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63.第863章 阴棺(138)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一下子就愣住了,被逼的?难道傅国华后面还有人?我立马问梨花妹,“谁逼的?”

    她好似发现自己失言,死劲晃了晃脑袋,任我怎么问,他就是不说,这让我拿她没丝毫办法,就问她:“既然是被逼的,你爸可以反抗啊,没必要任人为止啊!”

    她忽然吼了我一声,“反抗,你就知道反抗,你又知不知道这口棺材意味着什么啊,这是阴棺啊!阴棺啊!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阴棺,死人上身,活人断气,你到底懂不懂啊!”

    听完这话,我怪异的看了一眼梨花妹,看这情况,她懂得挺多,就连阴棺的后果都知道,不过,我心中有个疑惑,她既然懂得阴棺的后果,为什么不阻止傅国华?

    我正准备说话,她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夺门而出,任由我在后面喊,也不理我,令我高兴的是,她这次出去,并没有关门,我哪里会放过这机会,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刚到门口,边上围过来两名保镖,人高马大,比我高出了一个头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,其中一人说,“小子,想跑?”

    我下意识的回了一句,“想跑!”

    那保镖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,抬手就要打我,好在那梨花妹在边上喊了一句,“让他走!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,让他走了,傅大哥那边…”

    不待他话音落地,那梨花妹抽出一柄蹭亮蹭亮的刀片,在手中扬了扬,厉声道:“别逼我!”

    一看到那刀片,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我,这还是我认识的梨花妹么?她不是娇滴滴的女生么?可,刚才她抽刀片的手法,无比熟练,就好似经常抽刀,还有就是她的眼神,我看到了几分阴厉。

    “大…小姐”

    那保镖支吾一句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梨花妹爆出一句粗话,抬手一抖,那刀片从她手中飞了出去,‘嗖’的一声,正好插在那保镖耳边,紧接着,那保镖大汗淋漓,也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见此,我再次盯着梨花妹看了一眼,就见她望着我,沉声道:“陈九,这段时间相处下来,你人品还算不错,就是性子固执了一些,我奉劝你一句话,这社会,任何人都不值得相信,唯有自己才能信。不,有些时候,就算自己也不能信。”

    言毕,她朝那保镖走了过去,收回刀片,没再理我,径直朝另一个方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她离开的背影,我有些懵了,只觉得这梨花妹变化太快了,这特么还是那个娇滴滴的女生么?旋即一想,也对,听乔伊丝说,傅国华是高手,梨花妹作为他女儿,身手肯定差不了,让我疑惑的是,她为什么要隐瞒我?难道是因为我师傅说的话?她不怎么待见我?

    想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实在想不明白,索性懒得想,便抬步走到那保镖边上,他见我过来,脚下朝我退了几步,好似很怕我,就说:“您还有啥事?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习惯他的称呼,不过,想到刚才梨花妹的反应,立马明白过来,这保镖恐怕是怕了梨花妹,我就问他:“跟我一起那人哪去了?”

    “他啊!”那保镖愣了一下,朝左边指了过去,正准备说话,我眼尖的看到郎高朝我走了过来,猛地喊了一声,“大哥,这边!”

    那郎高愣了一下,立马朝我这边跑了过来,“九哥,你知不知道梨花妹…”

    我知道他要说什么,罢了罢手,说:“你是不是想说梨花妹会功夫的是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说:“我刚才在那边跟她过了几招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怎样?”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支吾一句,挠了挠后脑勺,“打不过,但是,我相信乔姑娘能打过她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好奇心大起,就问他原因。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解释道:“九哥,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,就觉得梨花妹的功夫跟乔伊丝如出一辙,好似是同一个人教出来的,又好似不是同一个人,总之…梨花妹所使的功夫与乔伊丝很接近,但是,没乔伊丝那么正宗。”

    同一个人教的?不可能吧!要是没记错的话,乔伊丝的武功好似是凤凰城一名派出所老所长教的,而梨花妹长年在抚仙湖,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教的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立马问郎高,“你是不是看错了,你确定梨花妹所使用的功夫与乔伊丝接近?是不是同一门派的原因?就像电视剧里面,武当跟少林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他摇了摇头,说:“以前念警校那会,教官跟我们说过,中国武术门派繁多,就如武当、少林,他们的武术多数防身健体,而我们警察学的是自由搏击,这里面的门道太多,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,这样跟你说吧!每门武术都有自己的路子,而梨花妹跟乔伊丝所使的武术,不同于大派,更多的像一些家族遗传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明白他这话的意思,他是说乔伊丝跟梨花妹的武术同源,说白点就是,她们的武术都是源自同一个家族,而梨花妹的家族,只是瑶族一个普通的家族,压根没啥武术可言。

    唯有乔伊丝家族,倒有这个可能,毕竟,她苗族人,又是是蛊师,而蛊师向来神秘,会一些偏门武术也不足为奇,更为重要的是,我知道乔伊丝有个师傅,专门教乔伊丝武术的。

    当下,我跟郎高简单的说了几句,打算先去找乔伊丝,想从武术这个突破口入手,从而了解梨花妹的一切,指不定还能挖出一些傅国华的事。

    那郎高甚是认同我的说话,我们俩立马朝外面跑了过去,或许是梨花妹早跟那些人打过招呼,路上根本没人阻止我们,一路无阻的走出仙蛤村。

    出了村子,由于是夜晚的缘故,我们找不到船过到河对面,在湖边徘徊了老久,才遇到一位船夫。

    这船夫我认识,是我们第二次过河遇到的那人,我们当时还找他借了一捆绳子,没有任何犹豫,我立马跟他说了一下我们的情况,就让他们送我们过河,顺便把上次的绳子钱给他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