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69.第869章 阴棺(144)
    可,眼前这一切,师傅哪里像好人,明显就是…,我…我…。

    巨大的落差感,令我愣了好久,眼角有些湿润,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。俗话常说,一日为师终生为父,这一路上走来,我记不清师傅的名头救了我多少次,也记不清师傅帮了我多少次。

    我…我…我只觉得天地塌陷了,整片空间,只有我跟那个妇人,我脚下一软,双腿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,歇斯底地喊了一声,“师傅,您知不知道您在干吗啊!”

    喊完这话,我浑身像散了架一般,豆大般的眼泪簌簌而下,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,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是什么想法,就知道哭出来心里会好受一些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傅国华怪异的瞥了我一眼,就说:“陈九,你这是闹哪处?”

    我没有理他,眼神一直盯在那妇人身上,她眼角有很多的鱼尾纹,在面相上跟乔伊丝有五分相像,要是没猜错,她应该就是乔伊丝母亲。念头至此,我猛地想起乔婆婆说的话,她说,我会是乔伊丝男人,敢情从一开始,乔婆婆便知道我是她女儿的徒弟,这让我更加确定心中的想法。

    那妇人好似也注意到我目光,皱着眉头盯着我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师傅!”我再次喊了一声,站起身朝妇人跑了过去,打算劝她放弃手中的仪式。

    还没到妇人面前,那傅国华打了一个眼色,过来七八名中年大汉将我围住,就说:“陈九,谁告诉你,这是你师傅?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我一愣,眼神在他跟那妇人身上来回看着,“她不是你师傅么?你师傅不就是我师傅么?”

    刚说完这话,我一下子想起梨花妹笔记本上面的内容,那上面我师傅是一名老人,而眼前这妇人明显是中年妇人,哪有老人的形态,还有就是这妇人的年龄,我记得有人说过,蒋爷跟在我师傅身边时,还是个愣头青,而蒋爷现在已经是五十来岁的年龄,比眼前这妇人还要大上几岁。

    想通这些,我特么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。玛德,刚才神经一直紧绷着,见傅国华喊师傅,我先入为主的认为眼前这妇人便是我师傅,完全没考虑到年龄,这才出了这么一处洋相。

    不过,令我疑惑的是,这傅国华怎么会喊眼前这妇人喊师傅,难道…。

    我忽然想起梨花妹与乔伊丝武术师出同源,也就是说,傅国华的风水知识是我师傅教的,而武术却是眼前这妇人教的?唯有这样,才能解释梨花妹为什么喊乔伊丝师叔。

    等等…一人两师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立马怒视着傅国华,厉声道:“师兄,你另拜他人为师,可曾想过师傅的感受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他冷笑一声,双眼在我身上扫了一眼,就说:“陈九,现在的这种情况,没心情跟你扯师傅的事,我只问你一句,你当真不离开?”

    我一愣,压下心中的怒火,“除非我死,否则,休想破坏死者尸骨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将瞥了一眼那中年妇人,一时之间,心中感概万千,乔伊丝何等心善,她母亲为何会是如此歹毒之人?这特么不符合逻辑啊!

    那妇人见我看着她,笑了笑,放下手中的招魂幡朝我走了过来,值得一提的是,她左手的菜刀并没有放下。

    我以为她要动武,一脸警惕的看着她,还没来得及开口,她做了一个令我意想不到的动作,她猛地抬手,拿菜刀朝自己身上剁了下去,奇怪的是,菜刀剁下去后,并没有出现血腥的一幕,哪怕连一丝鲜血也没有。

    我以为看花了眼,死劲揉了揉,定晴看去,就发现她身上一点伤也没有,这特么活见鬼了,我刚才可是看到她亲手跺自己,难道是作假?

    闪过这念头,我在她身上盯了一会儿,绝对没做假,原因在于她衣服上有一道很深的凹痕,足以证明她刚才用力挺大,不然不可能露出这么一条痕迹。

    可,可,菜刀为什么砍下去没用?难道眼前这妇人会传说中的硬气功?

    就在我诧异这会功夫,那妇人再次抬手在自己身上砍了几下,一下比一下重,看的我眼花撩乱,就觉得所见到的这一切已经颠覆了三观,要知道普通菜刀剁下去,绝对是鲜血淋淋。

    难道这是菜刀特别钝?不锋利?

    那妇人好似看穿我的想法,从地面捞起一根竹杖,就那么一刀下去,竹杖立马断成两半。

    玛德,我草,这妇人难道是神仙不成,咋会这样?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妇人走到身前,将菜刀递给我,淡声道:“砍我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懵圈,这人没病吧!正准备把菜刀还回去,她再次说,“砍我!”

    我有些怂了,玛德,要是砍死她,我特么还要赔一条命,为这妇人赔一条命不划算,就说:“我不想杀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她冷笑一声,拿过我手中的菜刀,往空中一抛,她力气很大,那菜刀撞到房梁才往下掉,我以为那妇人会避开,哪里晓得,她根本没避开,席地而坐,双手合十,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一些咒语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菜刀不偏不倚正好砸在她头上。

    紧接着,菜刀顺着她脑袋往下滑。

    令我诧异的是,菜刀落在那妇人头上,没任何伤口,而那妇人则一直念着什么咒语,神色异常严肃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特想过去在她脑袋摸一下,这特么是铁头么?那么高的菜刀掉下来,别说脑袋,就算是水泥地,也会砸出一个口子啊。可,眼前这妇人啥事都没有,这特么简直是奇迹啊!

    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,心里除了震惊还是震惊。

    瞬间,整个场面响起如雷般的掌声,足足过了一分钟,掌声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待掌声停下来,那傅国华瞥了我一眼,讥笑道:“陈九,可看清楚了?我师傅乃神人,她做的任何事都是神的旨意,我劝你早日离开为妙,省得在这丢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ps:这段时间身子骨不好,更新慢了一点,晚上再补更2章,希望大家体谅一下小九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