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68.第868章 阴棺(143)
    我抬头看了郎高一眼,解释道:“所谓砍魂,这是古时候的说法,以菜刀砍招魂幡,其意是让死者的魂魄消失在天地之间,由于砍魂有违天合,会招来周遭孤魂野鬼骚扰,必须腰系九龙玉带,这样一来,便能沾点皇家之气,镇住周遭的孤魂野鬼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问道:“九哥,你意思是他们要砍谁的魂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梨花妹奶奶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疑惑再生,那傅国华标杆孝子,所做的一切是为了让他母亲与傅老爷子生生世世在一起,而现在却用砍魂的仪式,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?难道…他们是打算先让梨花妹奶奶的魂魄消失在天地之间,然后将他们的**世世代代的葬在一起?

    倘若真是这样,那特么太毒辣了,完完全全的变态,魂散,尸骨在一起,这特么是谁想的主意?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想过去,那郎高说:“九哥,咱们先看会吧!万一…”

    我懂他意思,他是怕万一不是砍魂,我贸然冲过去,不但不能帮到死者,反而会让自己陷入险境,但是,眼前这种情况,我根本顾不上那么多,万一真实砍魂,这仪式一旦完成,死者可就真成死者,绝无来世可说。

    玛德,我站起身,猛地窜了出去,那郎高想追上来,我朝他打了一个手势,意思是让他现在猪栏蹲着,我要是出点啥事,他可以帮忙。

    那郎高愣了一下,最终点点头,又朝我打了一个眼神,意思是让我小心点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径直朝堂屋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还没到堂屋门口,我看到傅老爷子的棺材盖被掀开了一条细缝,约摸有半个拳头大,隐约能看到里面有蹭亮蹭亮的白骨,弥漫出一股彻骨的寒意,棺材下方是四个圆形的木桩,在木桩上面刻画了一条龙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在棺材边上是一副木架子,严格来说是一副肉摊。因为,我发现那木架子上面的尸体,左臂右腿已经被卸掉,断口处被胶纸封住,而胶纸上面贴了两道黄/色符箓,或许是尸体开始腐臭的缘故,有股很奇怪的气味缠绕在尸体四周,那种气味有种说不清,道不明的感觉,只要闻上一口,整个人都是晕乎乎的感觉。

    玛德,我暗骂一句,这群畜生当真对尸体动手了,我特么就像不明白了,他们这样对待尸体,也不怕遭天雷给劈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朝堂屋冲了过去,那群人跪在地面格外殷勤,根本没人发现我的到来,我也是火了,朝四周瞥了一眼,就发现不远处有个瓦罐子,那里面好似装了一些白灰,没有任何犹豫,我捡起瓦罐子猛地砸在堂屋门头上。

    按照我们那边的说法,砸瓦罐有破煞的意思在里面,但是,只要在里面装上白灰,则有破坏的意思在里面,听老王说,要是砸门头上,还有一丝诅咒的意思在面。

    我那时候也是急了,根本没想那么多,就听到‘砰’的一声巨响,是瓦罐砸在地面的声音。

    瞬间,整间堂屋白茫茫的一片,那些跪在地面的人,每人头上都沾了一些白色的石灰,咋一看,还以为他们顶块白布在头上。

    “陈九,你tm疯了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率先反应过来的是傅浩,他双眼怒视着我。

    我一愣,解释道:“傅老板,他们这是玷污傅老爷子的尸骨,你怎能同意啊!”

    令我疑惑的是,那傅浩的反应好生奇怪,就好似没听到我的话一般,而是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,他说:“陈九,赶紧给老子滚,要不然,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我们?就是这两个字,令我对傅浩有了另一种看法,他这是跟傅国华已经成了一伙人?

    不对啊,按照正常情况,他应该跟傅国华闹翻才对啊,毕竟,那傅国华要拆他爷爷的尸骨,作为直系后人,谁特么能接受这种事?

    当下,我在他身上盯了一会儿,就喊了一声:“傅老板,你清醒点,他们…他们在砍魂,只要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,陈九!”边上的傅国华陡然出声,他声音很大,震得我耳膜有疼痛,“先前放你一马,只因为我曾经是你师兄,倘若你再执意捣乱,休怪我傅国华翻脸无情。”

    言毕,跪在地面那几十个人齐刷刷的站了起来,几十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,好似只要我不同意,他们便会直接撕了我,奇怪的是,站在最前的那妇人并没有理会这一幕,而是继续忙着手头上的事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在所有人身上一一扫过,也不知道为什么,总觉得那傅浩好似与平时不同,特别他眼神,给人一种空洞的感觉,我试探性的喊了一声傅老板,那傅浩没理我,眼神还是跟先前一样,空洞、无神。

    “陈九,闹够了没?”那傅国华冷声喊了我一句。

    我没理他,双眼一直停在傅浩身上。玛德,这傅浩到底怎么回事,他以前的眼神给人一种锐利、锋芒毕露,而现在却是这般空洞,无神,要说这中间没原因,打死我也不信。

    那傅国华见我盯着傅浩,面色一冷,扭头朝那妇人嘀嘀咕咕说了几句话,然后恶狠狠地盯着我,开口道:“陈九,我师傅让你趁早滚出去,要是耽误时辰,休怪我们翻脸无情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浑身像被雷电击中一般,从头麻到脚,师傅,他刚才喊那妇人喊师傅?也就是说,那妇人也是我师傅?我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,从走入抬棺匠这一行来,我无时无刻不在想,我师傅到底是何方神圣,令我万万想不到的是,我师傅居然是一名中年妇人,还干着砍魂这种灭绝人性的事。

    我接受不了眼前这一切,在我想象中,师傅绝对是一位世外高人,他看淡红尘,归隐在深山老林,又或者一直躲在暗中,静静地看着我。曾几何时,我幻想过师傅的样子,鹤发童颜、身穿青色长袍,下颚留着一串白花花的胡须,又或者病怏怏,满脸褶子,行将就木的样子。

    但是,无论师傅形象是是怎样的,他在我心中绝对是一名好人,一名真正的好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