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64.第864章 阴棺(139)
    那船夫挺好说话,立马同意下来,花了半小时,带我们过了河。

    刚下船,我摸了摸口袋,钱倒是没摸着,反倒摸出郎高给我的银行卡,这里面有两万块钱,是杨大龙打过来救急的,我歉意的跟船夫说了一下,让他跟我们去躺银行的提款机。

    有时候真想说句,这社会好人还是挺多的,那船夫听完我的话,想了一下,说:“小伙子,这样吧!等下次遇到我,再给吧!”

    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,下意识说了一句,“要是遇不到呢?”

    “遇不到,这船费就算了,我只当做了一回好事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那船夫立马拉响船只走了,留下我跟郎高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九哥,这人太好心了吧!”郎高看着船只离开的方向,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没说话,主要是我隐隐约约觉得,还会遇到这船夫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俩人急匆匆朝医院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来到医院时,已经是11点多,还没到乔伊丝病房,就听到里面传出来一道声音,

    “乔姐姐,陈九这人挺靠谱,嫁给他,不会错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啊!他已经有女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跟郎高对视了一眼,是梨花妹的声音,她什么时候赶在我们前面了?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推开门走了进去,朝病房内扫了一眼,乔伊丝躺在病床上,而梨花妹则坐在床头,从神色看来,她应该刚到不久。

    一见我,那乔伊丝先是一愣,后是面色一喜,喊道:“九爷,我刚跟梨花妹说到你,你怎么就过来了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梨花妹,我想喊她离开,但是,碍于乔伊丝在这,也不好开口,就说:“梨花妹,好久不见,近来可好?”

    我这话是讽刺她,毕竟,我们才见过面。

    那梨花妹自然能听出我的意思,笑道:“是啊,好久不见!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她眼神一直盯在我身上,我刚想反击几句,就见到她在腰间摸了一下,定晴一看,是刀片。

    玛德,她这是威胁我,赤果果的威胁。

    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威胁我,但是,总觉得这梨花妹出现在乔伊丝病房,肯定有啥目的。

    我想过将乔伊丝叫出去说法,那梨花妹看似看穿我的打算,朝我打了一个眼色,又伸手摸了一下刀片,意思是明显,要是我乱说话,乔伊丝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我特么差点没奔溃,愣在原地,也不敢说话,那郎高则一个劲拉我,说:“九哥,你不是有问题要问乔姑娘么?”

    我倒是想问,问题是梨花妹在这,我特么哪敢开口,就说:“没啥想问的,我们先过去看看二杯,你们在这聊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们俩人退出病房,那乔伊丝一脸诧异之色,好似想不明白我们的动作,就问我,“九爷,你这是怎么了?有事就说啊!”

    我没回答这个问题,径直朝陈二杯病房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路上,郎高一脸疑惑的问我,“九哥,你刚才是干吗啊,怎么不问乔姑娘了?”

    我没隐瞒他,将刚才病房的事情跟他说了出来,就说:“咱们先别管梨花妹,我不信她一整晚都待在病房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”他支吾一下,说:“可,傅老爷子的棺材,明天一大清早就要拉回湖北,咱们今晚必须弄清楚梨花妹与傅国华的事,不然,棺材一旦抬走,咱们可是处在被动局面了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按照抬棺匠的规矩,一旦棺材起驾,任何人都不能阻止棺材,特别是这种阴棺,若是强行阻止会招来煞气,再加上阴棺的特殊性,我们贸然阻止,恐怕会惹来杀身之祸,唯一的办法是,在他们抬棺材之前,扰乱他们。

    正是这个原因,今晚必须清楚一些事。

    当下,我让郎高去看一下陈二杯,我则躲在乔伊丝病房旁边,只要梨花妹一走,我立马进去问乔伊丝关于武术的事。

    大概等了半小时的样子,病房内传来一阵响动,我猫着身子朝里面瞥了一眼,是乔伊丝起身的动作,而梨花妹则坐在床头玩手机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微微有些失望,看梨花妹这架势,她是今晚不打算离开了,这特么咋办?她要是坐一晚上,我肯定问不出什么东西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傅老爷子的棺材被抬走。

    咋办?咋办?

