傅很厉害,但,绝对没想过师傅居然会这般厉害,凭一己之力打遍整个南方,这特么还是人么?再看看我现在的处境,我想找个地洞钻进去,玛德,不用洛东川说,我特么自己都觉得脸上臊的很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