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70.第870章 阴棺(145)
    听傅国华这么一说,我特么也是醉了,脑子不由想起一个人,乔莲儿。

    当初在万名塔时,那女人疯疯癫癫的要弄什么长生不老,结果被自己喂食的鸟儿给吃了,而眼前这妇人跟乔莲儿应该亲姐妹,当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,俩人的行为都特么古怪。

    那傅国华见我没说话,也不知道咋回事,忽然朝我走了过来,扬手要打我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且推下!”那妇人站起身,朝傅国华吩咐一句,然后走到我面前,在我身上盯了很长一会儿时间,开口道:“你就是陈九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抬头朝她头上敲了过去,想看下有没伤口,失望的是,一丝伤口都没,真特么活见鬼了,我刚才可是亲眼看到的。

    那妇人见我盯着她脑袋看,笑了笑,说:“有没有听说过神打?”

    “神打?”我一愣,这玩意我在小说上见过,据说茅山一门好似会神打,具体怎么回事,我倒是没见过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,笑道:“倘若你愿意拜在我门下,我可以将神打最高层的心法传你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傅国华呼吸急促了几分,说:“师傅,您不是说,只有掌教才能学神打最高层的心法么?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那妇人瞪了一眼傅国华,双眼再次盯着我,喃喃道:“陈九,念你对我家丝丝有恩,倘若你愿意,待我百年后,这教中掌门人的身份便是你。”

    我不可思议的看了那妇人一眼,她在打什么注意?还掌教,等等,什么教?

    当下,我就问她:“什么教?”

    “白莲花开,明王出世,弥勒降生,催富益贫。”她笑眯眯的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待话音落地,傅国华一干人悉数跪在地面,双手合十朝那妇人拜了下去,嘴里喊道:“白莲花开,明王出世,弥勒降生,催富益贫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脑子闪过一个想法,邪教,这特么绝对是邪教,还特么催富益贫,都啥社会了,万事都有法律保护。至于她说的什么白莲花开,应该是电视上经常提到的白莲教。

    玛德,这白莲教在民国时期就被当时的军阀扫的干干净净,怎么又冒出来了,就说:“不好意思,我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兴趣?”说着,她捞起菜刀朝自己胸/口砍了一刀,跟先前情况一样,没有任何伤口,他好似怕我不相信,朝那傅浩招了招手,说:“他刚入白莲不到一日,学的也是最低级的神打,让你见识一下其威力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朝傅浩打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很快,那傅浩走了过来,二话没说,立马脱掉身上的衣物,嘴里碎碎地念了几句,捞起菜刀就朝身上劈了上去,结果跟那妇人一模一样,没有任何伤痕。

    一看这情况,我心里疑惑的很,玛德,这是咋回事?要说傅浩会神打,打死我也不信。但是,眼下的情况却是真真实实的发生了,这特么到底怎么回事呀?难道这什么神打是真的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特么根本不知道怎样形容心里的感觉,就伸手摸了一下傅浩身上被菜刀砍过的地方,的确没伤,又伸手摸了一下那菜刀,很锋利。

    靠,真有这么神奇?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实在想不明白这是咋回事?就愣在那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那妇人见我没说话,笑了笑,说:“怎样,有没有兴趣?”

    还真别要说,要不是我从事抬棺匠这个行业,作为一个普通人陡然看到眼前这一切,肯定会毫不犹豫同意下来,但是,直觉告诉我,这事肯定有诡,便摇了摇头,说:“抱歉,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朝堂屋外的棺材瞥了一眼,正准备询问傅老爷子的事。哪里晓得,那妇人居然一把拉住我手臂,就说:“来,给你看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挣扎了几下,想从她手里挣脱出去,她力气很大,死死地拽着我,根本不给我松手的机会,强行将我拉到堂屋最前面的位置,这里摆了一个法坛,上面是几样简单的平常祭品,在法坛最中间的位置摆了几样令人恶心的东西,是断臂跟断腿,用塑料袋包裹着。

    一看到那断臂,我胃里一阵翻腾,特想吐,玛德,这妇人当真是畜生,居然拿尸体的断臂跟断腿祭法坛,我…我…我有股想揍人的冲动,哪怕她是乔伊丝母亲,我依旧有这股冲动,扬手就准备揍她。

    那妇人好似想到我会这般反应,一把抓住我扬起的手臂,重重一捏,就听到咔的一声响,断了。

    “玛德!”我大骂一句,抬脚准备踹去,她轻轻一避,很轻易的躲开我的攻击,冷笑道:“怎么,看不下去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她再次笑了笑,说:“那让你再点更刺激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拉我继续往前走,这位置有个神坛,专门供放仙蛤村村民列祖列宗的灵牌,是一个木质的箱子,有成人那么高,最中间的位置放着一盏香盅,上面插着三柱清香,正在燃烧着,散发出一股很奇特的香味,这种香味与平常清香燃烧的香味不同,有点像是玫瑰那种香气。

    她拉我走到神坛边上,我以为她要让我祭拜,哪里晓得,她直接拉我到神坛的左边,说:“拉开这门,里面有惊喜在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言毕,她放开我手臂。

    我瞥了一眼,这是一扇小门,像家用衣柜的那种门,左右两侧贴了一副对联,‘阴阳八卦定乾坤,日月星象显天尊’,一般的神坛都会这种小门,里面装得都是丧事用的响啰、重鼓等东西。

    我没敢伸手去拉,主要是觉得这妇人有问题,正准备说话,她瞪了我一眼,脑袋朝小门那个方向动了一下,意思是让我赶紧拉门。

    我深呼几口气,看了看那妇人,又看了看小门,心头一狠,死就死,猛地拉开小门,‘哗啦’一声响,从里面滚出好多人骨,一摞摞的,蹭亮蹭亮的,随之而来就是一股血腥味,吓得我连忙朝后退了几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