    我有些急了,就在这时,病房内传来一道声音,是梨花妹的声音,

    “乔姐姐,你穿衣服干吗吖?”

    “去躺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“病房内不是有洗手间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习惯这里的洗手间,你不觉得病房内充满了福尔马林气味么?”

    “哦,好吧!那你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听着她们的对话,我面色一喜,只要乔伊丝出来,我绝对有机会跟她说话,当下,我朝后面退了几步,正好撞在另一间病房的房门上,扭头一看,是空病房,我心里舒出一口气,立马躲了进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功夫,对面传来一阵响动,是关门的声音,应该是乔伊丝出来了,我正准备出门,就听到一道声音,“乔姐姐,你有伤在身,要不要我陪你过去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一个人能行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我去看看二杯小弟弟。”

    随着这话落音,我推开一条门缝,就见到乔伊丝朝外面走去,而梨花妹则朝另一个方向走去,正好是陈二杯的病房,我哪能不明白她意思,她这是担心我跟郎高不在陈二杯病房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立马蹑手蹑脚朝乔伊丝走了过去,我怕惊到梨花妹,脚步特别轻。奇怪的是,那乔伊丝也不知道咋回事,走的特别慢,这把我给急的,差点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很快,我跟上乔伊丝脚步,我怕乔伊丝看到会喊出声,正准备拉她一下,哪里晓得,那乔伊丝扭头瞥了我一眼,跟没看到我一样,继续朝前面走。

    我立马明白过来,她估计是看出我与梨花妹不对劲。

    当下,我扭头瞥了一眼梨花妹,她离陈二杯的病房只有三米的样子,我急了,也顾不上其它,立马拉了乔伊丝,轻声道:“跑!”

    那乔伊丝何等聪明,撒开步子就跑,我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梨花妹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陈九,你再跑,你这两个兄弟,我敢保证他们活不过今晚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浑身一怔,扭头一看,那梨花妹将刀子架在郎高脖子上。玛德,我特么也是曰了狗,好不容易有机会跟乔伊丝说话,居然被梨花妹给发现了,咋办,咋办?

    我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,站立难安。

    这时,那乔伊丝忽然拉了我一下,低声道:“九爷,梨花妹心里善良,绝对不会对郎大哥他们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赌不起,万一动手,大哥可就没命了!”我回了一句,正准备朝梨花妹走去,那乔伊丝一把抓住我就跑,一边跑着,一边说:“九爷,眼睛是心灵的窗户,梨花妹绝非歹毒之人,你信我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我急了,玛德,我以前也这样认为,但是,那梨花妹实在隐匿太深了,甚至可以说,她骗了我们所有人,要不是那笔记本,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知道,她几年前就知道我了,更别说她懂武术这事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一把甩开乔伊丝手臂,就说:“我只有这么一个兄弟,我实在赌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信我!”

    乔伊丝丢下这么一句话,再次拉起我手臂跑。

    不到片刻时间,我们跑出医院,我朝四周瞄了一下,门口的左侧有栋保安亭,那里面空荡荡的,我立马说:“先去保安亭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径直走了过去,由于我一直惦记着郎高他们,还没进保安亭,就问乔伊丝,“你一身武术是不是那老所长教的?”

    “一部分是,一部分是家传的。”她瞥了我一眼,继续道:“怎么会问起这个问题,是不是跟梨花妹有关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用手比划了一下梨花妹拔刀的姿势,又告诉她:“大哥说,你的武术跟梨花妹的武术是出自同一个源头,故此,我猜测…”

    不待我话说完,乔伊丝脸色巨变,不可思议的看着我,“不可能,这绝对不可能!她不可能跟我同源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